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9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书记办公室窗前经过的时候,可以透过窗帘看到屋里有光亮,说明黄敬祖已经回来了。楚天齐快步进了走廊,来到书记办公室门前。
  楚天齐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没人应声。他又再次稍微用力敲了几下,还是没人应声,但门却轻轻的开了。
  书记办公桌后空空如也,隐约能听到里屋传出音乐的声音,楚天齐稍微犹豫了一下,走了进去。他肯定黄敬祖在里面,否则电视怎么会开着?黄书记肯定是在上卫生间,所以才没有听到自己敲门的声音。书记约自己一回来就过来,现在又给留着门,肯定是给自己留的。他这样想着,就坐到了沙发上等候起来。
  忽然,缠*绵的音乐声中,夹杂人的喘息声,传了出来。本来,和音乐声比起来,喘息声并不明显,只是楚天齐常年练功的原因,听力明显要优于一般人好多。所以,他及时捕捉到了这个声音。

  喘息声中夹杂着喃喃的细语,听在血气方刚的楚天齐耳朵里,他直觉得热血上涌。这不是那种录相片的声音吗?原来,黄书记好这一口?也难怪,孤身一人,饱暖不愁,自然要消遣一番。楚天齐没有大惊小怪,只是觉得黄敬祖太有些急不可耐了,连门都没关严。
  声音越来越清晰,楚天齐忽然吃了一惊。他惊的是,屋里面人的声音不是录相的声音,他听到了两声清晰的咳嗽。再仔细一听,他更是一惊,男的声音就是黄敬祖,女的声音他也熟悉不过。原来是黄敬祖在打实战,并不是看录相解闷。此处不宜久留,楚天齐站起身,轻手轻脚出了书记办公室,仿佛是他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似的。出门时,他还不忘带住了书记办公室的屋门。
  回想到刚才听到的二人**的声音,再想到去年看到她半夜进入他的房间,看来传言非虚,他和她真有一腿。
  窗帘透进光亮,黄敬祖睁开眼睛,看到了墙上时钟显示的时间,已经是早上七点了。他急忙用手一推旁边正酣睡的她,说道:“快点,天都大亮了。”

  “再睡会,时间还早呢!”她闭着眼睛道。
  “快起吧,这是书记办公室,如果让人发现你大清早的从我房间出去,还不知道怎么传呢!”黄敬祖有些担忧的说道。
  她嘟囔道:“又想让人家来又害怕。这有什么呀?谁不知道咱俩好?”
  “话是这么说,可也要注意影响,听到和看到是不一样的。再说了,万一有上级领导来了,把你堵在屋子里,可怎么办?”黄敬祖现在有求于她,于是耐着性子劝说道。
  黄敬祖的后一句话,终于起了作用,她睁开眼睛,一翻身,坐了起来。使劲把那两团白肉挤了挤,做了一个只有他俩明白的动作。黄敬祖心里期盼着她快点走,所以觉得时间过得特别的慢,其实她也有意动作迟缓,现在好不容易有机会让他仰自己鼻息了,自己一定要拿捏拿捏他。
  她总算是穿戴整齐了,临走还不忘在他的脸上香了一口。然后,才扭着胯骨向外走去,皮鞋“咯噔咯噔”的声音特别刺耳。

  黄敬祖继续躺在床*上,准备在听到关门声后,再起床。可是,他没有听到关门的声音,反而传来她惊讶的声音:“啊?怎么回事?”紧接着,皮鞋声响起,她又回到了卧室。
  “老黄,有怪事,你快去看看,是不是有人进屋了?”她脸色煞白,显然被吓住了。
  黄敬祖看她难得的出现了这种表情,知道肯定有事,于是急忙蹬上长裤,上身只穿背心,到了外间办公室。在她手指所指方向,黄敬祖看到长条沙发上放着一沓纸。
  “怎么啦?有什么不对吗?”黄敬祖疑惑的问道。
  “这几页纸就不对,上面不应该有纸。”她回道。
  “为什么?”黄敬祖反问道。

  “因为,因为,哎呀,老黄,你忘了,咱们昨晚在上面干什么啦?咱们那个了。”她急的跺脚道。
  “哦,是,咱们那个了。”黄敬祖还不太明白她究竟要说什么。
  “哎呀,你这人真是的,昨晚……”她继续提醒道。
  时间倒退十个小时。
  书记办公室。
  黄敬祖正在听她讲述楚天齐所谓靠山的事。

  “你以为,他真的有靠山?纯属蒙鬼呢。最起码这次常委会全票通过报告的事,和所谓的靠山一点关系也没有。原来,这次常委会能够全票通过,是一个女人起的作用,因为这个女人成功说服了冯志国,让他投了赞成票。”她看着他,有些得意的说道。
  “女人?女人能说动冯书记?有这样的人?我可是听说,冯书记比较传统,对老伴也关爱有加。”黄敬祖疑惑的说道。
  她自得的一笑:“真有这样的人,这个人就是冯书记的初恋胡小琴。”
  “胡小琴?名字很熟悉。”黄敬祖自语道。
  “当然熟悉了,她就是青牛峪乡葫芦沟村人,是冯俊飞的母亲,是冯书记的弟妹,其实就是他的初恋。”她说道,“你还记得大字报的事吗?她就是女主角,大字报的事出来后,还喝农药自杀,后来被抢救过来。”
  黄敬祖仍然疑惑的道:“你是说,冯书记念旧情,卖了她这个面子,可能吗?”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的。冯书记年轻时在学校教书,和代课教师小琴好上了,还有了孩子。为了他的前途,他让弟弟冯志军取了这个女人,女人生下了孩子,就是现在组织部综合干部科的副科长冯俊飞。冯志军没两年就死了,小琴没有找冯书记的后帐,而是独自抚养冯俊飞,冯书记的仕途才没有受影响。后来因为冯书记夫妇没有生育,于是就把冯俊飞接到身边抚养。冯书记自己觉得对不住这个苦命的初恋、现在的弟妹,多次想帮助她,都被她拒绝了,因此冯书记觉得亏欠她的太多。这次卖她这个人情,冯书记非常乐意,但是对事情本身却耿耿于怀,因为这件事的主抓者是他的对头——楚天齐。”

  “你的消息来自哪里?说的这么肯定。”黄敬祖追问道。
  “我的消息来自……保密。”她卖起了关子。
  她现在自恃黄敬祖有求于她,很是任性,他也难得的好脾气,讨好道:“你是不是欠‘收拾’了?”
  “收拾”是他俩之间的暗语,就是指的鱼*之欢。
  她“咯咯”一笑,放*的嗲声道:“好啊,你倒是来收拾啊,看你行不行。”说完,站起身,走出几步,然后挑逗的向他勾着右手食指。
  “好,看我怎么收拾你。”黄敬祖低吼一声,向她冲过去。

  她发嗲的笑着,在前面故意扭腰晃臀的小跑,终于,她被他扑倒在长条沙发上。他急吼吼的压了上去,在她的脸上、脖子上啃着,她配合的发出*声。就在她正准备尽情享受的时候,他停止了动作,横抱起她向里屋走去。她下意识的看了眼刚刚躺过的沙发,上面空空如也,只有两人身体压过的印迹。
  日期:2016-06-12 06:3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