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4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13 22:16:00
  ———————更新线———————
  “不错。”明瑶冷冷说道:“我就是木家世仇,蒋家的传人!”
  我吃了一惊,这可真是冤家路窄——竟然在这里遇见了蒋家的世仇!
  蒋、木两家的仇怨,我也曾听闻一二:
  木家原本是江东大族,术界有名的世家,因精通御灵术而闻名江湖。
  蒋家世居禹都颍水上游,也因御灵术威震天下,江湖称其为“御灵第一家”。

  木家族人对此甚是不服,终于有一日,忍不住北上中原,造访蒋家,提出要相互切磋。
  当时,木家的家主是木震,蒋家的家主是明瑶的祖父蒋波凌,木震与蒋波凌先是客客气气的比拼魂力,结果不相上下,彼此还惺惺相惜,引以为知己好友。
  后来,木震和蒋波凌各自叫来家中的亲友,相聚一堂,盘桓讲述御灵术的要旨,不料,在此过程中,两人出现了分歧,先是讨论,互辨高低,结果争执不下,便开始分是非对错,两家人吵成一团,谁也不服谁,于是,木震便提出下场验证,而蒋波凌也欣然同意。
  结果,在两人下场互较高下之时,木震出手过于孟浪,放出猫头鹰,误伤了大意的蒋波凌,木家人一片叫好,蒋家众人面子上便挂不住了。
  尤其是蒋波凌,愠怒之下,说道:“刚才是我没有提防,并非是木兄你的猫头鹰厉害!不说别的,就是我随随便便拿出一条蛇来,你的猫头鹰都敌不过,更不用说伤我了。”

  日期:2016-06-13 22:16:00
  猫头鹰原本是蛇的天敌,蒋波凌居然说出拿蛇来对付木家的猫头鹰,明显是有恃无恐,但木震赢了一阵,便托大起来,笑话蒋波凌道:“蒋兄,不是我看轻你,实在是你的理论有问题。这样吧,我站着不动,让你放蛇咬我!我敢保证,你的蛇到不了我跟前,就被我的猫头鹰给吃进肚子里啦!”
  木家众人洋洋得意,蒋家众人纷纷唏嘘。
  蒋波凌气道:“当真?!”
  木震摆个架势,道:“蒋兄尽管放蛇过来吧!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头,待会儿要是蒋兄的宝贝死了,可怪不得我啊。”
  “好!”
  蒋波凌被木震再三挖苦激将,怒不可遏,当即唤出灵蛇,去咬木震。
  那灵蛇是蒋波凌自小养大的,驯养多年,远非一般的灵蛇可比,众人只瞧见一道光闪过,木震的脖子便被咬了一口——而他那猫头鹰还没反应过来!

  众人大惊,蒋波凌也从盛怒中清醒过来,连忙招呼木震躺下,要给他上药解毒。
  但木震刚刚夸下海口,就被打脸,自觉受了奇耻大辱,绝不肯要蒋波凌的解药,只让木家的人抬着自己回家,说自家的药就能解。
  但中毒之事,岂可儿戏耽搁?更何况那灵蛇的毒性非同一般!
  木震未出禹都,便即身死!

  木家的人悲痛万分,带着木震的尸体返回木家,将其安葬。
  日期:2016-06-13 22:16:00
  随后,木家族人在木震长子木菲空和长女木菲明的带领下,举族前往蒋家寻仇,却又被蒋波凌、蒋赫地父子打的大败,木家族人和灵物均死伤惨重,木菲空也身受重伤,未活过天命之年。而蒋波凌的庶子蒋赫天也在那一战之中丧生,甚至还未留下子嗣。蒋波凌受了暗伤,为此也不得长寿。
  在那以后,两家时有争执,相互消耗,致使两家都大伤元气,尤其是木家,在木菲空死后,其子嗣未及长成,其姊妹中,木菲清出家,木菲明独力难支,便致式微,一蹶不振,本来是术界江湖中的一流世家,而今已沦为名不见经传的二、三流之家了。

