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182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余宣没见过和氏璧,但是根据史料,和氏璧应该是山料开出来的,所以它的历史价值虽然很高,但是在现代专家眼中,和氏璧本身的玉质,还是不如最顶级的籽料的。
  “老师,您说这块籽料,能值多少钱啊?”赵洪涛和余宣讨论学术上的问题,方逸根本就插不上嘴,等二人的话告一段落之后,方逸才出言问道。

  “多少钱?多少钱也不卖!”余宣没好气的瞪了方逸一眼,说道:“咱们国家玩玉玩几千年,算是玩玉的老祖宗了,可是几千年才出现这么一块料子,你说它能值多少钱?”
  “还真是……”
  方逸闻言吐了下舌头,古玩行最讲究孤品为贵,自己的这块玉虽然是天生地养的,但也能算得上是一块孤品玉石,最起码到现在为止,还没听闻什么地方出现过这种玉中藏玉的事情。
  “方逸,要是按照现在的市场行情,这块料子能值一两千万,不过我猜测,要是放在十年以后,你花一两个亿也未必能买得到……”
  赵洪涛比余宣厚道点,他还是给出了价格,但也不建议方逸将其卖出去,因为这样的东西很可能全世界就这么一件,卖出去容易,想要买回来可就难了。
  “赵哥,我就是问问价格而已,哪里会卖啊……”
  方逸对金钱向来看的都很淡泊,这块玉要是值个一两百万,他倒是有可能将其卖掉,但是听到余老和赵洪涛对其的评价之后,就算现在有人就出一两个亿,方逸也是不会出手的。
  “恩,这就对了,这块玉暂时不要雕琢,我看还是让洪涛写个借条,你把这料子保管在博物馆里吧……”
  孙连达也开口说了话,价值这么贵重的东西,他都不敢出言帮方逸保管,最稳妥的办法除了放在银行之外,自然就是放在博物馆的保险柜里了
  “行,按老师说的办……”方逸无所谓的点了点头,这么贵重的东西要是放在自己手上,方逸还真怕它会影响自个儿旁无挂碍的道心呢。
  “孙老哥,咱们打的那个赌,却是两个人都输了啊……”看着这块籽料,余宣忽然叹了口气,说道:“这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我们这辈人,已经老啦……”
  之前在扬州酒店的时候,余宣曾经和孙连达打了一个赌,那就是看谁能挑选出场内最贵重的原石,两人最后挑选了同一个石头,只是二人谁都没能想到,真正最贵重的原石,却是被方逸给收入囊中了。
  “是啊,方逸,你是怎么看出来这块原石的?”听到余宣的话后,孙连达不由愣了一下,刚才光顾着欣赏这块石头,怎么把方逸给忘掉了?
  “老师,我……我就是感觉这里面有好东西……”
  方逸无奈之下,只能又把感觉两个字给挂嘴上了,只是他刚才说感觉的时候被赵洪涛给嘲笑了一番,这次再说,赵洪涛的嘴巴却是紧紧闭上了,原因无他,实在是因为方逸感觉对了啊。
  “人的感觉,有时候也是蛮准的……”

  余宣想了一下,说道:“方逸,等到年底的时候,你跟我去趟缅甸,回头你户口办好了,抓紧时间去办个护照,以后你在孙老哥这里学习半年,然后到我那边再学习半年,既然我也当了你老师,那就两边轮着教你……”
  “啊?每边半年?那……那我要是考上研究生了,怎么去上学呢?”方逸闻言愣了一下,连小学课堂都没进过的他,对于未来的研究生生活。还是有那么一点点向往的。
  “你考的是在职研究生,不用每天都上课的,跟着你余老师,比在课堂上学的东西多得多了……”
  孙连达也很赞同余宣的话。因为他知道,自己教授方逸的东西,偏理论性的要多一点,而余宣则是属于古玩行中的实战派。方逸跟着他在一起,能更加的接地气,也能学到很多书本上学不到的知识。
  “好,我听两位老师的安排……”
  听到能多学到知识,方逸连忙点了点头,此次的扬州之行让他明白了一件事,那就是实战经验的重要性,理论知识固然重要。但是不能多见到实物,那都是纸上谈兵,自己不就交了五百块钱的学费吗。

  “行了,耽误小赵一下午了,咱们这都散了吧,让小赵帮你把这原石给存放好……”
  余宣刚才在解石的时候,可是灌注了全部的心神。对他这个年龄的人来说,消耗真是不小,所以这会也感觉到了疲倦,只想回去休息一下。
  “嗯,方逸,晚上就不用上课了,你自己在家看看书吧……”孙连达看出了老友的状态不怎么好,别说余宣了,就是他这两天跟着来回跑,身体也有点吃不消的。
  “老师辛苦了……”
  方逸懂得望气之术。自然看出了两位老师的疲惫。当下和赵洪涛将二人送了出去,然后再办理了原石的存放手续,不过让赵洪涛感到诧异的是,蓝莲竟然一直没走。看那样子像是在等方逸。
  “方逸,老实说。你和那位蓝董到底是什么关系?”
  要是换个别人,赵洪涛未必有这好奇心,实在是蓝莲在金陵的名气太大了,谁不知道新百的这位美女老板,在苏省政商两界都是大有名气的人。
  “赵哥,她认识我老师,求着我帮她雕琢点东西,就是这关系了……”方逸这话也不算是糊弄赵洪涛,事实也正是像他说的这个样子,只是隐瞒掉了法器的事情。
  “就这么简单?”
  赵洪涛咂吧了下嘴,不过想想也是,方逸那一手玉雕的水平,比之国家级的工艺师都不遑多让,从这一点上来说,方逸的理由倒是蛮充分的。
  “就这么简单……”方逸将赵洪涛写的条子折好放进了口袋里,开口说道:“赵哥,不信您问她啊,蓝董可就在外面的……”

  “我问她?我可和她没这交情,哎,你等下走,我还几句话说……”
  看到方逸要走,赵洪涛连忙拉住了他,说道:“蓝董在国内商界和港台都有一定影响力,你交好她是没错的,以后你要是走高端文玩的路线,他们这些人就是潜在的购买人群……”
  赵洪涛的这番话,也算是在教导方逸了,要知道,不管是古玩还是文玩,说白了,玩的就是一个“钱”字。
  或许有些朋友说了,有钱有有钱的玩法,没钱有没钱的玩法,这句话说的是没错,但玩的档次却是不一样的,有钱人玩一块蜜蜡就是几十万,卖给他们东西赚的钱,自然要比卖几串金刚星月多得多了。
  “赵哥,我知道了……”
  听到赵洪涛的话后,方逸苦笑着回了一句,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之所以帮蓝莲制作法器,却是在了结两人之间的一段因果,方逸要是为了钱的话,之前就会把蓝莲拿出来的那张空白支票给收下来了。
  “蓝董,让宋助理把东西给我,你回去吧……”
  日期:2016-03-1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