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94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她没有接黄敬祖的话,像是自顾自的说道:“以前是没有依仗,心里没底。现在不一样了,有了他的支持,一个小小的副乡长算什么。”

  说完,她离开了黄敬祖的怀抱,打开房门,向外走去。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黄敬祖坐回到了椅子上,看着面前的几页纸,他陷入了沉思。心里暗道:为什么呢?
  想了很长时间,黄敬祖也没想明白楚天齐这样做,究竟是为什么?是无心之举,还是有意为之?
  但黄敬祖明白了一件事,原来冯志国是既想给老情人面子,又不愿楚天齐出风头,所以内心极其矛盾。而自己不明所以,还想着向冯志国表功,冯志国对自己那样的态度也就在情理之中了。自己相当于无意之中在冯志国伤口上撒了盐,冯志国不生气才怪呢。这就是不明白实际状况而付出的代价,也算是咎由自取。
  黄敬祖更加坚信,要想对付楚天齐,首先还是要注意一个“稳”字。一定要做到真正的心中有数,才能付诸行动,不能莽撞行动。但他却担心那个胸大无脑的女人,会擅自采取行动。以前,在自己没有认可的情况下,她是绝对不敢自做主张的。但现在他发现,这个女人这次回来后,已经是有些飘飘然了,总觉得自己有了依仗,无所畏俱,甚至对自己也想指手画脚。
  时代不同了,她硬要折腾的话,自己也拦不住,谁让人家有个当大领导的老师呢。但自己一定要稳了再稳,千万不能被无辜牵连进去,如果自己再犯低级错误的话,那就真没有前途了.年龄是个坎呀!
  坐在办公室里,楚天齐想着昨天的事情。
  他昨晚是从书记办公室小跑出来的,当时的狼狈样子,用一个词形容,特别贴切,这个词就是“落荒而逃”。
  本来黄敬祖和那个女人相好的事,几乎是乡里的公开秘密。但昨晚遇到的事情,确实让他没有想到,没想到自己会听到现实版的*色录相。当时听到黄敬祖二人的话,以及能想到的场景,都让他这个正当年的小伙子脸红耳热。楚天齐虽然和孟玉玲谈了五年的恋爱,但男女之间最后的那道屏障一直没有突破。
  所幸当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在楚天齐奔跑回办公室的时候,大多数人已经都进到屋子里了。就是这样,他仍然遇到有人和他打招呼,他只是随便的“嗯”了一声,就匆匆而过。回到屋里,很久很久才睡去,还做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梦。

  现在坐在办公室里,楚天齐还是感觉有些头沉,而且还打了两个大大的哈欠,显然是睡眠不足。
  楚天齐现在想到了几个问题:今天还要不要去黄敬祖那里了?去了怎么说?还说不说昨天已经去过?
  楚天齐一边想着,一边翻着桌上的资料,想从里面找到黄敬祖要的资料。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他忽然想起,的昨天晚上去黄敬祖办公室的时候,自己就带过这份资料。怎么现在却找不到呢?
  应该不会放到别处,而且也不会锁到抽屉里,那么它去哪了?丢了?那会丢在哪呢?一路上也没去别处呀,不会……?楚天齐想到这里,心中一惊:不会忘到书记办公室吧?要是那样的话,可就麻烦了,黄敬祖看到后,会怎么想呢?他会怎么想我楚某人呢?又会怎么对付我呢?
  既然不确定资料是否落在书记办公室,现在还是不去的好。否则,去了该如何应对呢?尤其是黄敬祖要是问自己昨天来过没有,自己又该如何回答呢?
  楚天齐决定不去书记办公室了,哪天被问起的话,就说忙的忘了,顶多也就是让黄敬祖有些不快罢了,总比现在莽撞的过去要好的多了。
  楚天齐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昨天自己在村里的时候,接到了黄敬祖的电话,让自己一回来就到他的办公室。当时黄敬祖语气比较客气,听起来心情也不错,找自己应该不是坏事。
  按常理来说,黄敬祖应该在办公室才对。可他没在外间办公室,而是在套间卧室干着少儿不宜的事情。难道是他忘了曾经给自己打电话的事?可要是那样的话,他应该关好门才对呀,而他却给自己留着门。可要说他是给自己留的门,那他为什么没在办公室等着,反而在卧室干着那样的事呢?
  楚天齐暗道: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上午九点了,楚天齐要去宁俊琦那里说些事情。
  他拿上笔和本,出了办公室。刚走到走廊的拐弯处,迎面遇到了一个人,想避开是来不及了。对方也看到了楚天齐,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楚天齐今天不想见到的人——黄敬祖。
  “小楚,这是忙什么去呀?”黄敬祖的语气很和蔼。
  楚天齐略一迟疑,回道:“我去乡长那里汇报一下工作。”

  “哦,挺忙呀,忙着好,你去吧。”黄敬祖说着,挥了挥手。
  楚天齐暗叫一声好险,应了声“好的”,向前走去。
  两人一错身的时候,黄敬祖突然说道:“对了,我昨天让你去我那里,你怎么没去?”
  楚天齐心里“格噔”一下,稳了一下心神,扭回头说道:“书记,对不起,昨天我的摩托在半路坏了,我回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我担心影响您的休息,就没有过去。正准备看您上午有没有时间,如果有的话,我一会儿就过去。”
  “哦,是这样啊。我昨天可是等到很晚的。”黄敬祖应了一声,然后又说道:“我上午还真没时间,改天我再找你。”
  “对不起,让您久等了,我以后一定注意。”楚天齐充满歉意的说道。
  “没什么,你去吧。”黄敬祖挥了挥手,说道。
  “好的。”楚天齐回了一声,转回身,向前走去。
  楚天齐边走边想,听黄敬祖的语气,他明显就是在撒谎,难道自己的资料没有落在书记办公室,他不知道自己去过?要是那样的话,就太好了。可他为什么要撒谎呀?楚天齐略一思考,就笑了,人之常情嘛!黄敬祖总不能说他自己在**吧,自己不也在撒谎吗?
  虽然今天黄敬祖说话,一如近一段时间那样的和气,而且也没有对自己的“失约”进行批评。虽然六月上午的天气已经很热,众人纷纷穿上了半袖衬衣或T恤,尤其女孩更是穿上了长裙或短裙。但他却感到一种莫名的冷意,说不清楚这是为什么,但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他不禁皱起了眉头,脚步也略显沉重起来。
  一直目送楚天齐拐过走廊尽头,黄敬祖才收回了目光。刚才楚天齐回答没有去过自己的办公室,这让黄敬祖心中有了答案,但答案却不是唯一的。楚天齐明显就是在撒谎,因为那份资料明明白白就放在长条沙发上,而且那份资料就是自己要他带过去的,除了他不会有别人。
  日期:2016-06-12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