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82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哦?她可以找冯俊飞她大伯呀,那些年的民办教师不是都转正了吗?”楚天齐问道。
  胡小刚叹了口气说道:“哎,我小姑这人呀,就那样。一开始她还找过,等到冯俊飞的大伯到教育局后,她就不找了,也不让别人去找。”说完,他忽然又问了一个问题,“那口井被开发的话,村民是不是都得喝另一口井的水,村民会不会闹腾呀?”
  “这个问题,我也有考虑。上次省里那批专家来过,他们说……”楚天齐刚说到这里,一个人进了屋,他止住了自己的话头。
  进来的人,楚天齐认识,正是冯俊飞的妈妈—胡小琴。
  “楚乡长,你来了?是不是打扰你和小刚谈事了?”胡小琴问道。
  楚天齐笑着道:“阿姨,你还是叫我天齐吧。我俩谈完了,正准备回呢。以后你要是有什么事的话,就到乡里找我,我一定尽力去办。”说完,他又冲着胡小刚道:“胡主任,记得我说的事。”
  “楚乡长,我记住了。”胡小刚重重的点了点头。
  楚天齐回到乡里后,一天几乎都在想这个水的事,可到最后他也没有办法,没有想出能让报告在县里通过的办法。
  夜深了,青牛峪乡书记卧室里。
  黄敬祖半靠在床头上,重新点燃一支香烟吸了起来,今天他的心里非常不痛快。就在睡觉前,他接到了冯志国的电话。
  冯志国直接就问他与何氏药业合作的事,而他却一无所知,因为他今天刚从市里回来,根本就不知道这档子事,也没人向他汇报过。他是从冯志国电话中,才知道了昨天宁俊琦和楚天齐,不但陪着何氏药业的老董事长转了个遍,还签了意向合作协议。这些风光露脸的事,根本就没自己的份,这让他愤怒不已。
  冯志国在电话中,说的很严厉,甚至问他还能不能把控青牛峪的大局。这话就说的非常重了,意思就是问他能不能胜任乡书记的位置。当时黄敬祖听到此话,震惊不已,一再向冯志国做保证,说自己完全能掌控乡里局势。最后,冯志国说了一句“掌控个屁”,挂断了电话。
  黄敬祖从内心里对冯志国也不太满意,因为自从他投靠到冯志国门下后,没有得到冯志国给的一点儿好处,反而自己却没少替冯志国办事。包括打压楚天齐,很大程度上也是冯志国的授意,否则,也许他和楚天齐的关系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僵。
  黄敬祖现在也不指望冯志国能让自己升迁了,但又不能得罪他,毕竟在县里他还能给自己说几句公道话。否则,冯志国只要表现出拿下自己的意思,那么县委书记和县长会非常支持的,他们巴不得自己给倒出这个位置呢。
  想到宁俊琦和楚天齐现在做的事,黄敬祖就恨恨的牙根痒痒,恨他们目中无人,不拿自己这个书记当回事。这一段他们弄什么矿泉水的事,就没告诉自己,现在和何氏药业签协议了,又没告诉自己,这明显就是不拿自己当回事呀。自己平时是不常在乡里,那也应该电话汇报一声,毕竟自己是乡丨党丨委书记,是乡里真正的一把手。

  乡里能上项目的话,对老百姓、对乡干部都是好事,对自己这个书记也是好事,黄敬祖从内心并不反对。可你们也不能把政绩全抱在怀里,怎么也得让给自己这个书记一份吧。
  黄敬祖也想到了给他们来硬的,可是宁俊琦是省里下来的,究竟有什么根子,自己还不清楚。但肯定比自己根硬,所以自己不能和她硬来。
  如果和楚天齐来硬的话,现在也得慎重了,以前自己可是吃过亏的。而且好多事他还和宁俊琦搅在一起,又有书记、县长的支持。前几次敲打楚天齐的事,书记、县长肯定会知道,一定会对自己非常不满。以前冯志国还明确表示会支持自己,可现在这种情况下,他还能支持自己吗?
  看来来硬的还真不行,那能有什么办法呢?黄敬祖想了半天,得出结论:暂时没有办法。
  黄敬祖整晚都没有休息好,快九点的时候才起床,起来的时候仍然觉得头昏脑胀。他坐在椅子上,身体后仰,闭着眼睛,双手抚在太阳穴上,轻轻按动着。
  “笃笃”,有人敲门。黄敬祖稍微停顿一下,说了声“请进”,然后继续按摩太阳穴。

  “咔咔”,皮鞋走动的声音,看来是她回来了,黄敬祖心中想到。
  “你回来啦?什么时候回来的?办得怎么样?”黄敬祖闭眼睛问道。
  “书记,你这是和谁说话呢?”一个女人的声音。
  听到说话声,黄敬祖心中一惊:不是她。急忙停止手上的动作,睁开了眼睛。
  当黄敬祖睁开眼睛时,看到宁俊琦正微笑的看着自己,她的手里拿着笔记本和笔。

  “是宁乡长呀,我,我刚才正学话剧里的台词呢。”黄敬祖坐直身体,临时抓了一个理由答道。
  宁俊琦“扑哧”一乐,说道:“书记,真是好雅兴,越来越有品位了,自己都开始练上话剧了。”
  黄敬祖老脸微红,略显尴尬的说道:“瞎胡学几句,放松一下,年轻人的方式又不会,只好随便拿来几句学一下。”他用手一指沙发,道,“宁乡长,快坐,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宁俊琦款款坐到沙发上,嗓音清脆的说道:“书记,我来向您汇报一下近期政府的工作。这一段以来,您一直出差、开会,好多工作也没能及时向您请示。就是您在乡里的时候,也经常忙的没有时间。所以,春节后就没有单独向您汇报过,今天一并汇报一下。”说完,又补充了一句,“有几次给你打电话,也没打通。”
  “哎呀,这一段时间烂事太多了,开会时又经常要求关机,这不,忙的我头昏脑胀的。刚按了按太阳穴,好了一些。”黄敬祖皱着眉头说道,说完,为了调节气氛,又略带调侃的说道,“没有你们政府方面的信息,是好事,说明你们把工作干的顺,不需要请丨党丨委出面嘛!”
  “书记说话就是有水平,用这种看似在表扬的方式,就把我们批评了。”宁俊琦也调侃道。
  黄敬祖笑着道:“还是年轻人思维敏捷,直接就抓*住了我话中漏洞。看来我是老喽,说话都不严密,本来是表扬的话,却被你听成了批评。好,我收回刚才的话,重说一句,政府近一段的工作很好,我非常满意。”
  “哈哈,还是书记虚怀若谷,知道下属喜欢听什么。我就把书记的话,当成一种鼓励吧。”宁俊琦笑着回答,说完,面色一正,汇报起来:“书记,自从春节上班后,政府方面主要抓了几下几方面工作,一、……”
  宁俊琦翻着笔记本,汇报了有五十多分钟才停止。
  “政府的工作做的不错,真不错,说实话,我在青牛峪做丨党丨委书记九年了。在这几任搭班子的乡长中,你是进入角色最快的,而且是开局工作做的最好的。你看,去年在你主政下,乡里的经济工作取得了长足发展,各项经济指标快速增长,有的工作还取得了历史性的突破。……”黄敬祖不吝溢美之词,对相关工作进行了肯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