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85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二狗看着蒋文山许久,可是他也看得出来,蒋文山不像是在推脱,所以丁二狗最后叹了口气说道:“蒋书记,不是我说话难听,找个机会给蒋海洋说一声,赶紧生个孩子吧,免得你们这一脉绝了后“。
  蒋文山听到丁二狗如此说,他大吃一惊。
  “丁局长,你这是什么意思,他做了什么事,你们要,要那样对他……”蒋文山的后背开始冒冷汗,看着对面坐着的这个年轻人一点都不像是在开玩笑。
  “不是我要对他怎么样,是国法不容,康明德是你的手下吧,可是全家被灭口,这件事你知道吧?试问谁和康明德有利益冲突,你可能知道,康明德往外借了一千万财政的钱,但是分文都没有追回,现在成了死账了”。

  “这个我确实不知道”。蒋文山脸色很难看的说道。
  “是,你不知道,但是康明德是被葛虎杀的,可是葛虎是你儿子的手下,这意思够明显吧?”
  “这个,丁局长,葛虎是不是我儿子手下,这个我也不知道”。蒋文山干脆来个一问三不知。
  “是,你不知道,但是有个案子你一定知道,那就是你的小舅子陈旺海的死,我知道的是,他是在举报了你收受他的钱后自杀的,但是自杀前好像是见过什么人,这也是一个迷,可是我想这个谜底蒋书记该知道吧?”丁二狗脸上布满了寒霜,说话的语气开始不善。
  “唉,既然是退下来了,我就看淡了,无论丁局长信还是不信,现在的我,只想着好好过好自己的下半辈子,至于其他的事,管不了,也不想管了”。蒋文山不愧是修炼多年的老狐狸,虽然陈旺海的死他心知肚明,但是当丁二狗提及到陈旺海时,他居然能做到面不改色,单是这份淡定的心态就很让丁二狗佩服。
  “那好吧,算我今天没来,不过关于蒋海洋的事,我想你还是劝劝他,毕竟他是你的儿子,要是照这个样子下去,我敢保证,蒋书记,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事不是不可能”。
  “这个好说,我明白丁局长的意思,我一定会训诫他,让他离得你远远的”。蒋文山苦笑道,虽然是答应了,但是自己儿子到底现在是不是听自己的话,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这就对了嘛,世上的钱是赚不完的,但是命却只有一条,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你是我们党的干部,应该明白,中国现在没有黑社会,混得再大的黑社会早晚都是要拉出去打靶的,只是看你够不够肥,想不想动你而已”。丁二狗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相信蒋文山也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没必要再多费口舌。
  看着丁二狗迈出了自己家的大门,蒋文山颓然坐在了太师椅上,愣愣的看着敞开的大门,久久没有回过神来,他想叫蒋海洋回来,但是蒋海洋迟迟不接电话  。
  此时的蒋海洋并不是不想接电话,但是他不敢,任何人打电话他都不敢接了,此时此刻,他正跪在罗东秋面前,而罗东秋阴沉着脸坐在沙发上,看着对面的蒋海洋,很想一脚踹死他。
  “知道自己错哪里了吗?”罗东秋问道。

  “高调”。蒋海洋哭丧着脸道。
  别看平时蒋海洋和罗东秋称兄道弟的,但是蒋海洋心里很清楚,自己要是没有了罗东秋的庇护,恐怕第二天就有人敢把自己抓进去,这样的事不是一次两次了,蒋海洋做得那些生意有几个是合法的,他自己心里最清楚。
  自己老爹依靠的是罗东秋的老爹,那自己就是依靠罗东秋,说到底,自己加上老爹都是人家罗家的奴才,既然是奴才,就得有做奴才的觉悟,所以昨晚做了错事,一大早,蒋海洋就赶到了罗东秋的别墅赔罪。
  可是说,昨晚的事把罗东秋气的不轻,这么多年来,还真是没有哪个人敢给自己打电话质问自己,但是昨晚就出了一个,而且还很横。
  “你可知道丁长生为什么这么横,是因为石爱国吗?你还叫嚣着连石爱国也一起收拾,你胆子真是够肥的?”
  “不是石爱国给他撑腰还能有谁?”蒋海洋不服气的问道。

  “你可能不知道,昨晚那个和丁长生在一起的女人是谁吧?告诉你吧,我调查了,是磐石投资的董事局主席,手里掌握着数千亿的资金,这些都是用来投资的,知道这里面的事了吧?”
  “磐石投资?她来江都干什么?”蒋海洋没转过弯来。
  “我看你的脑子真是喝酒喝坏了,我记得你给我提过,说是湖州火车站周边改造就有这个女人的插手,这个时候又问她来干什么,你是不是傻了?”罗东秋真想一脚踹出去。
  “哦,对对,是有这么回事,可是她也要在江都投资吗?”蒋海洋疑惑道。
  “不知道,但是我突然觉得这不是个好事,刚才有人告诉我,梁文祥接待了她,而且是单独接待的,这里面有什么关系我还真是拿不准,这个时候你再给我惹事,蒋海洋,你自己说应该不应该?”罗东秋脸色阴沉的说道  。
  “秋哥,我知道错了,我改还不成吗,我从此以后就低调做人,这可以了吧”。蒋海洋活动了一下膝盖,虽然有地毯,但是还是有点疼。
  “起来吧,这件事没那么简单,虽然磐石投资以前也来过湖州,但是这一次有点蹊跷,梁文祥前脚刚到,他后脚就跟来了,你不觉得这里面的有点不合常理吗?”
  “秋哥,我脑子笨,不愿意想这些事,你自己想吧,到时候你告诉我该怎么做就是了,我先走,昨晚一夜没睡好”。蒋海洋起身想走。

  “回去吧,看看你家老爷子,丁长生刚刚从你们家走了”。罗东秋淡然道。
  从昨晚开始,罗东秋就让自己的人一直跟着丁二狗,到此为止,丁二狗还真是没有逃出罗东秋的眼线,但是好像丁二狗到现在还没有发现呢。
  “够日的,欺人太甚,我拿枪崩了他”。蒋海洋恨恨的要起身回去。
  “刚才我怎么说的,你难道还没听出来吗?现在丁长生的背后不再是石爱国一个人,还有梁文祥,杨凤栖,你觉得你要是崩了他,这些人能放过你吗?”罗东秋冷冷的训斥道。
  “那怎么办?就这样让他猖狂下去?”蒋海洋顿足道。
  “有些事是必须要忍的,要等机会,你从湖州出来这么长时间了,丁长生主动找过你吗?昨晚是你送上门去的,所以他就抓住了机会,看你活了这么大年纪,还不如一个毛头小子有心计,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罗东秋道。
  “可是,这口气我实在是咽不下去”。
  “咽不下去就喝点水咽下去,我们现在主要的精力还是湖州那块地,做成了我们可以三年不开张,这个时候你和丁长生作对,要是让他盯上你,那么我们把他调出来的事不就白做了吗?”罗东秋呵斥道。
  夜幕降临的时候,丁二狗将车停在了沸腾鱼乡的停车场上,还没进门就看见给自己送录像带的那个男人向他走了过来。
  “丁先生,谢谢您的光临,白爷在里面等您呢”。张振堂笑着说道。
  丁二狗想,这个白开山还挺会摆谱的,但是随即又一想,既然人家请了自己,这就是对昨晚的事的一个态度,所以也就没什么好计较的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