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93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里屋疯狂过后,她躺在他的臂弯里,两人甜言密语起来。
  “老黄,你今天真行,是不是吃了什么东西了?”她用手撩*着他,说道。
  黄敬祖豪爽的说道:“我还用吃什么吗?本人天生就是这种大男人。”
  “哈哈,今天本事大了,口气也硬了。”她拍着他的胸脯说道,“对了,你现在可真会玩了,还配上了那样的录相,才够浪漫的。”
  “哪是,我是谁呀?”黄敬祖很男人的道。
  “跟哪个女人学的?”她追问道。
  “跟,跟……书上学的。就你这一个女人,都够老黄我忙活了,还敢有其他人吗?当然,家里还有个黄脸婆。”黄敬祖“诚恳”的道。

  她心里想:骗鬼去吧。但仍然用开心的语气说道:“老黄,你太好了,我喜欢死你了。”
  “是吗?那就让你喜欢个够。”黄敬祖在她身上拍了一下说道,然后忽然转换了话题,“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就是说姓楚的那小子根本就没有后台,这次只不过是让胡小琴替他做了冯书记的工作而已。那他在我询问的时候,他还说什么‘不知道’,看来他是故意在我面前装神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那其他常委为什么也全都赞成了?”
  “我看也是,他就是故意在你面前充大瓣蒜呢。其他常委为什么赞成,其实很简单,书记、县长一共有五票,自然是赞成这件事。经常中立的三个人看到正反双方都一致赞成了,他们也就没有必要中立了,自然也就全部赞成了。我这可是听权威人士说的,消息绝对可靠。”她自信的说道。
  “那就是说,姓楚的这小子一直在利用我的错觉巧使唤我呢,好啊,看我怎么收拾你。是啊,怎么收拾他呢?”黄敬祖自言自语道。
  她“嘿嘿”一笑:“俯耳过来,山人自有秒计。”
  黄敬祖把耳朵贴了过去,听完了他的“秒计”,他心中暗道:最毒妇人心。
  黄敬祖回忆了一下昨天的事,看着沙发上的这几张纸,说道:“是啊,昨天这上面好像没有什么东西呀。”
  “不是好像,确实没有。”她肯定的说道。
  “那就怪了,东西从哪来的呢?”黄敬祖边说,边拿起了订在一起的几张纸。看到标题的一刹那,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想起自己让楚天齐来的事,因为这份资料正是他在电话中和楚天齐说的资料。
  “他来过了?”黄敬祖脱口而出。
  “谁?”她盯着他问。
  黄敬祖咬着牙道:“楚天齐。”他向她说了约楚天齐的事。
  “那他会不会听到咱俩那啥的声音?”她担心的说道。

  黄敬祖微皱眉头,说道:“那倒没有什么?关键是他听到我们议论他的事没有。如果听到了,他会怎么办?我们要怎么办?如果没听到话,那又该怎么办?”
  她点了点头:“我想他不会听到我们说他的事,我们当时说的很低,而且最关键的话,我可是对着你的耳朵说的,你当时还说我神经兮兮呢。”
  “还是你有先见之明,真乃是当代女诸葛。”黄敬祖不吝赞赏道。
  听着黄敬祖由衷的夸赞之词,她的心里美滋滋的:还说老娘胸大无脑,今天知道我有远见了吧?
  其实她当时之所以对着他的耳朵说,并不是有什么先见之明,只不过是说秘密事的习惯而已,尤其是这种见不得光的事。
  “但是不排除他听到我们那事,看来必须要先下手了。”她使劲一握右拳说道。
  “慢着,等等。”黄敬祖一摆手,说道。
  “他都把资料留在这里了,你就没有觉出点什么吗?”她紧问道。
  “是啊,他是一个考虑问题非常严谨的人,按说不会如此大意。那……就是说他是故意把资料留下来的,为什么?”黄敬祖自问自答,“专门留给我看?应该不是。他既然退出了屋子,那他就是发现了我们的一些什么。按道理他应该带着资料迅速离去,装作没有来过的样子才对。”

  她接话道:“可他没有那样做,而是人走了,却把资料留了下来。这又该怎样解释呢?”
  黄敬祖深吸了口气,说道:“确实耐人寻味。也许是他见我没在外屋,就把资料给我留下,让我有时间再看,然后他再来找我。这种可能性极小,而且这种可能性的前提是,他没有听到任何话语或是动静。那么最大的可能性就是他听到了我们的话,然后把资料放下,他究竟是什么意思呢?”
  “警告。”她接住了黄敬祖的话头。
  “他真的会如此放肆,如此大胆?”黄敬祖不可置信的问道。

  “他什么不敢?他可是县委书记和县长的红人,光省报就上了两回,还获得过‘市见义勇为先进个人’。他现在红的发紫,他什么不敢,反正有人给他撑腰。”她肯定的说道。
  黄敬祖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说道:“不尽然吧?如果只是这些的话,他还未必如此狂。是不是还有什么说法,我们还要慎重。”
  “这……这岂不是被他吓住了,你就能忍下这口气?”她情绪有些激动。
  “不,不不不,不能这么看事情,他既然敢这么做,那肯定是有恃无恐。我们一定要弄清他的真正目的和真正依仗,才能出手。”黄敬祖谨慎的说道。
  她有些起急,语气很冲的说道:“你现在怎么瞻前顾后的?雷厉风行、杀伐果断的黄书记怎么变了,变的优……”她还是没有说出后面的话。
  “你是说我变的优柔寡断吗?哎,你错了,我没有变。只是在和他的几次较量中,我们每次都吃了亏。你知道原因是什么吗?其实就是我们太的自以为是了,总以为抓住了他的七寸,却原来都是我们的错觉。这次我们一定要谋定而后动。”黄敬祖坚决的说道。说完,反问道:“哎,你怎么现在这么主张收拾他?原来你可是非常护着他的,不是没吃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吧?”

  她的脸腾的红了,因为真被黄敬祖说中了心思。但她还是镇静了一下,生气的说道:“你怎么老是埋汰我?我为了你的事,跑细了腿,磨薄了嘴,付出那么多,到头来却换来你这样的无端猜忌,太令我心寒了。”说到这里,她还“伤心”的抽泣着。
  黄敬祖“嘿嘿”一笑,轻拥着她道:“好了,好了,我还能不相信你吗?跟你开个玩笑,你还当真了。算我说错了还不行吗?”
  “不是算你说错,就是你说错了。”她破涕为笑,撒娇的说道。
  “好,好,是我说错了。”黄敬祖搂紧了她说道。然后又叮嘱道,“你可不要轻举妄动,要记住谋定而后动,还要记住‘知己知彼,百战不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