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8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全票通过?你没听错吧?”楚天齐更觉得不可思异。
  邹副主任看似埋怨的打趣道:“不想说,算了,楚乡长现在也学会装了。常委会还没结束,我得回去,我是借上厕所的机会给你打的电话。”
  “谢谢,谢谢!。”楚天齐机械的说着。此时手机里已传出挂断的声音。
  “我不是在做梦吧?”楚天齐说着,用手在腿上掐了一下,疼的他一个劲的呲牙。
  “看不出来呀,你还挺能装的,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宁俊琦也假装在他胳膊上拧了一下。
  “我没装,真不知道。”楚天齐一闪,躲开了
  冯俊飞还在屋子里发泄着,结果越骂越来气,越骂越火大。他一边骂着“是谁瞎了狗眼”,顺手把桌上烟灰缸扔到了地上,“叭”的一声清脆响声,烟灰缸碎裂开来,碎块飞溅。
  身后忽然传来一个严厉的声音:“冯俊飞,你干什么?疯了吗?”
  冯俊飞扭头看去,身后站着一个讨厌的家伙:常务副部长武进忠。
  武进忠用手指了指冯俊飞,又指了指满地的狼藉,愤怒的说道:“冯俊飞,你以为这是你的家吗?这是县委组织部。你是综合干部科副科长,不是街上小混混,也不是神经病,你……你给我一个理由。”
  听到武进忠的喝斥,冯俊飞才从近乎疯狂的状态中,回过神来。是啊,这是办公室,不是自己的家。对面站着的是组织部常务副部长,不是自己的母亲,也不是自己那个假大伯。
  “噢,武部长,我,我……我是被气的,被一件事气的。”冯俊飞一边支吾着,一边大脑飞快的转动着。
  “气的?这就是你拿公物撒气的理由?这就是你一个副科长应做的事情?你负责的是管理干部的综合干部科,你更要以身做则。”武进忠怒斥道。

  “部长,我现在已经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我纵使有再多理由,也不应该在办公室这么做。我和您说一下这个让我生气的事,您肯定也会非常生气的。部长,您要听吗?”冯俊飞看似态度诚恳的说道。
  武进忠没有说话,就那样看着冯俊飞,意思就是说“给我一个理由”。
  “部长,我刚才接到我一个朋友的电话,说的是我一个初中同学的事。这个同学在咱们省的一个名牌大学毕业,现在在做副乡长。可是,他对自己的老同学,却背后使刀子。而且他这个人道德败坏,欺男霸女。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还被表彰,被提拔,自己还被树为先进。我听了就气不打一处来,忍不住大骂他,骂着骂着,就做的有些出格,请部长原谅。我要和您讲这事,不是为了给自己犯的错误找理由,只是向您倾诉一下。”冯俊飞面带怒容的讲着,就像真的似的。

  武进忠也真佩服这个冯俊飞的脑子反应快,因为刚才他在门口的时候,已经听到冯俊飞说到楚天齐的名字了,而且武进忠也大概明白了他骂楚天齐的原因。没想到冯俊飞却把自己的胡作非为、毁物泄愤,给说出了义愤填膺、行为失当,也真是个人才,尤其还杜撰出了一个“坏人”。
  “噢,有这样的人?是哪个乡的?我们组织部是不是应该调查一下,如果情况属实的话,应该对他进行严肃处理。”武进忠看着冯俊飞认真的说道。
  没想到武进忠会有这么一问,冯俊飞脑筋快速转动,支吾着说:“不是我们县的,是外地的。”
  冯俊飞当然不能说了,因为他说的那个人根本不存在,是他在楚天齐经历的基础上进行故意扭曲后虚构出来的人物,自然经不起推敲。
  “哦?不是我们县的。这样,你和我说一下究竟是哪里的,说不准我在其他地方的朋友能管得了他,还反了他了?”武进忠愤怒的说道。
  “*”,冯俊飞心中暗骂了一句,没想到碰到这么难缠的一个家伙。自己该怎么回答呢?如果自己说是某某县,说不准这个老武肯定会问“是哪个乡的”,自己就是说某市或某省,说不准他也会打破砂锅问到底,干脆自己就模糊回答吧。
  冯俊飞用手扣了几下头部,假装想了很久。最后无奈的说道:“我那个朋友也没说清,可能是外地的吧,也可能……反正我那个朋友就是颠三倒四的,我下来再想想,或者再问问他。”
  “是这样啊。”武进忠自语道,然后立刻又换上了一副怒容,把手中的一份报表摔在了桌上,“冯俊飞,你看看,你是怎么做工作的?这么一张表你就错了三处。”
  冯俊飞看了一眼武进忠,拿起了这张报表,这是他今天早上刚报给武进忠的。
  武进忠用手指着报表,说道:“我真服了你的,你看看这儿,全县直属委办局科级干部二万八千人。开什么玩笑?”
  冯俊飞顺着武进忠手指方向看去,然后嗫嚅道:“多打了两个零。”
  “再看这儿,看这儿。”武进忠又用手指了两处地方。

  “这里填错小数点位置了,这儿……”冯俊飞解释道。
  “行了”,武进忠气的从冯俊飞手中夺过报表,再一次摔到桌子上。用手指着报表,看着冯俊飞道:“半小时内,马上重新修正,给我报过来。一会儿开完会,赵书记要看。你就感谢今天临时开的常委会吧,否则,恐怕现在这张表已经在书记办公桌上了,你会知道后果的。”
  “是,是。”冯俊飞急忙应道。
  武进忠走了出去。

  冲着武进忠消失的方向,冯俊飞做了一个“呸”的动作,当然没有声音。
  就在他的嘴形没有收拢的时候,武进忠又回来了,严肃的说道:“写份深刻的检查,今天下午下班前交到我办公室。另外,你刚才说的那件气愤的事,有了确切结果的话,就告诉我。”然后不等冯俊飞回答,就走了。
  邹副主任通报的信息,让楚天齐和宁俊琦高兴不已。但消息来的太突然,而且结果更是做梦也没有想到,所以二人从兴奋中渐渐冷静下来。他俩都觉得这事不可思异,楚天齐甚至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得到宁俊琦的肯定确认后,他相信自己没有听错。
  上次常委会有五人投了赞成票,仅一票之差没有通过,这次怎么就能全票通过呀?楚天齐和宁俊琦都没有找上面的领导说话,黄敬祖肯定也没说,而且他即使找过领导的话,相信领导也不会买他的面子。
  难道是邹副主任弄错了?按说不应该,但实在是没有其他合适的理由。
  “叮呤呤”,手机铃声再次响起。楚天齐拿出电话一看,是县发展计划委重点办的电话,他按耐着激动和忐忑的心情,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传出爽朗的笑声:“哈哈,小楚吗?我是老龚,报告通过了,听说是全票通过。你们可真行,常委会文件应该两、三天内就能发过来。到时我给你打电话,你来一趟,咱们研究一下跑市里的事。”
  “好的,谢谢龚主任!”楚天齐激动的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