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80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好,书记,那我明天几点过来?”丁二狗问道。
  “办公室到时候会通知你的”。石爱国坐回了自己的椅子开始办公了,丁二狗很知趣的没有问去哪里调研。
  开车出了门,本来想直接返回公丨安丨局的,但是站在市委大楼上看到的那个纺织厂让丁二狗心中一动,车到路口一拐弯,就进了纺织厂所在的街道,这里的街道也和纺织厂一样,显得很破败,很明显,这里不是居住区,也不是休闲区,以前的繁华是因为这里有纺织厂,有几千名工人在这里上班,可是一旦这种厂子倒闭之后,很快就衰败了下来。

  厂子大门前有几个老头在冬日的阳光里下棋,大门只有一小扇门供人员出入,丁二狗将车停在一边,然后步行到了大门前,正想进去的时候,被人拦住了。
  “年轻人,干什么的,这里是纺织厂,不让进,快走吧”。一个老头拦住了丁二狗道。
  “哦,我是市公丨安丨局的,听说这里盗窃事件很严重,所以过来看看”。丁二狗说道。
  “公丨安丨局的?我们这里没报案啊,老何,这里有个公丨安丨局的要进去,你过来看看处理一下”。看门的老头朝下棋的一堆人喊道。
  “让他等着,我这盘棋要赢了”。人堆里有人喊道。
  “看见了吧,等着吧,老何批准你进去,你就进去,不然的话,谁都不能进去”。看门老头说道。
  丁二狗无奈,他只得站在门口等着,看见厂区里的蒿草一人多高,到处都是散乱的铁棍和其他一切废弃的东西,丢的到处都是,看样子里面好长时间没人进去了。
  “谁找我,什么事?”何大奎在丁二狗身后喊道。
  “老何,这个同志说是公丨安丨局的,想进去看看,说我这里盗窃严重,你说怎么办?”
  “盗窃严重?谁报的案,我们怎么不知道,再说了,你说你是公丨安丨局的,我们怎么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何大奎瞥了一眼丁二狗说道  。
  “您老就是何厂长吧,久闻大名啊,这是我的工作证,请过目”。丁二狗拿出自己的工作证交给了何大奎道。

  “我眼睛花了,看不清,你说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吧?”老何看了一眼工作证的皮,但是并没有接过去,让丁二狗很是尴尬。
  “我就是想进去看看里面的情况,可以吧”。
  “好吧,我陪你进去,让你看看里面是不是盗窃严重”。何大奎很生气的说道。
  丁二狗求之不得正想私下里和这个老厂长聊聊呢,关于湖州纺织厂的事,这事在湖州传的很神,所以今天石爱国提到了这个纺织厂,这才让丁二狗对这个地方感兴趣了。
  丁二狗和何大奎两人走在厂区的路上,但是并没有像丁二狗说的那样盗窃严重,虽然厂区很破败,可是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只是有些房子已经是东倒西歪了,虽然门上都上着锁,可是锁都锈的恐怕就是用钥匙也打不开了。
  “何厂长,这里这个样子多长时间了?”

  “十年了,唉,纺织厂倒闭十年了,这十年来,来了很多像你这样的看看的人,但是看后都被我赶走了”。
  “为什么呀?”
  “没一个是想搞纺织的,都是想拿这块地搞什么房地产,那不等于将纺织厂彻底废了吗?”老头说着话,气的山羊胡子一撅一撅的。
  “老爷子,你的意思是想在这里继续搞纺织厂?”丁二狗觉得这老头的脑子坏掉了,这都是什么年代了,在这里搞纺织厂,这不是胡闹吗,就是搞纺织厂的话,也不可能在市中心这里搞纺织厂啊。
  “唉,其实我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是当时纺织厂倒闭时,市里没出一分钱,就把工人推向了社会,这些年,这些工人找到了各式各样的谋生门路,但是有些人也是背井离乡,妻离子散,当时我向市委提过意见,但是没有人理我们,好吧,你们不理我们,这块地你们也甭想动。”何大奎愤愤的说道。
  亅亅亅 
  “那你现在的意思是?”丁二狗感觉到这个何厂长简直有点固执,明明知道这是不可能的,还非要叫这个劲。

  “其实我也知道,这块地迟早是要被政府拿去开发的,我就是想给厂里的职工多争取点权利,不能便宜了那帮王八蛋,挖社会主义墙角还不算,还要把肉都装到自己碗里,哪有那么好的事。”
  “现在这块地成了湖州市脸上的一块伤疤了,不处理也不行了”。丁二狗叹息道。
  “我知道,听说这次要开发房地产的是市委书记的小老婆,这回后台还是很硬啊,以前的时候是市委书记的儿子,让我搞回去了,还有从这个厂里出去的混蛋加流氓赵庆虎,也被我搞怕了,现在这个市委书记的小老婆,我看看她有多大的道行”。何大奎口无遮拦的喊道。
  “何厂长,这事你听谁说的,有人找你了?”
  “是啊,昨天有个省城的小白脸过来看地了,让我骂回去了,他说的,你也是市里的人,有没有这回事?”何大奎反问丁二狗道  。
  “呵呵,何厂长,我是管治安的,又不是管土地开发的,我来也只是问问这里的治安情况,如果没事,我就先走了,对了,你们的要求和市里提过吗?”丁二狗随意问道。 
  “没有,也没人和我们谈哪,他们都在装逼,我们也装,如果他们来硬的,我们还会上北京,我们还是信北京的干部说话管用,湖州的这些玩意,没一个好东西”。何大奎张口就骂,连丁二狗也扫在了里面,丝毫没有什么面子。

  丁二狗也是一惊,这么快就传开了,看来萧红的保密工作做得并不好,而且像这样的事,是越隐秘越好,现在居然有人到这里来和纺织厂的人说这个地方要开发,而且还打着萧红的旗号,看来这不应该是萧红的作风,她该明白这个道理,可是那个省城来的年轻人是谁呢?
  就在丁二狗感到疑惑的时候,在湖天一色度假村的一个豪华包间里坐着三个人,一个是蒋海洋,一个是罗东秋,另外一个人居然是市局纪委副书记林志生,林志生频频向两位举杯敬酒,但是看上去每一次都是林志生酒到杯干,可是蒋海洋喝得很少,而罗东秋几乎都是不喝的。
  不一会林志生就撑不住了,起身向外面的公共洗手间走去,包间里有洗手间,但是林志生感觉自己要呕吐了,所以干脆出了包间,不然的话很不好看。
  “海洋,这个人可靠吗?”罗东秋问道。
  “嗯,可靠,放心吧秋哥,我在湖州公丨安丨局本来是关系很硬的,但是这一下,被那个叫做丁长生的家伙三下五除二,谭大庆不知所终,贺斌到现在还在里面,而且兰晓珊那个娘们是个严重的心理变态,没办法,我只能是重新培养了,这个林志生不错,回头你给石爱国打个招呼,看看把林志生提拔成纪委书记,这样,我们在市局也有个眼线”。
  “纪委书记不是没空缺吗?”
  “我得到可靠消息,兰晓珊要出任政委,所以这个纪委书记就空出来了,这也是一个机会吧”。蒋海洋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