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7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问他为什么这么热情,王伟国告诉我们,这上帝军其实算是半个恐怖组织,他们曾经在1999年十月,闯入泰国医院劫持了五百多名人质,而且还在边境犯下了许多案子,对我们人民也犯下了罪不可赦的血案。
  上面对他们也是深恶痛绝,认为这一次他们如果东山再起的话,肯定会对边境局势产生极为不好的影响。
  基于这一点,上面还是希望能够防微杜渐,将这威胁消灭于萌芽之间。
  这事儿国内不太好插手,而如果有义士能够出手帮忙,他们自然是乐意之至,而且上面也会记住这一次的情分的。
  听到这些,我莫名觉得自己变成了一把黑枪,然而屈胖三却不这么想,连忙使眼色,让我答应下来。
  我无奈,只好跟王伟国达成了默契,而他则给了我一个电话,是一个内线,将作为我们的向导,给我们提供必要的帮助。
  应承完了这些之后,我无奈地发现自己陷入了一张网里来。
  不过事已至此,后悔也没有用,我和屈胖三在镇子上简单地吃了一点儿东西之后,拨通了那个内线的电话,他告诉我已经得到消息了,现在正在朝我们这边赶过来,并且向我表达了崇高的敬意。
  我有些无语,找了个地方继续等待,差不多两个多小时之后,那人开着一辆破烂皮卡来到了相约的地方。
  这人叫做周玉辉,是个五十多岁的老知青。
  他是京都人,早些年过来滇南插队,怀揣着某种理想越境过来,准备将火种洒遍世界,结果后来几次沉浮,方才发现主义当不了饭吃,最终退出了军队,在当地开了一家小店,不过心中热血并未熄灭,成为了王伟国他们的下线,主要就是帮着搜集信息之类的。

  这是一个极有那个时代气息的老人,跟我握手的时候,很用力,但是对于我带着一孩子过来做这种危险事儿,还是含蓄地表达了一些不同的意见。
  看得出来,王伟国并没有把我这边的信息跟他讲太多。
  也就是说,这老周不过是一外线而已。
  不管怎么说,我觉得这老周比我认识的很多人都纯粹,满腔的热血也让人感动。
  国家的强大,很多时候,靠的就是这些人默默地付出着。

  在路上,老周给我们介绍,说他正好就是专门盯着约翰尼托和撸瑟托的有关人员,所以对他们的情报十分关注。
  他们刚刚回来,老周这里就收到消息,现如今应该在古鲁满附近的一个山里面,那儿曾经被政府军扫荡过,寨子也都给烧了,不过后来又有人在经营,算是两兄弟留的一条后路,正好安置人。
  除了这个,老周还告诉我们,早些时候他们的铁杆手下就回到缅北,放出了风声来,说上帝军准备重新举起大旗,很多村子的年轻人人心浮动,都准备投靠上帝军呢。
  毕竟这牌子在缅北一带,还是挺有号召力的。
  可以说,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只要是他们抵达,不用一两个月,当年威名赫赫的上帝军,肯定又会重新建立起来,甚至还有过之无不及。
  因为此刻的形势变化多端,越是乱世,越能够成就枭雄。
  听到老周说的这些,我默然不语,反而是屈胖三问了许多细节上的东西,这些话让老周有些刮目相看,觉得这个看着好像没怎么断奶的小屁孩子,还真的是让人意外。

  不愧是组织上派来的高手,当真都是奇人。
  老周做的是山货生意,一路带着我们来到了离古鲁满不远的一处村子,在他一个关系户的家中住下,然后跟我们详细讲解了一下那个营地的诸多事宜,还有关于上帝军的许多人员配置,把这些搞清楚之后,他还主动请缨,说陪同我们一块儿去。
  对于他的这个要求,我最终还是给予了委婉的拒绝。
  虽说他在年轻的时候参过军,不过到了这个年纪,老腿老胳膊的,总是折腾不起的,所以我让他制定一个撤离计划,让我们得手之后,如何快速离开。

  老周虽然热情,但对我到底还是有一些疑虑,毕竟上帝军威名赫赫,而我却并没有表现出多少强势的地方来。
  这事儿让他挺担忧的,不过毕竟是上级派下来的任务,他又只有全心全意的支持。
  如此到了夜里,吃过了缅北特色的一顿饭之后,我和屈胖三便准备出发了,准备好了诸般东西之后,两人开始潜出了村庄,然后朝着古鲁满的方向进发。
  之所以如此谨慎,是因为上帝军在这附近的群众基础十分不错,指不定哪家人就有儿子参加了上帝军,任何风吹草动,都有可能传到他们的耳朵里去,所以我们悄不作声的行动,这才是最好的办法。
  如此埋头走了大半宿,终于到了目标村庄附近。
  我们并没有进村,而是朝着村庄后面的山林之中进发,一路走,快到的时候,终于发现有一些动静了。
  行进中,屈胖三拉住我,指着不远处的草丛说道:“那儿,还有那边,有暗哨。”
  我点头,说怎么办?
  屈胖三说让你养的虫子出动吧,悄不作声地解决掉。
  我苦笑,说上次吃过那魔罗心脏之后,到现在还没有苏醒过来呢?

  屈胖三一愣,说啊,怎么这么久?
  我说谁知道?
  他郁闷地说道:“那行吧,我过去解决,你从那边走,快速插入,别暴露了行踪,知道不?”
  两人商议妥当之后,分别行动,屈胖三快速消失在了丛林之中,而我则朝着目标悄无声息地摸了过去,眼看着就要抵达,结果突然间我觉得脚下一阵怪异,咔嚓一响,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从我的尾椎骨朝着天灵盖蔓延而去。
  糟了,我擦,谁这么缺德,在这里埋了地雷?
  与寻常人所不同,对于拥有地遁术的我来说,踩到地雷就跟踩到屎一般,除了恶心倒霉之外,倒也没有什么生命危险,可问题是这地雷一炸,我们可就都给暴露了。
  这就是一个麻烦事。
  怎么办?

  屈胖三那边已经开始动手了,而我身形僵直地站在林中,就如同便秘一般难受,正犹豫着要不要捡块石头啥的来压一下,结果这时不远处打来了一束手电,照在了我的脸上来:“谁?”
  我面无表情地平举双手,没有说话,只是表达了自己的善意。
  我就指望着那家伙能够过来,然后给屈胖三抽冷子解决掉,没想到他居然第一时间吹响了口哨。
  很显然,这帮人临敌的经验十分丰富,而且戒备心也十分强。
  哔、哔……

  口哨声在夜空中响了起来,我更加尴尬了,左右一望,瞧见屈胖三在不远处的一棵树上,正朝着我打手势,让我保持这个动作,吸引对方的吸引力。
  瞧见他的指挥,我没有再有别的动作,举着手,一动也不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