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72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12 22:58:59
  (正文)
  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接电话的是布拉克少校,他立即把电话记录转告值班参谋墨菲中校。当时墨菲刚洗好脸正准备换军装,他气喘吁吁地问道:“第十四海军军区值班军官对此事的处理是如何讲的?他有没有说过已把这份电报向布洛克将军报告了?”
  布拉克回答说:“他没说过,不知道布洛克将军知不知道此事。”
  墨菲马上告诉布拉克:“趁我现在换军装的时候你赶快同卡明斯基联系,问清楚他是怎么处理的,是不是已经向布洛克司令报告过了。”
  墨菲刚换好军装,布拉克又匆勿地跑过来报告说:“挂了好几次电话,总是有人在通话,怎么也打不通。”

  “那么你马上到作战室去准备好海图,查一下现在各舰艇的所在位置。我想再挂一次电话试试看。”
  墨菲拨了好几次电话,然而总是因为有人在通话无法联系上。墨菲越来越着急,于是就指示接线员说:“告诉第十四海军军区的值班军官,除非最重要的事情否则停止挂电话,立即同太平洋舰队司令部进行联系,传达下去!”说罢咔嚓一声放下了电话听筒急忙奔向作战室。
  在他奔向作战室的途中电话机再次响起了刺耳的铃声,这是第二巡逻机部队拉姆齐中校挂来的电话,他在电话中报告说:“早晨7时整,空中巡逻机报告在防御水域内击沉了一艘不明国籍的潜艇。”
  在拉姆齐刚刚挂完电话后不久,卡明斯基也接着挂来电话报告说:“已向布洛克将军报告了,为了支援‘沃德’号并进一步查明情况,已命令正在附近待命的驱逐舰立即出动。”

  尽管在之前曾经有过N次发现敌军潜艇的报告最后都证明是杞人忧天,但在这么短的时间间隔里发现两艘无名潜艇的情况却不多见。墨菲立即给金梅尔上将的寓所挂了电话,把迄今业已判明的情况扼要地向金梅尔作了汇报。
  金梅尔上将刚起床不久,正准备去赴与肖特中将的高尔夫约会。接电话时他还没有洗脸刮胡子,而是正在慢悠悠地给花浇水,——上将是个爱生活的人。他不紧不慢地告诉墨菲,“知道了,我待会儿就过去。”
  金梅尔似乎觉得不妥,他想到了之前自己颁发的训令,“一艘潜艇的攻击可能预示着一支大型舰队包括航母舰队的存在”,他意识到很可能有新情况发生,于是紧接着告诉墨菲:“我马上就到司令部去,你先确认一下潜艇的国籍,尽快向我报告。”这时金梅尔又想起最近这样的报告很多,绝大多数,不,几乎所有的报告最后证明都是错误的,喊了多少次狼来了狼都没来。他接着告诉墨菲,“进一步核实情况,在此之前先不要采取任何行动,等情况证实了再说。”

  所有这些行动都在耗费着宝贵的时间。在此过程中,没有一个人想到派侦察机升空侦查一下。——如果侦察机飞起来的话,就很容易发现气势汹汹杀奔过来的日军机群。所有人都没有下令将原来的警戒升级,也没有人将如此重大的消息通知给陆军。
  由肖特中将指挥的陆军此时所选择的是最低级的一级警戒,即仅以防止破坏活动为限。所以当空袭来临时陆军单位几乎毫无反应,在第一波攻击开始后大约五分钟到七分钟海军军舰上的防空火炮即已开始发射,但陆军的三十一个高射炮连中只有四个曾向日机射击。如果陆军部能够接到预警提前把一级警戒提升到二级或者三级的话,减少损失的同时也可以对日军造成更大的杀伤。
  陆军方面把警戒分为三级:一级只以防止破坏为限,二级则加上对敌方空中、水面和水下行动的戒备,三级才是准备应付全面攻击。至于海军方面,金梅尔命令采取的是所谓的“修正第三级”警戒,这是海军三级警戒中的最低级,只要求对高射武器有一部分人员值班。在美军中不仅海陆双方有不同的警戒制度,而且彼此也不了解对方所采取的是何种警戒。
  自11月底日美关系渐趋恶化以来,夏威夷地区陆军指挥官肖特中将就未雨绸缪地在瓦胡岛上设立了五座野战雷达检测站,瓦胡岛北端卡胡库角附近的奥帕纳山岗上的雷达站就是其中之一。为了防止敌军利用黎明时机发起进攻,陆军规定这些雷达站的工作时间是凌晨4:00到7:00。不过在当时雷达还是作为一种新生事物进行使用,通讯人员的技术水平普遍不高,对设备的调试也马马虎虎。他们认为雷达是一种不可靠的新工具,所以这三个小时基本是用作训练。

  早上7:00是雷达站关机的规定时间,其余的四个雷达站都已关闭,只有位于奥帕纳山岗上的这一个还没关。假若送早餐的车按时来到的话,估计雷达站的两名工作人员早就把机器关上开始密西了。
  这两名工作人员是来自陆军第515对空警戒信号队的标图员一等兵乔治.埃利奥特和约瑟夫.洛克哈德。埃利奥特之前是陆军航空兵,刚刚调到这里不久,几乎算是新手。之所以到了7:00还没关机,是因为作为新兵的埃利奥特还想趁着饭没来的功夫再练习一会。埃利奥特一边摆弄着雷达装置进行操纵练习,一边对着洛克哈德嘟哝着:“已经7点了,送早餐的车怎么还没有来?”
  就在此时的7:02,他忽然发现一直平静的雷达屏幕上出现了大批的可疑目标,方位北3度偏东,离该岛220公里,这群黑点正在渐渐地接近瓦胡岛。
  埃利奥特大吃一惊,对着洛克哈德大叫道:“伙计,快来看,这是什么?”

