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里的大红人》
第1337节

作者: 运动健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于和平抬起左手,说一句话扣起一根手指的说:“他遇上了事情,这事情一不是公丨安丨局的,二不是他管辖范围内的,三不是他本人的,四又要求王钢帮忙的,五是并不对外宣扬的,六还不是小事情,七应该是他的身边人……”季刚插口道:“王钢还是分管刑侦的。”于和平呆了呆,道:“按刚才你推断的一分析,应该是:他身边人犯了刑法,事情闹得很大,周元松与王钢知道以后,不敢处理,所以跑到市府去向他汇报。他也知道自己这边理亏,所以对王钢格外客气,希望他帮忙摆平这件事。”季刚凝重的道:“应该就是这么回事,最后就剩下一个问题,他这个身边人会是谁?”

  于和平冷笑道:“我已经知道是谁了。”季刚忙问:“是谁?”于和平冷哼几声,得意的说:“应该是他的宝贝儿子孙凯。哼哼,那小子在咱们青阳市可是出了名的花花大少、纨绔衙内,除了好事不干,其它什么事都干。据说他网罗了一帮衙内子弟与富二代,整天在市区招摇过市、惹是生非。孙耀祖没少为这个儿子发愁啊。如果犯事的不是这个孙凯的话,那么我就实在想不出孙耀祖身边还有谁能让他这么发愁的了。那个老小子,哼哼,今天在常委会上就跟要死了一样,如果不是为了孙凯发愁的话,还能为的什么?”

  季刚没有说话,而是将孙凯代入自己所推理出来的条目里面,从头到尾又从尾到头的推理了一遍,连连点头,道:“完全合乎逻辑,也完全在情理之中。除去自己的亲儿子,孙市长也不可能再为别人而讨好王钢了。”于和平得意的冷笑几声,忽又皱起眉头,道:“孙凯犯了罪,周元松这个公丨安丨局长与王钢这个副局长知道以后,跑到他老子那里汇报很正常。可是为什么,周元松会先走呢?”

  季刚也想不到里面的细节,道:“我觉得这一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搞清楚,孙凯犯了什么罪过,孙市长又打算怎么办。”于和平连连点头,冷笑道:“我对这两件事都很感兴趣,你马上去给我查。我倒要看看,他们父子想要怎么搞。哼哼,不要给我机会哦……哈哈,哈哈哈。”
  直到这天上午,肖文娜的父母才从市公丨安丨局得到消息,他们的女儿于前天夜里从盛景大酒店高层一跃而下,结束了自己那青春多姿的生命。得到这个令人震惊悲痛的消息后,肖家一家以及亲朋好友十数人,涌至市公丨安丨局要查问个究竟。
  市公丨安丨局刑侦支队一个负责此案的大队长接待了他们,并告知他们,肖文娜是死于自杀。
  肖文娜父母还有亲朋好友们自然不肯相信这一点,言说肖文娜是多么的热爱生活,对未来多么的憧憬,怀有多少美丽的梦想……总而言之一句话,肖文娜怎么死都有可能,就是不可能自杀。
  大队长言之凿凿的说:“她就是自杀,这一点已经经过了多方面的调查,包括对她尸检,对她学校师生以及朋友们的询问。尸检显示,她死状平静,身上除去高空坠落撞击伤害之外,没有别的伤害,也就不存在他杀的可能。另外根据对她同学的询问,发现她在读书期间精神曾经受过刺激。她的同寝室同学还听到她说过好几次,‘活着真没劲’。因此,她存在自杀的内因倾向以及必然性,这一点不必怀疑。”

