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71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12 22:56:44
  (正文)
  2.1.11 上帝还记得美国人
  劫难来临之前的珍珠港依然平静如初。12月6日下午15:00,金梅尔海军上将在位于潜艇基地的太平洋舰队司令部召开了研究当前局势的重要会议。会上大家认为,由于日军于12月1日起更换了密码系统,目前对于日军航母的所在位置无法确切判定。华盛顿方面认为,即使会有大的变故发生,那一定也是在东南亚方向,战争离这里还很遥远。会议甚至没有讨论珍珠港会不会受到攻击的问题,因为不久前金梅尔曾经问过作战参谋麦克莫里斯上校,“你对日本海军突然袭击珍珠港的可能性是怎么认为的?”当时麦克莫里斯斩钉截铁地回答说:“我认为日军绝对不会发动这样的攻击。”

  由于马上就是周末了,大家没有怎么讨论就散会了。金梅尔按照惯例回到离司令部九公里的宿舍休息去了。晚上18:45,他还要前往哈莱克拉尼饭店参加里亚利海军少将和夫人在那里的草坪上举行的周末晚宴和大型舞会。那里环境优雅,甚至被誉为“没有钥匙的檀香山旅馆”。
  周六晚上的珍珠港简直是不夜城。所有的娱乐场所都门庭若市,酒吧、舞厅和弹子房到处都是来寻找欢乐的周末常客。小船频繁地往返于战舰和码头之间,将一批批的官兵送到岸上。看着水兵脸上那兴奋的表情就知道,这里和往常一样又将是一个快乐的不眠之夜。
  比起日俄战争前夜俄国太平洋舰队司令斯塔尔克海军中将来说,金梅尔上将那就强太多了。两个人都参加了舞会,但是斯塔尔克的舞会是为自己夫人的生日举办,场地实在舰队的旗舰上,并且为了给夫人的众多干女儿找对象还要求所有的年轻军官必须参加。金梅尔为了能够专心工作,甚至根本没有让夫人来珍珠港,所以他只好一个人去参加晚宴。
  上将是个非常严谨而敬业的人,即使是参加周末晚宴,即使是作为宴会的主角,他也绝不会多喝酒,况且是在这样的特殊时期。晚上仅仅只喝了几杯鸡尾酒的金梅尔上将21:30便早早向主人告别,之后很快回到了宿舍。在周围,大部分海军军官还在尽情享受着周末的欢乐。第一驱逐舰部队指挥官西奥博尔德少将直到深夜还在太平洋夜总会跳舞,靶舰“犹他”号的轮机长伊斯基斯少校则在夏威夷桥牌中心,兴致勃勃地玩他那得心应手的扑克牌。

  金梅尔记得第二天上午他已经约了肖特中将去打高尔夫。最近有一些夏威夷陆海军不团结的不利传言,他和肖特打球不仅仅是休闲娱乐,他们手握球杆并肩而立的照片很快就会登上夏威夷各大报纸的头版头条,那将是陆海军紧密团结的象征。所以他早早就上了床,喝下的那点酒使他很快进入了梦想,明天的太阳将依旧光辉灿烂!
  在星期六傍晚,肖特中将在谢夫特堡的寓所内正与他的情报和反谍报人员召开紧急会议,他们讨论的是联邦调查局监听到的一个电话的记录稿。这个电话是当地的一个日本牙科医生打给东京一家报馆的,这家报馆的主编对夏威夷关心得出奇。他问起夏威夷的飞机、探照灯、天气,甚至夏威夷有什么花也问到了,那个牙医说木槿和圣诞花都在盛开。大家怀疑这里边肯定有猫腻,里边似乎是暗语。——日本安排在珍珠港的间谍有近200人,并不是只有一个吉川猛夫。下午还有消息说,日本领事馆不断地冒出青烟,有人猜测那多得出奇的烟表明日那里正在焚烧大批文件。不过那也仅仅是猜测而已,谁家就不能烧点东西呢?也可能是做饭呢!

  中将尊贵的夫人在门外的汽车里已经不耐烦地等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肖特说,今晚讨论不出什么名堂,等明天再说吧,说完宣布散会便出去找夫人了。他和夫人要去斯科菲尔德军官俱乐部观看演出,那边美军第二十四师师长威尔逊准将估计早等急了。这里离那边还有近三十公里的路程,他们必须把车开得快一点。晚上7:30左右肖特中将终于携夫人赶到,威尔逊准将于是宣布舞会正式开始。
  肖特和金梅尔都认为没有必要发布长期的戒备令。华盛顿的警告中并没有说珍珠港会遭到攻击,甚至连极小的可能性也没有预示。关于领事馆可能在烧文件的消息两人都没有特别在意。之前斯塔克将军不是还把我们的陆海军联防计划转发让别的地方学习吗?看来一切都会没事的。
  对檀香山的一般居民来说生活也一切如常,今天与以前所有的星期六毫无异样。许多人都在庆祝夏威夷大学橄榄球队在一年一度的比赛中以20:6的悬殊比分大败威拉米特队的胜利。
  就在金梅尔做着美梦的同时,在瓦胡岛南面的主航道上,美国扫雷舰“秃鹰”号一直在百无聊赖地缓慢航行着。在它的不远处,还有同样的三艘扫雷舰“交喙鸟”、“美冠鹦鹉”和“食米鸟”号,这几艘扫雷舰都是由金枪鱼捕捞船临时改装来的。从11月28日起,他们就开始在这一水域执行搜索并扫除水雷的任务。这么多天连根水雷毛都没发现,大家都有点意兴索然。
  凌晨3:42,“秃鹰”号值勤军官麦克洛伊少尉在夜色中忽然发现离海岸三公里附近的海域出现了一道令人怀疑的尾波,那里似乎是一架潜望镜,正处在禁止美国潜艇在水下航行的地区。那个疑似潜望镜的物体正朝着珍珠港入口的浮标处前进。“秃鹰”号马上用信号灯通知了正在附近巡逻的老式驱逐舰“沃德”号,“西侧航道发现水下潜艇,航速9节。”在这一海域,只有“沃德”号驱逐舰具有攻击潜艇的能力。

