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3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总监区长点了点头,说:“这话说的倒是在理。”
  我说:“谢谢总监区长理解。”
  总监区长说道:“还有一点,那康雪头上怎么回事,她们说你们故意弄的。”
  我说:“唉,总监区长,我们也真是冤枉了,因为那个监室,是正在翻新装修中,里面很多木板搭架,然后她推门进去的时候,我们也警告了,我们也提醒了,说进去可能会很危险,可康雪指导员或许是找人心急,直接推门进去了,然后那个架子真的往她身上倒下来,好几个人都被压着,我也心疼啊。康雪指导员最重,头都破了。哦,现在她怎么样了,我还要去看看她呢。”
  总监区长说道:“那这事,就是意外了啊。”
  我说:“的确是,这只能怪我们啊,我们当时没好好的拦住了康指导员,导致康雪指导员受了伤。”
  总监区长说:“你们也不需要太过于自责了,既然不是故意弄的,那没什么了。你们呢,还是要和别的监区好好搞好关系,不要老是吵啊吵的,大家和和睦睦多好啊。这点呢,我原本找徐男说的,可她被副监狱长叫去开会了,而平时她挺器重你,你们监区很多事也是你管,这众所周知,所以我先和你说清楚,你也跟徐男说一下。”

  我说:“我会和她说的,谢谢总监区长为我们操心,是啊我们也这么想的啊,和她们监区和睦相处,共同把监狱搞的更好。”
  总监区长说:“这么想就对了,你的确是该去看望一下康雪,你们虽然没有错,而且也拦了她,是她自己找人太心急了,所以才推进去被砸到了。还好那女囚找到了,不然事情就大了。康雪就在医护室,你去看看吧,随我过去,代表你们监区。”
  我说:“好的指导员,我这就去。可是,不带点什么,两手空空总不太好。弄个封包了。”
  总监区长说:“你是真的有心了。”
  我撕了上次那红纸,然后包了几百块钱,跟着总监区长出去。
  在出门的时候,突然,关在柜子里的那只鸡,咕咕的叫了两声。
  然后总监区长停住,回头看着我。

  刚才沈月拿过来的那只鸡,在放进去柜子里后,本来没什么的,可是总监区长来的时候,我已经忘了那只鸡的存在。
  我应该知道,这只鸡迟早会叫的啊。
  而且,郁闷的是,它偏偏在我和总监区长走出去的时候,叫了两声。
  早点出去就没事了啊。
  我咬着牙,闭着眼睛,想着该怎么骗过去。

  让总监区长发现我柜子里藏着一只鸡,这算什么?
  总监区长回头看后,对我说道:“你送红包不太好吧。”
  她竟然没听到鸡叫声?
  她回头跟我说的这个?

  我推着总监区长出去,关上门:“总监区长,我也想带点东西去的,可这里实在没什么东西啊。”
  总监区长说道:“这样子,我办公室还有一些补品,没有拆封的,我去拿来。”
  我说:“这怎么行呢。”
  总监区长说:“别这么客气了。”
  我说:“总监区长,不行不行,那是别人送你的吧,我怎么能拿来送人呢。”
  总监区长说:“我自己买来吃的。没关系。”

  我说:“好吧。”
  她带着我去了她办公室。
  我心中的石头落了地,好在她没听到鸡叫声。
  到了总监区长办公室,她拿着一盒补血口服液给了我:“最近有些头晕,太忙了,我贫血,医生让我经常喝这些。你送给康雪,正合适了。”
  我说道:“劳总监区长费心了。”
  说完,我拿出五百块钱,放在了总监区长挂衣服架子的她制服的口袋里。
  总监区长说道:“你这是干嘛呢张帆。”

  我说:“总监区长,你对我好,我心里记得,我不能不尊敬您。”
  总监区长说:“年轻人,很有潜力啊。”
  我说:“谢谢总监区长夸奖。”
  两人去了医护室。
  总监区长进去后,就对坐在病床上输液的康雪说道:“康指导员。”
  康雪看是总监区长来了,坐了起来:“总监区长。”

  总监区长说道:“躺着躺着。你是病人啊。”
  康雪说:“没什么,我这点小伤,还惊动您来看我了。”
  总监区长说:“你这不算小伤了,你看我和谁来了。”
  康雪一看总监区长身后的我,脸色有点不好看,但马上微笑起来:“哦,是小张啊,小张,你也来了。”
  我说:“是啊康姐。”
  康雪说道:“来来来,都先坐,坐。”

  我们坐下后,康雪说道:“你看我,也不能起身迎接,不能给你们倒水。真是抱歉啊。”
  总监区长说道:“康指导员,你先好好把伤养好啊。”
  然后总监区长给我示意奉上礼物。
  我忙过去,把补血口服液敬上:“康姐,今天的事,真是对不起,我们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意外。”
  康雪说:“来就来了,还带东西来。”

  我说:“这也是我一点心意。”
  康雪说:“那我收下了,你有心了。”
  我回来坐下后,总监区长说道:“康指导员啊,刚才呢,我也和小张谈了一下,他说今天这事呢,的确是个意外。”
  我说:“这真的是挺不好意思的,砸伤了康姐您。”
  这玩手段的,真是要能演,明明看到对方想吐,还要表面装出一团和气的样子来。
  康雪说:“是我自己的错了,那时小张也有提醒我了,可我不知怎么的,可能是忙着找人,就进去了,被砸到,也不能怪小张。”
  总监区长说:“你理解就好啊,我就怕你们老是互相作对的,那不好。”
  我说:“不会不会,以前康姐在我们监区的时候,我们关系就很好,她也教了我很多东西,我一辈子都感激她。”

  我是感激她,感激她全家,感激她八辈子祖宗。
  总监区长说:“还有,刚才你们在b监区发生的那点不愉快的吵闹,也是因为沟通的问题,大家互相谅解一下,就过去了。”
  我首先道歉:“刚才的那事呢,确实是我们有点什么,对不起啊康姐。”
  确实是有点什么呢,我也不懂有点什么,反正在领导面前,假装道歉先再说,让领导看到我们诚恳的态度。
  康雪也马上说:“这事儿啊,我们监区的人也有责任,脾气有点暴躁,回去啊,我会说她们的。”

  靠,明明是她自己下令的,现在倒是把责任推到了手下的身上。
  康雪非常聪明,原本她向总监区长告状,说在我们监区遭遇了我们欺负什么的,一看到总监区长来做两边和好的工作,她马上见风使舵说顺风话了。
  总监区长看到我们双方都很自责,很道歉,很和好的样子,欣慰的笑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