《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85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好吧,我在车里等,这行了吧,外面的确是有点冷”。
  “好吧,你上车吧”。曹克清无奈的说道。
  杜山魁站在远处看着这边的处理情况,待看到丁二狗上了车,就给丁二狗打了个电话。
  “长生,你没事吧?”杜山魁问道,虽然看着丁二狗没什么事,但是在杜山魁的印象里,这是丁二狗第一次杀人,他在部队里见过血,但是那个时候恶心了好几天,可是丁二狗没经历过这样的事,所以他很担心丁二狗。
  “杜哥,没事,你的车是哪里的牌照?”丁二狗问道。

  “我在江都的一个租车公司租的”。
  “那就好,千万不要让人怀疑到你的身上,该怎么说明白吧?”
  “我明白,放心吧,长生,你真的没事?”
  “没事,就是刚才看到葛虎的样子时有点恶心,我想过段时间就会好的”  。丁二狗和杜山魁没什么好隐瞒的,虽然恨极了葛虎,但是那毕竟是一条命,所以丁二狗心里还是很不得劲。
  “嗯,这是正常现象,回去找块生姜吃下去会好点,你自己保重,我挂了”。杜山魁道。
  “嗯,杜哥,你明天回去休息一段时间吧,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无所谓,再说吧,有时间再联系”。杜山魁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二狗回到酒店时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但是敲了敲杨凤栖的门,发现她居然还在会议室开会,就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他发现,自己的心理并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
  站在淋浴下,冲的是凉水,只有这样才能使他的心安静下来,不知道这是不是一个坏的开始,虽然自己足够坏,但是真要是像今晚这样拿枪杀人,还是有点后怕,如果对方的子丨弹丨也像自己的子丨弹丨一样飞过来,自己能不能躲过去,这还是个未知数,所以,有时候就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

  “万局,这个案子一定不能交给湖州啊,这可是在我们地盘上发生的案子”。曹克清跟在万和平后面说道。
  “唉,这事不是你说了算,也不是我说了算,是上面”。万和平停下脚步指了指上面。
  “可是,这里是我们的地盘,这不是欺人太甚吗,这个丁长生,还真不是个好东西,居然让那些纨绔出来搀和这些事”。曹克清恨恨的说道。
  “曹克清,说什么呢,我告诉你,这话到我这里就算到头了,要是在胡说八道,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这案子虽然在我们的辖区,可是不是我们干的,而且据说这个葛虎在江都呆了不是一个月两个月了,我们都干什么了,抓到他了,还是发现他的线索了,技不如人还想抢人家的功,这是你曹克清能干的事?”万和平看着曹克清声色俱厉的说道。
  其实曹克清这个人就是年轻,而且一直都是万和平带出来的,可以说万和平是他的半个师傅也不为过,万和平还真是没有像今天这样骂过他,这也是万和平发现曹克清最近很跋扈,而且日渐骄横,所以才出言警告。
  “万局,我知道了,我也就是说说,算了,这个案子爱怎么着就怎么着吧,我也不管了”  。曹克清赌气的说道。
  丁二狗今晚没有去杨凤栖的房间,一来杨凤栖很忙也很累,而且自己也没那心思,所以洗洗就睡了。
  但是半夜里梦到了葛虎拿着枪追他,一下子就惊醒了,一摸自己的额头上全是汗,而且自己身体底下的被褥全被湿透了,伸手将台灯打开,端起床头上的水杯一饮而尽,却再也睡不着了。
  蒋海洋在江都的关系远远赶不上罗东秋,所以当蒋海洋一大早被罗东秋叫去时,他还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看到罗东秋的面色不善,讪讪的进了门,低眉顺眼的看着罗东秋。
  “昨晚发生了一件事,你知道吗?是关于葛虎的”。罗东秋悠悠的问道。
  “不知道,出什么事了?”蒋海洋心里一惊问道。
  “葛虎死了,被乱枪打死了,很惨”。罗东秋道。
  “死了?”蒋海洋心里一松,他不怕葛虎死,但是怕葛虎被抓起来,那么要是葛虎被抓了,蒋海洋肯定是马上就跑路。
  “嗯,我在警局里有关系,是他证实的,葛虎跟踪丁长生的时候被丁长生发现了,没有鸣枪警告,直接朝葛虎开了枪,三枪毙命,手段很是毒辣,这个丁长生还真是不好惹,这也算是对你的警告,所以,你以后尽量躲着丁长生点,不要人惹这样的亡命之徒”。罗东秋道。

  “可是这件事就这么算了,难道就没有可以做文章的地方?”蒋海洋道。
  “海洋,你要记住,我们的父辈是求官,但是我们不一样,我们是求财,我们的命比他金贵的多,明白吗?实话实说,自从你那晚给我打了电话,我就找人跟着丁长生来着,但是现在这个人也失去联系了,你说这里面会有什么事?”罗东秋问道。
  “这个,我不知道”。蒋海洋愕然道,难道罗老大的人也被丁二狗宰了?
  “他娘的,这件事里透着邪性,算了,还是不说这件事了,湖州的事情抓点紧,我担心夜长梦多,先把这件事定下来,毕竟这样的机会不多”。罗东秋沉吟良久说道。

  “可是,那个老东西死不松口,我们就是再急也没有用啊”。蒋海洋今天的心情也是糟透了,一方面虽然葛虎死了之后,自己让他做过的很多事到此为止了,再也不会有人翻出来,但是另外一方面,葛虎一死,自己手底下无人可用了。
  “这件事你不要管了,我想办法”。罗东秋道。
  虽然这段时间安强很忙,但是再忙也得挤出时间去见罗东秋,毕竟自己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生活上的忙,不都是为了罗家忙吗,在工作上是为罗明江忙,但是私下里就得为罗明江的家人忙。
  安强之前是省政府办公厅主任,那个时候就是罗明江的管家,掌管着罗明江工作和生活的一切事务,可以说是罗明江的大管家,现在罗明江是省委书记,于是安强成了省委副秘书长,依然是罗明江的大管家。
  罗东秋约见安强的地方是蒋海洋开的一家茶楼,他到的时候,罗东秋已经泡好了一壶上好的铁观音。
  “安大哥,知道你忙,请你喝个茶,给你放松一下精神”。一见安强进来,罗东秋就站起来说道。
  这就是罗东秋聪明的地方,或许很多的官二代都拿像安强这样的人当成自己家的奴才,其实这是一个完全错误的思维,现在这个社会,真的是没有明显的高低贵贱之分,而且如果不能维护好自己身边的人,那么堡垒从内部攻破不是一句空话  。
  再一个,自己生意上很多事都需要像安强这样父亲身边的人打招呼,如果和这些人搞不好关系,慢说人家愿不愿意为你出头,如果他老爹知道了,这样的事还能不能做都是另说着呢,因为有些事毕竟不符合程序和法律。
  最重要的是,如果自己做的这些事一旦出事,他老头子顶多就是失察和约束家人不严,不会对老头子本人造成什么危险,像安强这些为罗东秋出头的人,只能是作为替罪羊被拉出去,该杀的杀,该关的关,所以,这又是一个避免风险的好方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