  肖父一下就怒了,拍案而起道:“胡说八道!我女儿什么时候受过精神方面的刺激?她哪个同学听她说过活着没劲的话了?我女儿那么开朗活泼的人,怎么可能自杀呢?”大队长淡淡地说:“你的心情我很理解,但请你注意你的情绪。你不知道你女儿生活中的情况,只因你对她关心太少,毫不关心她的心理健康问题,这才导致她在精神方面问题越来越大,最终酿成惨剧。”肖父气得都要笑出来了,想不到自己不说话还好,一说话反倒连带自己都有责任了,好像女儿的死是自己这个父亲一手造成呢,拍案大叫:“我要见我女儿,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肖家亲友团很快在法医处的停尸房里见到了肖文娜的尸体。她面色惨白,表情狰狞,一头原本秀丽乌黑的头发已经变得黄褐色并且弯曲起来,后脑那里深深凹陷进去,令人触目惊心,身上盖着白布单子。
  肖母痛哭着掀开单子瞧了瞧,见女儿身体赤果、半丝不挂,皮肤上已经出现或青或黑的尸斑。
  她立时大怒,叫道:“我女儿的衣服呢?谁脱了她的衣服?”一个法医指着放在桌子上的一摞衣服道:“你不要叫,你女儿的衣服全都在那摆着呢。我们要尸检,所以就必须要脱掉她的衣服。希望你能理解。”
  肖母扑过去,抱住女儿这堆衣服嚎啕大哭起来。肖父走过去,将女儿的衣服一件件拿起来检视,哭着问道:“我女儿是怎么死的?”

  那个大队长道:“不是早就告诉你了吗,你女儿是从高楼跳下来自杀的?”肖父怒道:“我问的是她是怎么死的。”大队长道:“你说呢?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来,脑袋着地,就算有十条命都不够活的。”肖父哭着说道:“脑袋都烂了……”大队长叹了口气,道:“唉,现在的孩子啊,尤其是九零后的孩子,从小娇生惯养,养尊处优,因此养成了很多臭毛病,最明显的就是,承受压力的能力特别特别差,简直可以说用脆弱来形容。一想不开就要自杀,唉,节哀顺变吧。”

  肖父狠狠瞪视着他,自然不满意他这一套理论,忽然想到什么,问道:“我女儿落地后流血没有?”那大队长道:“你不废话嘛,脑瓜子都碎了,能不流血吗?血流了一地。”肖父叫道:“那为什么她的衣服上一点血迹都没有?”大队长暗里冷笑,心说这人倒是不傻,道:“很简单啊,你女儿落地的时候,头部撞击在酒店地面的低洼所在,头部位置要比身体所在低,因此血液都流到下边去了,自然就不会沾染到衣服上面了。”

  这个解释倒也算合情合理,肖父也再问不出什么来,连连摇头,痛苦地说:“不会的,不会的,我女儿怎么可能自杀呢?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肯定有问题。”大队长道:“你不要一个劲的说有问题,希望你能尊重法律,尊重科学,尊重我们的办案水平。验尸报告与各种证据都有,不信你可以自己看嘛。”肖父一摆手道:“我不信你们什么狗屁证据,你们真有证据就不会说我女儿是自杀的了。我就知道一点,我女儿就算要自杀,为什么不在学校自杀,为什么偏偏要跑到盛景大酒店去跳楼?”大队长道:“这一点我就可以回答你,因为盛景大酒店的楼高,一跳就必然会死,这反而证明了她求死的心情是多么的迫切。”

  肖家亲友团并不满意市公丨安丨局对肖文娜之死的判定,双方在市公丨安丨局里争吵僵持起来。
  肖家亲友团很快总结出了几条疑点:一,肖文娜为什么不在学校跳楼,而偏偏要跑到盛景大酒店去跳楼;二,肖文娜的手机不见了,可她包里别的东西包括钱包、钥匙、身份证等小东西却都还在;三,市公丨安丨局拿不出肖文娜跳楼现场的照片记录;四,肖文娜明明前天晚上就跳了楼,市公丨安丨局为什么直到今天上午才通知家属;五,市公丨安丨局以保护证人私隐的名义,拒不透露出那两个说肖文娜有精神问题与说过“活着没劲”的同学的名字。

  针对这些疑点,市公丨安丨局方面也做出了部分回应,至于说不清的那些问题,则始终予以敷衍,不是找理由就是转移话题。
  肖家亲友团在市公丨安丨局折腾了一段时间后,被丨警丨察驱逐出去。
  肖父肖母则被市公丨安丨局要求在尸体火化通知书上签字,并被告知,若不签字的话,公丨安丨局将强制执行火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