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9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直到后来,她实在是分不清自己到底是喜欢还是方案,或者是喜欢多一点,可是现实又是不可接受的,正是在这样矛盾和纠结中高超了一次又一次,让她疲惫不堪,丈夫的遗像在她的眼睛里越来越模糊,直到自己沉沉睡去。
  早晨醒来时,身边的蒋玉蝶不见了,丁二狗躺在舒适的红木大窗上,昨晚从那间密闭的房间里将蒋玉蝶抱了回来,然后在这张大窗上又开始了新一轮的结合,直到蒋玉蝶真的晕死过去之后丁二狗才罢休,对于这个女人,平时高高在上,好像是女神一样,而且对着镜头侃侃而谈,现在丁二狗居然将这样一个女人搞的神魂颠倒,这也是一种满足感。
  此时的蒋玉蝶并没有走远,而是在她的丈夫刘海生的灵位前跪着,双手合十:“老公,原谅我,我也是没有办法,我们的事还得继续下去,如果不继续的话,我们的家人都将会死,你走了倒是好了,他们逼着我去做,我不做的话我们家人都没有活路,虽然你的仇报了,可是这一切还没结束,不过,你放心,我知道该怎么保护自己,我找到了新的靠山,我相信他,放心吧”。磕了一个头后,将一炷香按在了香炉里。

  “起来了,尝尝我做的早餐”。蒋玉蝶看到丁二狗下楼来,笑道。
  “昨晚那么累,就歇一会呗,还起这么早干么?”丁二狗伸了一个懒腰说道。
  “唉,不是说要做人家的情付吗,总得有个样子吧”。蒋玉蝶可怜兮兮的说道。
  “哎呦,进入角色这么快,不会吧,我尝尝”  。丁二狗伸手拿起一块鸡蛋饼塞进了自己的嘴里。
  “哎呀,你刚起来也不洗手,多脏啊”。蒋玉蝶皱皱眉递给丁二狗一张湿巾说道。
  “脏,我昨晚又没有摸什么东西,不是你的味道就是我的味道,昨晚你吃的时候还是很卖力的,也没见你说脏啊”。丁二狗促狭的说道。
  “唉,你这个人,真是不要脸啊,怪不得肖寒说你这个人哪儿都好,就是脸皮太厚,不容易扎透,看来她是对你早有领教啊”。
  “算了,不说了,不错,很好吃,来,亲一个”。丁二狗一手抓过蒋玉蝶说道。
  “哎呀,我还熬着粥呢”。蒋玉蝶说道。
  “那好吧,我们一块熬粥去”。丁二狗从蒋玉蝶身后抱住她的腰,俩个人就这样一前一后的走到了厨房里,蒋玉蝶虽然说在熬粥,其实就是一个借口,熬粥有什么好看的,不就是自己熬着吗,所以在厨房这么私蜜的空间里,丁二狗又岂能老实的了呢。
  “求你了,不要了,昨晚,昨晚做的,我还疼呢”。蒋玉蝶撒娇道。

  “是吗,那就不做了,可是闲着也是闲着,哎,那是什么油啊?”丁二狗指着灶台上一个小瓶问道。
  “香油嘛,我刚才煎鸡蛋饼时放了一点”。蒋玉蝶不知是计,伸手拿了过来递给了丁二狗看看。
  “哦,我说呢,还很香呢,对了,姐,你知道这香油的妙用吗?”丁二狗笑的很是阴险,让蒋玉蝶感觉到了一种危险。
  “不知道,不就是吃吗?”蒋玉蝶说道。
  “还有一种效用,你看看”。丁二狗说着放开了蒋玉蝶,但是倒了一点香油在自己的掌心里,然后拉下了自己的睡裤,在他的狗东西上抹匀了,蒋玉蝶这个时候知道丁二狗说的妙用的意思了,侧侧身子想跑,可是被丁二狗一下子抓主摁在了灶台上,等她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时,丁二狗的狗东西已经顺着旱道长区值入了。
  亅亅亅 
  丁二狗一直到早晨十点才进办公室,这个时候刘振东已经找了他三次了,但是刘振东这个人很有意思的是,他一直都没有给丁二狗打电话,好像是有事很急的样子,可是只是到丁二狗的办公室看看。
  “丁局,你可算是来了,马桥三吐口了”。刘振东兴奋的说道。

  “是吗,怎么样,谁让他跟踪后康明德的?”丁二狗问道。
  “葛虎,他是和葛虎直接联系的,所以这个案子基本上肯定是葛虎所为”。刘振东兴奋的说道。
  “娘的,虽然我们一直也是假设是这个人做得案子,可是现在湖州都知道葛虎跑路了,所以也不排除马桥三是往葛虎身上栽事,振东,这件事你怎么看?”
  “丁局,我想了想,这种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是是葛虎作案的可能性更大,怎么说呢,葛虎是蒋海洋的人,而蒋海洋和康明德一直都是很铁的哥们,而且财政局那边那一千万不见了影子,我们是不是可以假设一下,康明德将那一千万借给了蒋海洋,到康明德离任审计时过不去了,所以找蒋海洋拿回这笔钱,可是蒋海洋翻脸不认人了,根本就不打算还了,那么灭了康明德的口倒是一个好办法”  。刘振东分析道。

  丁二狗听刘振东如此分析,也觉得有几分道理,可是这件事还得仔细考虑,虽然葛虎早就全国通缉了,但是一点线索都没有。
  “那么根据马桥三的供述先定凶手是葛虎,再发一次协查通报,再申请一次全国通缉,我就不信这小子一直都那么好运”。丁二狗咬牙道。
  “嗯,好,我这就去办,可是还有件麻烦事呢,刘冠军的案子到了,我们什么时候去见一见他,我听说他母亲天天到看守所看他,这样下去,还有什么保密可言,不都泄密了吗?”
  “什么?他母亲能见到他?”
  “是啊,虽然是听说,但是估计是真的,都给区委书记夫人几分面子吧,更何况李道贤那个混蛋以前和谭大庆是一个鼻孔出气,虽然谭大庆不在了,我相信他的脾性改不了。”
  “走,你要是现在有时间,我们去看守所吧”。丁二狗刚进办公室就又站了起来,也多亏是他身体好,要是一般人昨晚那样子消耗,今天肯定站不起来了,而开始丁二狗还是虎虎生风的样子。
  湖州看守所位于城东的外环路以外的一个村子边上,紧挨着去省城的高速路,距离市公丨安丨局也就是二十分钟的路程。
  “丁局,刘冠军这个案子不好办,阻力比较大,我们市局接过来不是好事”。刘振东边开车边看了丁二狗一眼说道。
  “没办法,这个案子涉毒,而且我想将雷震的案子翻出来重新调查,可是没有头绪啊,说不定这里就是一个缺口,我听说湖州的度品交易额很大,缉毒那边又打报告要人了,但是我也没见到缉毒那边破几个案子,你认为这些度品的来源地在哪里?”丁二狗问道。
  “其实我和雷震当时调查的时候似乎有些眉目了,最惊险的一次是几乎将湖州贩毒团伙成员一网打尽,可是还是跑了几个,而且当时有几个人都是受了很重的枪伤被贩毒分子架着跑掉了”。刘振东说道。
  “为什么还会跑掉,安排的人有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