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18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自然界,一个猴子拼命的想成为一个猴王的目的是获得与所有的母猴的交往的权利,在猴子的群体里,只有猴王有与母猴的交往权。在猴子的群体里,母猴是都不愿意和非猴王在一起的;而在人类中,与此类似,女人都不愿意和自己看不上的人相处的。
  男人们拼命的想证明自己是最棒的、最出色的、最有钱的、最有实力的、最有地盘的、最有威望的,其直接的目的就是为了争取与更好的女性的交往权,女性为了证明自己是最美丽的其目的也正是为了取得“猴王”的青睐。
  但这并不是说,只有男人这样子,而女人,也是有这样的心理的,否则,也不会有为爱情打情敌的女生了,也不会有为了权利地盘抢得死去活来的武则天了。
  无论男人还是女人,都渴望出人头地,都希望别人认可自己的能力是很强的,都希望别人把自己看成是最重要的,希望证明自己比任何人都强,或证明自己不比别人弱。在基本层面上,男人和女人的猴王心理是几乎一致的,相同的。

  但男人的猴王心理和女人的猴王心理在外在表现上却相差甚远。为了证明自己是最强的,最重要的,最有实力的,男人们的普遍选择是追求和拥有更多的财富、权利、学位和自己的势力,比如说拥有比别人多的朋友或弟兄,以及拥有更多的地盘和女人,这是一个男人能够证明自己是强者的重要标志,对一个男人而言,拥有越多的财富,就越能够证明自己是强者。
  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或者至少拥有趋向于拥有最多的权利是一个男人能够证明自己是强者的标志,成吉思汗的最著名的一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征服女人,征服世界是我的至高梦想。征服世界,这是多么狂妄的一句话,对成吉思汗而言则是对他自己能力的一种极为强烈的肯定,而这正是他猴王心理的表现,他说在天上只能一个太阳,而在地上,也只能有一个最强者,地上只能有一个最强者,这个最强者就是他自己,这仍是他强烈的、排他性的、惟我独尊的猴王心理的表现。

  女人,则与男人有所差别,这个差别就是女人的猴王心理所关注的重心是自己与其她女人相比是不是最漂亮的,最有魅力的,最让男人动心的,她们最关心的是自己的衣服,外表以及自己在男人心中的地位,女人们在自己的外表,如衣服、化妆品、装饰品等等方面非常舍得花钱,几乎是不惜代价地花钱,为的也就是被别人看得起、被别人称赞、被别人羡慕、成为最有魅力、最美丽的女人。
  女人最关心的问题,在拥有自己的男人之前:自己在男人中受欢迎的程度,和自己与其他女人相比是不是最有魅力的和最漂亮的。而在拥有自己的男人之后,女人最关心的就是自己在自己男人心中的地位,即自己男人对自己的忠诚度。女人这个时候会不断的要求自己的男人把自己看成是最重要的,不能够容许自己在自己男人心中的地位由最重要的降低一点,哪怕成为重要的而不是最重要的也不行,他们就是这样,独霸着自己丈夫的所有的爱而不能够容许自己的男人对其他女人有一点点的青睐。任何一个女人都希望自己能够牢牢地用自己的魅力抓住自己的男人,让他们百依百顺,把自己视为是世界上最重要最具有魅力最特殊的女人是女人中的极品。

  一席包身红短裙,极致魅惑。
  当看到薛明媚在维斯面前这么展示自己的魅力,我更是心里不舒服。
  跟着他们身后,我眼睛里要喷出火。
  气死我了,为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薛明媚会跟了这家伙!

  我不否认,维斯很厉害,很强大,环城帮也是一个比西城还大的帮派,但是,薛明媚为什么要跟了这么一个人。
  实际上,我觉得,薛明媚无论跟谁,我都心里不舒服,除非她跟我,我才舒服。
  我永远记得她的话,如果出来了,嫁给我。
  而这句话,早就散在风中了,看到的,只是她对另一个男人的千娇百媚。
  他们两个进了刚才出来的那个包厢。
  我走到了他们包厢门口。
  我心想,妈的,我要不要直接找人,来堵了他们,揍了他们一顿,然后拉着薛明媚走人,问薛明媚为何这么对我?
  就算问不出什么,就算薛明媚什么也不说,我也想这么干!
  可是,这样子真的好吗。
  我掏出手机,看着陈逊的手机号码。
  我想知道薛明媚到底怎么想的,我还是不甘心。
  好,找陈逊,让他找人过来。
  我看着陈逊的号码,正要按键拨过去,那包厢门突然开了,两个人一下子就把我拉进去了包厢里面去。
  然后他们关上门,其中一人一脚直接把我踹飞到里面中间。
  我趴倒在地,急忙的爬起来,一人又一脚踢过来,我还没抬头看,几个人围上来,拳**加。
  我抱住了头,缩成了一团。
  一个声音道:“停手!住手!”
  这是薛明媚的声音,在监狱里,我也听到过她让手下这么住手的声音。
  几人住手了。

  走开。
  我慢慢的把手放下,全身都疼。
  我抬头看。
  包厢是个大包厢,包厢里面,有一些人站着,那应该是薛明媚和维斯的打手。
  而维斯和薛明媚,坐在沙发上,他们的右侧,是另两对看起来和他们年纪相仿的。
  他们是来聚会了,出来聚会,还带着打手。

  维斯问薛明媚道:“为什么住手?他是后街的,是龙王的好帮手。”
  薛明媚说:“他毕竟帮助过我。”
  维斯说:“可现在是我们的敌人。”
  薛明媚没说什么了。
  维斯站起来,走过来,问我道:“从刚才出去,就从墙壁的小镜子中发现你一直跟着我们,说吧,为什么跟着我们。”
  我其实是跟着薛明媚的,可我怕说跟着薛明媚,会给薛明媚带来麻烦。
  薛明媚让他们住手,说明了,薛明媚其实不会让他们打死我的。
  我说:“想抓了你。”
  维斯转头对薛明媚说道:“看这家伙,他是这么想的。”
  维斯问我:“报复?帮龙王出头?灭了我们,就能灭了环城?”
  薛明媚问:“他一个人,怎么抓我们。”
  我说:“打电话叫人。”
  维斯说:“你这么老实,也不怕我整死你啊。”
  我说:“整死吧。”
  我倒是要看看,薛明媚会不会救我。
  不过这样赌,风险也很大,我很快就能又遭受皮肉之苦。
  维斯说:“好。我满足你。”
  他对手下一挥手,手下们过来了。
  薛明媚站起来走过来:“住手!”
  维斯说:“你和这小子关系不一般,现在是还有那种关系吧。”
  薛明媚把我扶着了起来,回头对维斯说:“我会和你解释的。”

  维斯盯着薛明媚,目露凶狠。
  薛明媚把我扶着,出了包厢,然后,扶着往前走,走到了走廊的消防通道尽头,那里有一扇窗。
  日期:2016-05-19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