  闻讯赶来的洛克哈德也大吃一惊,他敢保证这是他接触雷达以来看到的最大的脉冲信号:“不会是机器出故障了吧?”
  两人马上仔细检查了机器,没有发现任何故障。洛克哈德马上判断:“这是一群飞机在飞行,绝对没错儿。”
  尽管已经过了下班的时间,但是7:06洛克哈德还是用电话同谢夫特堡陆军总部的情报中心取得了联系。他们一边开始标绘逐渐浮动的绿色箭头脉冲,一边在电话中把雷达屏上出现的情况告诉了上等兵麦克唐纳。
  麦克唐纳回答说:“这怎么办才好呢?让我去找一个熟悉情况的人吧。”当时值班主任和飞机辨认军官都不在,他向正好在旁边的克米特.泰勒中尉作了汇报。泰勒中尉是个生性很乐观的人,听罢汇报后他也没打算采取什么措施,只是说“不用担心”。于是麦克唐纳就给奥帕纳基地回了一个电话,叫他们不用担心。洛克哈德在电话中不满地说:“这样行吗?目标正朝着瓦胡岛方向飞来,7:08距离本岛180公里,7:15距离本岛150公里!你叫泰勒中尉来听电话,我要向他说明情况。”

  泰勒拿起电话耐心地听完洛克哈德的说明后思索了一会儿,他忽然想起太平洋舰队的几艘航空母舰正在外面执行任务,因此雷达屏上出现的机群很可能是从自己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飞机。泰勒又想起早上上班途中在汽车里听到的无线电广播,里边播放着夏威夷的音乐。据那些驾驶轰炸机的飞行员说,每当有B-17“空中堡垒”从美国西海岸飞来时,夏威夷电台都会播放这种音乐给飞机导航。他马上判断,雷达上出现的那些飞机一定是从美国本土飞来的B-17重型轰炸机。不管从本土或者从航母上飞来,那些肯定是我们自己的飞机,这一点毫无疑问!

  于是泰勒在电话中对洛克哈德说:“不用担心,这是从自己航空母舰上起飞的飞机,或者是从美国西海岸飞来的B-17飞机。”
  事实上当天的确有12架B-17从加利福尼亚飞来瓦胡岛,只是他们一直在雷达监视屏幕范围之外的5度飞行而已,——阿诺德少将在头天晚上还叮嘱这些“飞行堡垒”在长途飞行中要特别注意安全。
  洛克哈德还想再辩解几句,他说“这是我在机器上看过的最大规模的机群”,但是泰勒还是坚持说“别过敏了,放心好了,那是我们的飞机”,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假如泰勒稍有耐心的话,洛克哈德估计就会告诉他“那一机群足足有一百多架”,——全美国的B-17加起来也没那么多。还有重要的一点洛克哈德忽略了,他没有告诉泰勒那一机群来自北方,如果B-17要来的话肯定自东方来。来自北方的大机群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日本人的飞机!

  经泰勒这么一说,洛克哈德也就无意再继续监视这批飞机了。但是埃利奥特为了继续进行操作雷达的练习就一直盯着那一群目标在看。他发现那队机群还是排列整齐地向屏幕中心移动着,离瓦胡岛已经越来越近。7:25距离本岛100公里,7:30是75公里,7:39分就只有35公里了。随后由于受到奥帕纳岭后的山丘引起地面反射波的干扰,那些不明飞行物就从两人的视野中完全消失了。
  还真有一架美国飞机发现了日本的袭击机群,那就是火奴鲁鲁著名律师罗亚尔.维托塞克和他儿子驾驶的私人飞机,他此刻正利用清晨的时间教自己的儿子飞机驾驶。看到庞大的机群上都涂有鲜红的太阳标志,维托塞克惊得是魂飞魄散,他知道那是日本人的飞机,于是立即驾机俯冲从两架日机的下方穿过。
  就像当年日俄战争期间贸然闯入俄第二太平洋舰队编队的辅助巡洋舰“信浓丸”号一样,日本人根本没功夫搭理维托塞克和他的飞机。十五分钟后他降落在自己的私人机场,这位好心人气喘吁吁地向陆军航空兵值班室打去电话,告诉他们日本人的飞机来了,可是根本没人相信他的话。
  这时就是相信也没用了,就在他们正在通话时一颗颗丨炸丨弹已经呼啸着落下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