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玩的世界--打眼》
第178节

作者: 一念沧海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直接把车子开到博物馆去吧……”听到方逸的话,孙连达开口说道:“博物馆里有工具,我现在给洪涛打个电话,让他准备一下,咱们到了就把石头给切开……”
  方逸他们从扬州出来的比较早,到了金陵也就早上九点多钟,左右都是闲着,孙连达也想看看方逸买的那块料子表现怎么样。
  “行,我正想着怎么把料子给切开呢……”方逸正发愁怎么将这几块山料的玉肉给掏出来呢,听老师这么一说,眉头顿时舒展开了,对蓝莲说道:“蓝董,直接到金陵博物馆去……”
  “老师,余老,您几位这么快就回来了?”有孙连达带着,方逸等人直接把车子给开到了博物馆的里面,就停在了赵洪涛的办公室外面的院子里。
  “哎呦,方逸,你这买了不少的东西啊?这块原石有一百六七十斤吧?”在看到方逸往车子下面搬那块最重的原石时。赵洪涛连忙上去搭了把手,上手一掂量,这块料子的重量他差不多就估算了出来。
  “一百六十五斤,这块是我自己买的……”看到附近有不少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在张望。方逸开口说道:“赵哥,切石头的工具在哪里啊?我这边有三块料子要给切开……”
  蓝莲除了买了不少的籽料之外,还有两块加起来重一百斤左右的山料,不过那两块料子都是清理完石皮的料子。里面的玉肉表现很是不错,花了蓝莲将近二十万块钱。
  不管是和田玉还是翡翠,如果论利润的话,首先大的摆件利润是最高的,而其次就是做镯子,正常来说,这两块山料能做出来差不多五六十副玉镯,光是这些手镯就足以将本钱给赚回来了。
  不过方逸要给蓝莲制作法器。就不能将这两块料子做成手镯,他是想先将其给分解成牌子大小的小料子,能制作成功法器最好,如果都废掉了,那权当是练手了。

  当然,方逸的这个想法是不能对别人说的,用价值几十万的玉石来练手。怕是孙连达都要将他给逐出师门了。
  至于方逸自己的那块料子,他想将其切开的目地,就纯粹是好奇了,方逸想看看那块料子里究竟藏着什么样的玉石,竟然能吸取自己那么多的真气。
  “去后面的库房吧,工具什么的都摆在那里了……”听到方逸的话后,赵洪涛开口说道:“离得不远,就在这后面,方逸,我帮你把这石头一起抬过去吧?”
  作为明朝时期的建筑。朝天宫几乎每年都要进行一到两次的修缮。从木制结构的房屋到地面上的条石,都在修缮的范围内,所以负责修缮的古建公司,干脆将那些工具就都留在了博物馆里。

  “赵哥。我抱过去就行了……”方逸回头看了一眼,说道:“蓝董。那些籽料您拿着,另外两块料子让司机大哥给带过来吧……”
  “嗯?小赵,这可是锯石头的工具啊?怎么能用它来切玉?”
  进到那库房一看,余宣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地上的确是摆着一个锯,但是那齿轮足足有半公分厚,用这东西切割玉石,对原石中的玉肉损伤就太大了。
  “余老师,换个齿轮就行了,接到老师的电话我就让人送来了……”听到余宣的话后,赵洪涛笑了起来,亲自将放在库房门口的一张很薄的齿轮片换在了那个切割机的上面。
  “余老师,您来还是我来?”
  换好齿轮后,赵洪涛看向了余宣,要知道,像这种解石的活,恐怕在国内无人能出余宣左右,因为余宣几乎每年都会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专门在缅甸帮人掌眼解石。
  “咱俩都不用上,让方逸来……”余宣指了指方逸,说道:“石头是你要用的,切成什么样你心里应该有数,就由你来切吧……”
  其实和田玉解石的机会还是比较少的,解石最多的自然还是翡翠,余宣相信,方逸有那么一手玉雕的工艺,日后早晚要和翡翠打交道的,现在只是提前让方逸感受一下。
  “行,那就我来……”方逸闻言点了点头,向赵洪涛询问了一下工具怎么使用后,就将一块重约五六十斤的石头固定在了切割机上面。

  随着一阵难听的“咔嚓”声,那块原石被从中间切成了两半,赵洪涛用清水清洗了一下玉石表面,点头说道:“这块料子不错,虽然里面有点裂,但是从这个切面上可以做镯子,两边加起来应该能掏出二十副镯子出来……”
  “赵哥,蓝董可是想把它们都做成挂件之类的佩饰……”方逸摇了摇头,说道:“这两块石头我打算全部切成牌子或者是挂件用的料子,留几副镯子的料子就够了……”
  “这……这也太可惜了吧?”
  赵洪涛闻言咂吧了下嘴,看向蓝莲说道:“蓝董,挂件可没有镯子好卖啊,这块料子虽然不如籽料,但也算是上好的山料了,做挂件佩饰有点可惜……”
  “没事,赵馆长,就按方先生说的做……”蓝莲自然是对方逸唯命是从的,别说做成挂件佩饰了,就是方逸将这些原石全部磨成粉末撒着玩,蓝莲也不会说一个不字的。
  “行了,小赵,你就别闲操心了,你还不知道吧,方逸雕玉的手艺,能比得上国内一些大师了……”看到赵洪涛蹲在那里给方逸出主意,余宣招了招手把他喊了过去。
  “方逸还会玉雕工艺?”听到余宣的话,赵洪涛顿时愣住了。
  “你看看这印章,工艺怎么样?”余宣一伸手从兜里将那印章给掏了出来,在擦干净了底部的印泥之后,这印章他一直都是随身带着的,一路上几乎都在手里把玩着。
  “咦?这工艺很好的?难道是方逸雕出来的?”
  赵洪涛也算是杂项类的专家级人物了,稍微一打量,脸上就露出了动容的神色,就他所知,国内能雕出这种印章钮饰品相的人,怕是不超过一个巴掌之数。
  “嗯?就是他雕的,所以他要干什么,你就不用操心了……”

  余宣点了点头,他和孙连达虽然都是方逸的老师,但是两人都承认,在玉雕这行当里,方逸的造诣要超出他们很多,所以两人也都不会在这一点上对方逸指手画脚的。
  “真没看出来,他居然还有这种手艺?”看着操作着切割机并且动作逐渐熟练起来的方逸,赵洪涛的脸上露出了震惊之色,却是再没有出言阻止方逸的意思了。
  “这小子,还真是败家啊……”不过对于方逸的举动,赵洪涛还是看的呲牙咧嘴的,经过方逸这么一切,那块料子的价值最少缩水了一半还要多。
  要知道,方逸切的这块料子重五六十斤,不代表能用的玉肉也有这么多,在去掉表皮和玉石里面的一些玉夹石之后,能用的料子也就是二三十斤重,全都被方逸切成了片状和条状。
  日期:2016-03-16 06: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