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84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这次来是为了什么事?”丁二狗问道。
  “唉,一言难尽,我饿了,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再说吧”。杨凤栖看了一眼前面的出租车司机,隐晦的说道,丁二狗也明白杨凤栖的意思,预感到杨凤栖这次来没那么简单,所以也就不问了。
  “师傅,带我们去城东的沸腾鱼乡吧,那里的鱼不错”。
  “好嘞”。出租车司机一真高兴,机场在城西,能拉到市里就一百多块钱,再到城东,堵会车之类的,二百块钱不会少的。
  “你能在这里待多长时间?”丁二狗问道。
  “不知道,也许很长时间,看看吧,现在主要的业务还是在大城市,像江都这样的三线城市,我们还顾不上,要不是这次原因特殊,我们也不会过来,看看吧”。杨凤栖说道。
  “哦,那就算了,我还想着让刘香梨把孩子抱来呢”。丁二狗讪讪的说道。
  杨凤栖一下子沉默了,一直到下车都没有说一句话,丁二狗心里有点嘀咕,自己不会说错了话吧,但是既然杨凤栖不吱声了,自己也没敢再问。
  “杨姐,请坐,这里的包间不好定,要不是我早预定,恐怕还订不上呢”。丁二狗显摆道,其实中午和石爱国就是在这里吃的饭,人家饭店走的时候给了一张名片,所以接到杨凤栖大的电话后就马上定了个包间。
  杨凤栖笑笑没说话,搞的丁二狗很尴尬,但是看上去杨凤栖有点意兴阑珊的样子,他知道,这件事要是不说开,杨凤栖恐怕永远也不会开心。
  “杨姐,是不是我刚才说错话了?”丁二狗讪讪问道。
  “没有,其实我明白,你也是为了我好,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我对那孩子一点都不牵挂,好像她不是我的孩子一样,相反,我心里只有恨,恨我自己,恨陈标子,是他毁了我一生,我这辈子都不能原谅他”。杨凤栖眼里虽然泪汪汪的,但是一滴眼泪都没有,用她自己的话说,那两年把泪都哭干了。
  “杨姐,我明白,所以,我也不后悔,那件事已经结束了,算了,孩子的事赖我,我不该提这事,好吧,这件事到此为止,既然她不属于你的世界,那么就让她在刘香梨那里好好生活吧,其实这种宁静的生活也不一定是坏事,世上有多少人都想过这样的日子,刘香梨没有孩子,肯定是很疼惜那孩子,你不用担心”  。丁二狗道
  “我知道,所以我谢谢她,其实我也是没有勇气去见她,我一直都在逃避,二狗子,你说我这人是不是特坏?是不是根本就不配作为一个女人?”
  “杨姐,这事真的不赖你,赖我,我要是早知道你在那里就好了,我就会早去救你了”。丁二狗道。
  “算了,这就是我的命,谁都不怪”。杨凤栖用丁二狗递过去的纸巾擦了擦脸说道。
  “两位,请问吃点什么?”这时候点菜的服务员进来了,问道。
  “我看看啊,你们这里的招牌菜是什么?”丁二狗问道。
  “先生,这一页都是招牌菜”。服务员指了指印的花花绿绿的菜谱说道。
  “那就来一个剁椒鱼头吧,再来一个沸腾鱼,嗯,来一个拔丝地瓜,再来一个玉米羹,先这些吧,快点上菜,我姐饿了”。丁二狗最后强调道。
  “好的,先生稍等”。服务员点完菜出去了。
  “怎么样,姐,你的爱好我还记得清楚吧?”
  “还算没白疼你,你怎么不点几个你爱吃的菜?”杨凤栖这个时候脸色缓过来了。

  “你爱吃的就是我爱吃的,再说了,你吃的味道待会还不是到我嘴里来”。丁二狗挤眉弄眼的说道。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去趟洗手间,给我要一壶菊花,最近不知道怎么回事,老师感觉眼睛不太舒服”。杨凤栖起身的时候不自觉的摸了一下自己的眼睛道。
  丁二狗也看出来杨凤栖的眼睛里好像是有不少的血丝,还以为她熬夜熬的呢,于是赶紧要了一壶菊花茶。
  “杨姐,你最近是不是经常熬夜啊,我看你的脸色也不大好”。丁二狗问道。
  “是啊,最近集团的事不少,熬夜是常事,当时我让你去帮我,你就是不去,现在知道疼我,晚了”。杨凤栖道。
  “咳咳,那个,杨姐,你不知道吗,距离产生美,我要是会会在你眼前晃荡,你指不定早就烦了”。丁二狗说道。
  “不过你说的也是,嗯给我放几块冰糖,去火的,我最近火气很大”。杨凤栖说道。
  “工作上的事?对了,你这次来是干什么,我没听你说你要在江都发展项目啊?”

  “以前没有,但是现在不行了,我这次来是要在江都注册一个公司,以公司的名义在中南省投资,一方面是为了赚钱,另外一个方面当然是给别人站台了”。杨凤栖说道。
  丁二狗没听明白什么意思,这个时候服务员开始上菜了,于是闭口不言,等到服务员走了之后,丁二狗问道:“我没听明白,你说的站台是什么意思?”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们的新省长今天算是正式亮相了吧?”杨凤栖伸过去小盘,接住了丁二狗给她夹的菜,说道。 
  “对啊,这和你有什么关系?”丁二狗刚刚问完,就明白杨凤栖所说的站台是什么意思了  。
  “我就是为他来的,没办法,这虽然是金钱投资,但是更多的还是感情投资,这也是为了还人家的人情”。杨凤栖无可无不可的说道。

  “这是谁的关系?”丁二狗纳闷的问道。
  “梁文祥这个人还算是一个正派的官员,他是不希望我们过来的,但是他自己也知道,现在中南省是很缺少外来投资的,所以我们过来投资,无论是赚是赔,那是我们自己的事,但是我父亲欠他一个人情”。
  “你父亲还会欠他人情,不会吧,况且梁文祥这个人一直都是在中央工作,难道他……”
  “不是他,是他的大哥,当时我们磐石投资在股市上遇到一些问题,要不是他大哥及时出手,估计也没有现在的磐石投资了,所以老爷子发话了,只要梁文祥在中南省一天,在资金的支持上,我们要尽力而为,即便是一分钱不赚也得帮人家站台,这虽然不是他大哥的意思,可是做人要讲究”。
  “哦,我明白了,你是担心真的赔个底掉,所以亲自过来布局了?”丁二狗问道。

  “你说的没错,磐石投资是有钱,但是那些钱都是股民的,我要为他们的利益负责,否则,磐石投资的信誉就完了”。
  “那你有什么打算?”丁二狗点点头,报恩也不是不能赚钱,要是既能为梁文祥壮声势,又能赚钱,那就两全其美了。
  “我打算注册一家房地产公司,开发房地产,你看怎么样?”杨凤栖吃了一口鱼肉,问道。
  “嗯,我看行,作为一个地方官员来说,最见成绩的莫过于修路和建城市了,前几年流行建广场,动不动就几百亩,但是现在再搞那个就有点傻了,可是旧城改造和棚户区改造这一块仍然是很多地方官员比较热衷的,我看行,这个路子也比较符合梁文祥现在江都站住脚的实际需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