  我手中控制住的这人,既然被那翠衫女子唤作是“阿赐”,那必定就是木菲空的长子木赐了。
  可是眼下,这木赐受内伤所噬,那翠衫女子看起来又温婉善良,虽说是明瑶的仇家,可有打的必要么?
  明瑶正冷冷的盯着那翠衫女子。
  那翠衫女子也呆呆的看着明瑶,片刻之后,她忽然一笑,道:“原来蒋家的人也生的这般好看。”
  我不禁愣住,这是什么话?
  明瑶也怔了怔,反问道:“蒋家的人,难道不许生的好看么?”
  日期:2016-06-13 22:17:00
  那翠衫女子嫣然道:“木家的长辈经常谆谆教导我和阿赐,说蒋家的人,各个凶狠恶毒,均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我听得多了,便以为蒋家的人各个都生的豺狼样貌,而今见了姑娘这般人物,却是天仙一般的模样,我竟不敢相信是蒋家的人了。”
  明瑶“扑哧”一笑,脸颊稍稍红了,道:“大姐倒是会夸人。您长得可比我好看多了。”
  “我姓丁,小名唤作阿娇。”那翠衫女子道:“姑娘怎么称呼?”
  “丁阿娇,可真是人如其名,娇滴滴的。”明瑶道:“我叫蒋明瑶。”又指着我,道:“他是麻衣陈家神断先生的长子,唤作弘道。”

  “麻衣陈家的人啊。”阿娇瞥了我一眼,道:“怪不得如此俊朗,一表人才,和明瑶妹子相配,真是珠联璧合,天生的一对。”
  被阿娇这么一夸,我虽觉不好意思,但对其却更增好感。
  明瑶也是欢喜娇羞,道:“没想到木家的人里,也有丁姐姐这么好的人。”
  阿娇说:“冤家宜解不宜结。我听前辈们说起蒋、木两家的往事,经常叹息,那本来就是一场误会,没来由让两家生生世世做仇人,何苦呢?”

  “谁说不是呢?”明瑶道:“我就不愿意与人结仇。大家高高兴兴的,不好么?”
  阿娇道:“所以,我今天想求妹子一件事情。”
  明瑶点头道:“我答应丁姐姐了。”
  日期:2016-06-13 22:17:00
  阿娇讶然道:“我还没有说,妹子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就敢答应么?”

  明瑶笑道:“丁姐姐要求我的事情,无非是让我不要对尊夫吐露我的真实身份。”
  “妹子可真是聪明!”阿娇惊喜交加,道:“确实如此!”又叹息一声,道:“我这外子生性倔强,又常常被他那大姑木菲明教唆,日夜以复兴木家为己任,使尽手段,这噬魂鬼草就是这么吞下去的……”说话间,阿娇已经又开始垂下泪来。
  我顿时心生怜悯,道:“木先生受噬魂鬼草所害,就没有治愈的办法么?”
  阿娇道:“治愈的法子自然是有的,只是对他来说太难。现今,最要紧的是他把神智给清醒下来,让内心澄明,然后再有一股纯净平和的外力注入体内,帮他调息,这样他才能反控噬魂鬼草,不为所害。”

  我听了暗喜,道:“那我可以试试,帮木先生一把。”
  阿娇惊道:“你?”
  薛清凌忍不住大叫道:“不要帮他!他又会打人!”
  明瑶道:“允许你说话了?”
  薛清凌忿忿道:“就会说我。”
  我体内有的是纯净平和的力道,修炼婆娑禅功以来,成就也不小,帮助他人内心澄明,恢复理智或许并不是什么难事。
  于是,我说:“木先生,得罪了。”
  日期:2016-06-13 22:19:00
  双手一松,那木赐脱得身来,又要发狂!
  我十指抡起,把“行云拂”手法施展开来,瞬间封了木赐上、中、下三路穴道,缓缓把其放倒。
  然后,我开始以婆娑禅功助力,从木赐的百会、风府开始注入,一手运气,一手解穴,气过一路,便解一路……
  须臾,那木赐的眼神渐渐平和下来,神情中的狠戾模样也消失不见,神智已然恢复多半。
  又过得片刻,连他自己也开始主动调息运气,配合我注入的外力,共同去抵抗噬魂鬼草的侵害了。
  我心中喜悦,如此,倒更加快了。
  片刻之后,我将木赐被封的穴道尽数解开,木赐长吐一口浊气,脸上虽然还有绿色的荧光覆盖,但比之我初见他时,已经是淡薄的太多了,至少,五官已经清晰可见。
  原来,他的模样倒是十分清秀俊美的,配得上丁阿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