  “沃德”号是以美国内战中第一个殉职的海军军官的姓氏命名的一艘老驱逐舰。舰上值班的预备役军官盖沃普纳中尉收到这一信号后不知所措,于是急忙跑进舱室把舰长威廉.奥特布里奇上尉从梦中叫醒。奥特布里奇上尉迅速在睡衣外面套上救生衣来到舰桥指挥作战。看完“秃鹰”号发来的信号后,上尉当即命令全舰人员进入准备战斗状态。
  可是一直到4:35分也没找到那艘可恶的潜艇,奥特布里奇下令解除战斗警报。他没有向港口的监控中心报告,最近这样的信息太多了,很可能又是一场虚惊。但是上尉还是负责任地要求全体官兵保持高度的警惕性。
  在此期间设在主教角的海军监听站也听到了“秃鹰”号与“沃德”号之间的通话,但由于它们没有请求向上级转达,监听站也就懒得再去理会。
  5:28,扫雷舰小分队完成了当晚的扫雷任务开始收工。一个小时后的6:30(日出时间为6:25分),“沃德”号的瞭望哨终于发现了之前“秃鹰”号报告的那艘潜艇,这艘潜艇正尾随在拖有一艘铁制平底船的拖轮“安泰勒斯”号后面向着珍珠港的入口处缓缓驶去。舰长用双筒望远镜密切监视着这一情况,奥特布里奇上尉很快断定,这艘潜艇企图穿过港口的防潜网进入珍珠港内,于是他再次高声发布了命令:“全舰人员各就各位,准备战斗!”

  舰上的全体官兵立即紧张地行动起来,舰内到处响起了“全舰人员各就各位”的紧急传话声,航速也迅速从5节提高到25节。6:40,“沃德”号快速向那艘潜艇靠拢。当舰长再次拿起双筒望远镜观察时,发现该潜艇的潜望镜正好露出水面,于是他立即发出命令:
  “右十五度,目标潜艇,开始炮击,深水丨炸丨弹攻击准备!”
  “沃德”号随之用一号炮和三号炮进行炮击。一号炮的炮弹显然没有命中,炮弹从潜艇指挥塔的正上方掠过,在不远处溅起了高高的水柱。三号炮在100米距离上发射的炮弹击中了潜艇的指挥塔下部接近水面的舰体。
  被发现的不是别个,正是五艘微型特攻潜艇中的“伊-20”号。艇上是“十勇士”中的广尾彰海军少尉和片山义勇中士。此时他们正准备尾随“安塔尔斯”号混进港内找机会实施鱼雷特别攻击,谁知道偏偏在这关键时刻潜艇出现了机械故障。如果因此被美军发现,不仅仅是潜艇和两人性命的问题,日本奇袭珍珠港的整体计划很可能因此泡汤。两个人的头上都冒出了汗水,但潜艇的故障却依然无法排除。

  奥特布里奇的炮弹准确地打了过来,打在潜艇的吃水线部位,潜艇于是开始下沉。“沃德”号冲了过来,抛出了一枚接一枚的深水丨炸丨弹。“伊-20”号在大约 30米的水深处被丨炸丨弹击中,迅速沉入了400米深的海底,附近海面上漂浮起一层油污。
  广尾和片山成为二战太平洋战场日军的第二和第三个阵亡者。第一名的“光荣称号”早被之前“加贺”号上那名落水溺毙的水兵夺走。
  六十年后的2002年8月29日,曾经打捞过“泰坦尼克”号、“俾斯麦”号、“约克城”号等著名船只或战舰的打捞专家罗伯特.巴拉德在珍珠港外300米深的水下打捞出了这艘微型潜艇,鱼丨雷丨管中的两枚鱼雷尚未射出。
  早晨6:51,奥特布里奇舰长用无线电迅速向第十四海军军区报告:“我们已向在防御区活动的潜艇投放了深水丨炸丨弹。”之后他觉得措词不够强烈,隔了三分钟又发一份电报:“我们已向在防御区域内活动的潜艇发动攻击,炮击并投放了深水丨炸丨弹。”
  夏威夷时间12月7日早晨7:12,夏威夷第十四海军军区值班预备役军官卡明斯基少校收到了奥特布里奇上尉发给军区司令布洛克少将的电报。卡明斯基想立即同司令的副官取得联系,但电话怎么也打不通。于是他就直接给太平洋舰队司令部挂了电话,向上级报告了“沃德”号拍来的电报内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