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7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楚天齐的话,董英杰自然停止了说话。
  楚天齐引领着宁俊琦向戏台的后门走去,因为戏台的台口有一米五、六高,一个文雅的女乡长是不可能从台口直接上去的。
  台下的老百姓不明白发生了什么,有的人已经迈动脚步准备走了,现在也收住了脚步,开始观望。好多人则议论起来:
  “怎么了 ?”

  “发生什么事了?”
  “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
  “哎,哎,快看那个漂亮的女乡长上台了。”
  此时,宁俊琦已经从后台的小门上去了,小门处有上人台阶。因为宁俊琦的上台,台下安静下来,好多人都望向了她。
  宁俊琦在台口处站定,从董英杰手中接过话筒。她向台下扫视了一圈,笑着说道:“乡亲们,刚才董庭长说的那家伸出援手的企业,也就是何氏药业,离我们并不遥远。因为”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然后激动的大声说道,“因为何氏药业的老董事长何兴昌先生,就在我们活动现场,让我们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何先生讲话。”
  什么?什么?人们都有点不相信,不相信那么大公司的老董事长会在现场。有的人也在怀疑,不是他们设计好的吧?否则也太巧了。

  此时,何兴昌、何佼佼、莫北已经一同走上戏台,来到了宁俊琦身边。
  宁俊琦微笑着,把手中话筒递到了何兴昌手中,说道:“您请。”
  何兴昌说声“谢谢”,接过了话筒。
  宁俊琦退到了后面。
  何兴昌一张口说话就中气十足,嗓音洪亮,“乡亲们,我是何氏药业的何兴昌,今天能和大家说几句话,我非常高兴,也感谢大家能给我这个机会。何氏药业不像好多人认为的有多么大、多么遥远,我们也是从小作坊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是走过了上千年才到了今天这个规模。何氏药业从祖上何阳算起,到我这里已经是第六十六代了。现在第六十八代也已经长大了,就是她,我的孙女。”何兴昌说着,用手一指身旁的何佼佼,“何氏药业走到今天,能取得一些成就,主要就是秉承了两个字“良心”,我们要打造良心药企。”

  “说的好,打造良心药企。”现场叫好声响起,顿时掌声如雷。
  何兴昌继续说道:“刚才董庭长说到了晋西省的事,我们确实从昨天开始参与了,算是解了百姓的燃眉之急。但也并不是完全像媒体说的那样,我们有多么无私,多么伟大。我们是做企业的,做企业就要讲究效益,当然这个效益不光是讲的经济效益,其实更多的是要讲社会效益。
  刚才我说到了打造良心药企,这个‘良心’二字,其实是有着很丰富内涵的。就拿晋西省的事为例,我们虽然是在帮助老百姓、帮助当地政府,但我们依然不会降低任何收购标准,因为我们不光要和他们讲良心,也要和消费者讲良心,同时也要和公司员工讲良心,更要向社会讲良心。
  当然了,为了让晋西省受骗老百姓能够少受损失,公司派人以最快速度赶到了现场,把平时三倍的人手投入了工作,一些常规检测设备也运抵了现场。我们是通过和时间赛跑,让老百姓损失更小,却不能对原材料质量标准降低要求。”
  “好,说的好。”老百姓再次鼓掌打断了何兴昌的讲话。
  “我们在选择合作商时,确实很严格,有时甚至很苛刻,对合作方企业与产品设置门槛很高。但并不是说我们就高不可攀,和百姓有多远,因为我们本身就是老百姓。”何兴昌娓娓道来,不急不徐,“我们能到这里来,也是一种缘分,这要感谢副乡长楚天齐。”说着,他停下来,用眼睛寻找楚天齐。
  台下的群众也在寻找楚天齐。人们发现,楚天齐正在后台小门处站着呢。

  楚天齐冲着何兴昌笑了笑,又冲着台下挥了一下手,并没有走到台口处。
  何兴昌冲着楚天齐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对着台下继续说道:“因为巧合,楚天齐帮助了我孙女,所以我们也想对他有所帮助。我们了解到,他去何阳市是为了大家地里种的药材。于是,我们没有向他透露任何信息,而是派人悄悄来到这里,公司员工在各个村转了三天,最后把考察结果带了回去。公司在确定你们的药材基本符合质量要求后,我又和莫会长来到了这里,我俩也确认药材质量过关,这才通知我孙女过来,我们也才和楚乡长见了面。”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

  何兴昌继续说道:“之所以这样做,有我们的原则,即‘一切按规矩办’,我们不能让私人感情代替商业流程。所以,我们不会因为楚副乡长曾帮助过我们而降低任何谈判条件,但我们也绝不会用所谓的‘店大欺客’难为你们,这一点请大家放心。”
  对于何兴昌刚才说的这些话,有的人不是特别明白。但大家都清楚了何兴昌说的意思:公平合作。
  “今天有机会参加乡里普法宣传活动,我深感荣幸,同时也很赞赏这种做法。今天的活动主题是‘农村经济合作’,是指导大家在经济合作中擦亮双眼,多学习法律知识,以免在以后的合作中吃亏上当,这很好。其实,今天的活动也点出了一点:一切按规矩办。”何兴昌说到这里,停了下来,转头看向宁俊琦,“宁乡长,我今天代表公司表示愿意和你们合作,你们愿意吗?”
  宁俊琦不加思索的说道:“愿意,非常愿意。”
  台下众人也跟着喊:“愿意,愿意。”
  “好。”何兴昌对着话筒道:“那我们今天会和乡里签署一个意向性合作协议。但是,意向性只代表有意向,并不代表肯定合作。至于能不能成功,就看我们接下来的谈判了。而且,在正式谈判前,我们公司有一个条件。”
  台下众人一听,都不禁想到:还说不会“店大欺客”,这不就来了?不知道会提出什么苛刻条件。
  “我们公司的条件是:真正谈判的时候,我们必须是和直接的生产者谈,而不是乡政府,也不是村委会,更不是和一个一个人的谈。”何兴昌说完,看着大家的反应。
  大家都懵了,被这个老头的话给说糊涂了,有的人更是自以为是的认为:看见没,说了半天,谁也不跟谈。
  何兴昌一笑:“大家觉得纳闷吧,不禁要问:那跟谁谈呢?我来回答大家,因为我们这是商业合作,是经济行为,所以必须经济实体对经济实体。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和一个类似企业的团体谈,比如:新的农村经济合作组织。”
  好多人都明白了何兴昌说的是什么了:这不正是乡里要求各村成立,大家都不积极,也不愿意成立的合作社吗?原来,没有这个还不能合作呀?

  “为什么有这个要求呢?因为这已经是农村经济合作的常规做法。因为这个经济组织,是由利益相关方组成的,所以才能代表大家的利益。而且我们公司员工前几天来的时候,遇到了一件事,这件事和大家也有关,这让我意识到要合作必须成立这样的经济组织。”何兴昌说到这里,停了下来,向下面看了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