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7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嘁,别自以为是了,人家小师妹都说了,你不是她的菜,意思就是让你不要惦记了。”宁俊琦“咯咯”笑道。
  “你下午已经说过了,难道你忘了?”楚天齐反问道。
  宁俊琦自信的道:“我怎么会忘?我这只不过是给某些人警钟长鸣罢了。人家小师妹说的明白,我提醒某些人的心就不要燥动不安了。”
  楚天齐马上接道:“我还有疑问呢,她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是为了让我放心,还是为了让某些女领导放心呢?”
  宁俊琦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急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真是的,尽自做多情。”

  “我可没说你的名字,你这不是不打自招吗?”楚天齐坏笑道。
  宁俊琦被对方抓*住了话里的把柄,难为情的道:“讨厌,不理你了。”
  楚天齐“嘿嘿”一笑,说道:“乡长,我这次去何阳的事你都清楚了吧。我的包为什么丢失,我为什么没有住宿**,还有我为什么会出现在省城火车站,不需要再解释了吧?是不是也应该据实给我报了费用呀?”
  “本来我就不想听,说这些有什么用?”宁俊琦娇嗔道,“我就奇怪了,你怎么一坐车,就和女的发生点什么事呢?”
  “有吗?”楚天齐一脸无辜的反问道。
  “没有吗?我给数一数,何佼佼、陆娇娇,还有那个讨厌的岳婷婷,不都是在车上认识的吗?”宁俊琦搬着手指头,笑道。
  楚天齐点头道:“哦,是,你说的是,不过好像还没说全。”
  “是吗?”宁俊琦反问。
  “是,还有一个人,姓宁名俊琦,我们可是多次坐一个座的。”楚天齐言之凿凿的说道,“你第一次来乡里,我们不就是坐同一辆车吗?”
  经他这么一说,宁俊琦想起了第一次碰到这个“色*狼”的事,忍不住骂道:“你,你,无耻。”说着,拿起一沓信纸向他扔去。

  楚天齐一闪身躲开了“暗器”,却不小心碰掉了桌上印泥盒,里面的印油全洒在了白衬衣上。
  “咯咯咯”,宁俊琦笑的花枝乱颤,眼泪都快出来了。
  “可惜我的白衬衣了,我得回去洗一下。”楚天齐站起身就走,走到门口又扭回头问道,“乡长,刚才你还没说我去何阳的费用怎么办呢?”
  “财迷,小气”宁俊琦说道,想了想又道:“费用嘛,可以给你报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你已完全洗掉嫌疑。”
  “为什么?”

  “因为你这次和那个岳婷婷算是偶遇,但是她对你死不死心还是个未知数。”宁俊琦一本正经的说道。
  “我……”楚天齐只说了一个“我”就不说了,拉开屋门走了出去。他知道在这件事上,自己就是“秀才遇见兵—有理讲不清。”
  楚天齐回到办公室,脱下白衬衣,赶忙放进盆里,用水清洗。费了半天劲,也没洗尽,干脆就这样把它晾起来。然后躺下休息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而宁俊琦却失眠了,因为心事而睡不着。

  她没想到,楚天齐何阳之行,竟然遇到了这么多的事,而且人身安全还受到了两次威胁,甚至被四支手枪指着。要不是他功夫了得,要不是他思维敏捷,要不是他运气极佳,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想起来就让人心疼。
  他回来怎么就没说呢?让自己误会了他,给他脸色,他心里肯定也不好受。想到这里,她“扑哧”乐了:自己也没给他解释的机会呀!
  他确实是个真男人。他不但在车上对他人仗义相助,而且就在他自己面临困境,生命都受到威胁的时候,仍然没有屈服,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他也真是个有福之人,坐一趟车就遇上了何氏药业大小姐,而且还帮助了人家,这才有了何氏药业的考察之举,从而签订了意向协议。
  如果不是漂亮小妞遇到危险,他会出手吗?他肯定会,只不过对对方的帮助力度可能会打一点折扣吧。
  想到何佼佼这个小姑娘,宁俊琦喜欢的不得了。这个小女孩不但懂事,而且心思细腻。
  何佼佼在临走时,和宁俊琦说了一番话,都是关于楚天齐的。她明确表示,自己对楚天齐只是一种崇拜,很纯洁的崇拜,而且把他视做兄长一样。她还要宁俊琦把握和他的缘分,并且煞有介事的说她会看相,说他们有夫妻相,也有夫妻的缘分。这个小女孩还真敢说,自己想想就脸红。
  细细回想一下,自己和他相处的时候,真的像是情侣一样。两人会同喜也会同忧,自己会因为其他女孩而吃醋,还会向他使小性子。而他总会牵就自己,并且会尽量去解释自己对他的误会。

  他这个人身手了得,却从不恃强凌弱,更不在人前显摆。他有功夫,却不鲁莽,而且心思还很细腻,把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
  他在对待自己的时候,还非常体贴,自己在乘车时睡着了,他会及时把羽绒服盖在自己身上。自己只要一哭,他就没辙了,总会千方百计哄自己开心。
  他现在比以前更成熟,更对自己宽容了。就拿这次他从何阳回来,自己不听他的解释,他没有像去年那次拂袖而去,而是给了自己时间去辨别这些事情。就是这样,他依然没有因此影响工作,而且还总是想着和自己修复关系。如果是刚认识那会,说不准他早又来火了,像个小犟驴一样。
  以前俩人在平时相处时,尽管有时像是男女朋友一样,但大家都没有点破,自己也就顺其自然,没有刻意去想什么,也没有刻意去做什么。这次被何佼佼当面点破,他肯定会想到这个事,而自己心里也不淡定了,乱了很多。真不知道是该感谢她,还是该怪她多事呢?

  怎么也不能怪这个小师妹,她不但明确表示她不会对他有想法,而且还帮自己和他撮合,这是多么懂事的小姑娘呀。如果那几个女孩都像她这样懂事,自己哪有这么多烦恼呢。当然了,柳文丽也和她一样懂事。最不懂事的就是文丽的那个表妹—岳婷婷了。
  自己现在能和他谈恋爱吗?自己家里能同意吗?自己对他了解的够吗?他的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呀?
  自己还没想好,那接下来该如何与他相处呢?还继续顺其自然吗?可是现在已经不自然了,尤其是被佼佼捅破这层纸后,更不会自然了。
  如果,如果要是和他谈呢。那马上就会面临一个现实问题:乡长和副乡长谈恋爱,可以吗?虽然组织上并没有明令禁止,可是毕竟是一个单位的上下级,时间长了的话,组织不会不闻不问的,到时肯定会找去谈话,最后还会调走一个。如果真那样了,又该怎么办呢?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呢?”宁俊琦芳心大乱,久久不能入睡。在天快亮的时候,才勉强睡去。
  楚天齐休息的非常好,第二天起来,感觉神清气爽。吃过早饭后,他办了一会儿公,正要找杨大庆,杨大庆却自己过来了。
  “大庆,我正要找你呢。你是不是也来说新型农业经济合作社的事?”楚天齐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