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19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明媚放开了我的手,然后看看窗外,指着消防通道,说:“快点走。”
  我摸了摸后背,刚才挨打最多的也是这边了,我说:“为什么这么对我?还装不认识我!”
  薛明媚不说话。
  我说:“你是有苦衷的,对吗。”
  薛明媚看看我,说:“赶紧走!”

  我说:“赶紧走?薛明媚,你以为我真的怕你们一个环城帮?”
  薛明媚说:“我不想和你谈这些。”
  我说:“你以为我会怕维斯他们环城帮!”
  薛明媚说:“不想出事就快走。”

  说完她离开,我一把抓住了她的手:“我不相信你是无情无义的人,我心里想过你可能会变了,但你不可能会这么变,即使变了,爱上了别人,跟了别人,也不会对我那么狠。”
  薛明媚回头,对我说道:“走,离开。”
  我说:“不然的话,你刚才为什么会救我。”
  薛明媚说:“我不想救你,你误会了。”
  我想到上次我被打,她带着手下围观,却不出手。
  我说道:“那是为什么。”
  薛明媚说:“原因我不想说,也不想解释。你想死就跟来吧。”
  说完她挣脱开我的手,然后踩着高跟鞋蹬蹬蹬往前走。
  我马上跟了上去,她直接往前走。
  她要走回包厢去,包厢里面,有维斯,有维斯的手下,我进去了,肯定又是被打,被揍。
  我不怕,我相信她会救我。
  我这时候,如同小孩子一样的任性和愚蠢,因为我的任性和愚蠢,固执的跟着她进去,很可能就是被打到残的下场。
  薛明媚突然的站住了,然后回头,骂我道:“你是蠢货吗!”
  我说:“我不是蠢货。”
  薛明媚说:“叫你走你不走,你进去你知道你会被打死吗。”

  我说:“我不怕。”
  薛明媚直接推着我回到了刚才的窗口的那地方,说道:“你想死的话,别跟着我进去被打死,从这里跳下去,从这里跳下去!”
  我二话不说,爬到窗上去。
  薛明媚急忙抱住我,用力把我从窗上拉下来:“你想怎么样!到底想怎么样!”

  我说:“今天你不说清楚,我就缠着你了。”
  薛明媚低了低头,说:“好,我说清楚,你想知道什么。”
  我问:“为什么出来的时候,在里面还没出来的时候,不告诉我。”
  薛明媚说:“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是我什么人。”
  我说:“这就是你的回答吗。这个回答,我很不满意。这就是你给我的答案。”
  薛明媚说:“对,你满意不满意,这都是答案。你是我什么人,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我说:“看来你不想告诉我真正的原因。”

  薛明媚说:“不信就别问了。”
  我说:“好,那我问其他的,你为什么跟了他!为什么跟了维斯!”
  薛明媚说:“这关你事吗。”
  我说:“你知道他是混黑社会的吗,你知道他干嘛的吗,你知道他是环城帮的老大吗。”

  薛明媚说:“知道。”
  我说:“你跟着他,为了什么?”
  薛明媚说:“我爱他。”
  我一听,气不打一处,我不相信!但我也有些相信。
  因为薛明媚是个很理智的女人,她绝对不会为了什么金钱,虚荣,去讨好一个有钱男人。
  很可能她真的爱维斯,所以才在一起。
  我说:“你刚出来没多久,就爱上他,爱吗,我不信。”
  薛明媚说:“你不知道世上有一见钟情吗。”
  我呵呵一笑,说道:“薛明媚,你当我蠢的吗。你是那么理智的人,我怎么相信你轻易的爱上一个人。”
  薛明媚说:“当你遇到了你觉得此生他就是你唯一的人,你就不会理智了,在爱情面前,又有谁能理智。他就是我的真命天子,有能力,有本事,有钱,会把我照顾好,给我一切我想要的,彻底和以前的生活再见。”
  我心疼,看着她说话时,坚定的样子,是不是,她真的认准了他是她的唯一。
  我说道:“好,好,我相信行了吧。那你就能和以前的生活真的一刀两断吗。”
  薛明媚说:“我怎么不能跟以前的生活一刀两断。我离开了监狱,监狱里的那个编号,再见了。”
  我说:“那我们呢,我呢!”

  薛明媚说:“我感谢你曾经对我的帮助,但你知道为什么我不喜欢看到你吗。因为看到你,让我想到监狱里那幽暗不堪的苦困日子。我一点也不想再见到你。”
  我说:“你说谎!你就算看到我,不爽,但你绝不是无情无义的人。你能对丁灵她们好!我不相信你这么对我!”
  薛明媚说:“那你看到了吗,我跟了他了,我不能让他认为我留恋任何人,我告诉他你曾经照顾过我,是我的恩人,可那已经是过去,现在,我们是敌人,你是我们的敌人。我不会对一个敌人好,更不会和你走得近,我不想让他误会了我,这是我很难才争取来的幸福和靠山,我只能紧紧的抓住,才能实现我的所有梦。”
  我问:“你什么梦?难道说,你那么强的女人,梦想也跟那些出去卖,被关进去的女人一样吗,你和她们有什么区别,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创造金钱?这就是你的梦,幸福?可笑!”
  薛明媚说:“如果这能让我和我的家人过得好,实现我的梦,我不会认为这有多可耻!”
  我说:“狗屁!薛明媚,你,你如果真的是这样,你太让我失望了,那还是你吗。那被打了半死,打了几天,关了紧闭半个月,饿了个半死不活,却还能硬挺着一声不吭,从不求人的薛明媚,去哪里了!”

  我感到很痛心,她真的变了。
  薛明媚说:“这里不是监狱,在监狱里,我的骨气,我有骨气,是因为我不想活了,已经无所谓了。当我出来的时候,我想努力的活下去,而且,活得比谁都好,把以前曾经的失去,都弥补回来。你懂吗。你说我出卖我自己,我不会这么觉得,他爱我,我爱他,我帮他管事,我出卖我自己了吗。”
  我一时间,已经哑口无言。
  也许,她说得对的,如果真如她嘴里所说,她和维斯相爱,相互看上对方,她帮着他,他也对她好,我**去干扰做什么呢。

  我说:“好吧,我,我懂了。”
  她没说话,看着窗外。
  那神情,表情,身姿,像是在监狱里,从小笼子中看着外面的广阔天空一样。
  她再也不是她了。
  我说:“可你跟着他走这条道,真的是对的吗。你不怕万一出事,你又要回去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