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20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说:“不可能,我们又犯了什么事呢。做什么都是别人做,关我们什么事呢。你管好你自己在说。别多管闲事。以后,我做什么,我的事,我,你别多嘴,我是我,你是你,你以为这样就是对我好吗。别来烦我。我好不容易过上了我想要的生活。我求你了!”
  我看着她,一会儿后,我点了头。
  然后,她转身就走。

  我还是拉住了她的手,我承认我很是犯贱。
  我该拿得起放得下的直接松开她的手,但我却放不开,心里放不下。
  她看着我的手:“放手。”
  我还是抓着。
  薛明媚问:“你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我还是不相信。你以前说出来了,嫁给我呢。”

  我的手有些发抖,她听了这句话,微微闭上嘴唇,然后沉默了一会儿,抬头看我:“不可能了,诺言都是会变的,人活着会死,死了不会复活,有些话,当当玩笑就好。嘴上说的,很少有真的能实现。”
  我问:“难道你以前不是这么想吗。”
  薛明媚说:“监狱里对我好的人又有几个?我说这种话,还不是骗你对我好,让**子好过一点。你当真,因为你太蠢,我告诉过你,快点离开监狱,你玩不过别人,你不听,你以后也是会遭殃,连我这样的女囚,都能欺骗你,更何况别人。”
  我说:“不可能!”
  薛明媚说:“放手,这些就是我真正的心里话。人要朝前看,我早已和以前的自己说不再见。只有你还愚蠢的相信那些话那些事,是真的。”
  这时,维斯带着人走了过来,走到了我们的身旁,然后看着我抓住薛明媚的手臂。
  薛明媚对维斯说道:“亲爱的,抱歉,我想走,他一直拉着。”

  维斯走到我身旁,看着我拉着薛明媚的手臂的手,说:“够了吧。”
  我对他说道:“关你屁事。”
  维斯微微笑,说道:“今晚如果不是明媚求情,不是看在你曾帮过她份上,我把你从这里丢下去。放手!”
  我没放手,看着薛明媚。
  薛明媚说道:“你干嘛,放手啊!”
  看着我这样,维斯对手下一挥手。
  薛明媚无奈的闭上了眼睛,转头过去。

  他几个手下上来,一个抓住我头发,用力往地上一摔,我送了抓着薛明媚手臂的手,重重的被摔在地上,然后,他们几个上来又是一顿打。
  薛明媚又推开了他们。
  维斯有些生气,对手下一挥手:“走。”
  维斯马上离开,几个手下跟上去。
  薛明媚看也不看我,急忙跟过去,挽住了维斯的手,讨好的跟维斯说话。
  维斯不爽的试图推开她,她紧紧拉着维斯的手臂。
  他们消失在了过道转角。
  我慢慢的爬起来了,我该去接受这个现实,我也要学她那样,不想不问不说了,把她忘了吧。
  我去洗了脸,整理了一下衣服,然后回去了包厢。
  到了包厢中,彩姐却还没回来。
  我自己拿着酒,喝了。
  过了一会儿,彩姐才回来了,她坐下来了说道:“真对不起呢一说就说了那么久,和朋友谈了一个新项目。你等久了吧。”
  我说:“没事的。”
  彩姐问:“怎么有气无力的,自己喝多了?”
  我说:“的确喝了不少。”
  我点了一支烟,抽着烟。
  彩姐她自己也拿了一支烟出来抽。
  彩姐问我道:“怎么闷闷不乐了。等久了,生气了。”
  我看着彩姐,说:“没生气,是喝多了,伤感了,想到一些事。”
  彩姐问我:“失恋了?”
  我说:“有些算吧。”
  彩姐说:“爱情是人类吃饱穿暖后永恒的生活主题。年轻的时候,看这个是想不开,放不下。道理谁都懂,心里却放不下。你到了我这年纪,你就明白,爱情这东西,像手中沙一样,握得越紧失去越快。无论金钱,爱情,都一样。从前爱过的人慢慢都淡忘,从前有过的纠葛慢慢都模糊。那些说不清楚的爱恨情仇,慢慢都随风去吧。有时候放过别人也是放过自己。人,来了去了;情,深了淡了。这些不过是人生的一部分,放手也是种温柔。”

  放手也是一种温柔。
  好吧,放手就是一种温柔。
  洒脱的放手。
  我一口气喝完了一支啤酒,说道:“彩姐,我觉得,公司的很多事,包括陈逊这边的,你还是自己下点心来管的好些。”

  彩姐说道:“那时候你也和我说,放给他们最大的权利。”
  我说:“对,我说的是我这边的。”
  彩姐问:“你这边这么了呢。”
  我说:“很多事情,还是你自己主导,引导的好,我最多给你一些主意,但是太多的发展方向和对敌人的对策,还是你自己带着他们做的好。”
  彩姐叹气说:“我是想把这些都交给你们了。”

  我心想,彩姐虽然这么说,可她并未完全愿意把权利交付给我们。
  例如说,我们想开新的饭店什么的,她都不愿意。
  钱,权利,都握在她手中的,她不同意,那我们还是只能听着她来办事,她实际上也担心步子迈太大会跌倒。
  但,我和陈逊再怎么努力折腾,都感觉是被她牢牢的束缚着了,不过,对于我来说,无所谓了,我也就是利用陈逊这些来抵抗康雪他们。
  关于他们黑帮上那些破事,我是的确不想掺入其中的。
  可是,说是不想掺入其中,却已经身在其中难以自拔。⑤∨八⑤∨八⑤∨读⑤∨书,.●.●o

  我劝说彩姐自己来管事,其实就是两个原因,第一个,她自己不同意我们的发展路线,但是她自己又不来自己好好发展。第二个,我的确感觉心好累,不想管事,管事累,又有风险,但不管,又利用不到他们。
  真是无奈。
  彩姐突然问:“你不想跟着我做?”
  我说:“我不是这么想,我是觉得我好累呢。”
  彩姐说:“你累?”
  我说:“对啊,心好累。”
  彩姐说:“你不会是想着跟了别人吧。黑明珠。”
  我说:“彩姐,我从来没这么想过,我已经跟了你了,怎么还跟着黑明珠。”
  彩姐对我们当时把黑明珠拉到后街搞明珠酒店这事,有些耿耿于怀。
  她深知黑明珠的能力在于她之上,所以,她有些担心黑明珠把她的地盘吞了,更担心她手下们包括陈逊和我之类的都被挖过去了。

  实际上,陈逊和我,对她忠心耿耿,倒是她自己乱想了,可是这么胡思乱想,乱猜疑,是很不好的。
  喝了差不多后,她提议该回去了。
  出去的时候,彩姐用手机拍下了这个ktv的内部装修的视频,她是真的想开这么一个店了。
  不过,我更想做的是,和黑明珠一起开饭店。

  日期:2016-05-20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