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3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会场内一阵沉默,钱江柳的脸色不由沉了一些,目光扫视一圈,然后落在赵全德的身上。赵全德是他的亲信。但此刻,赵全德却低下了头,不敢回应钱江柳的目光。
  钱江柳脸色不太好,嘴唇抿得很紧,一条线像是诉说着他心里的憋屈。忽然,他看向梁健,开口问到:“这件事,梁书记怎么看?”
  梁健正等着他这句话。微微一笑,不疾不徐,转头示意坐在角落里的小沈将一份份的资料分给了在场的所有常委。看着在场常委看到资料首页上的题目后,纷纷微变的颜色,梁健心里忽然就觉得有那么点小得意。
  不过这种得意很快就被他打碎了。权力是好,却不能沉迷。手段要有,却不能依赖,更不能引以为豪。这是曾经一位前辈跟梁健说过的话。梁健一直铭记在心中。
  他定了定神,开口说道:“关于钱市长刚才提出的这个方案,确实不错。永成钢业的重要性想必大家也都明白。如今杨永成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不能光痛惜,这接下去的问题也是迫在眉睫的。阿强重工确实是十分好的一个选择。但我认为有时候选择多一点,也未必是件坏事,大家说对不对?”
  梁健话音落下,就有人跟了上来:“梁书记,这份材料里提到的江中正方众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是什么企业?在哪里的?”
  梁健看了他一眼,笑答:“关于这个企业的事情,李端同志比我熟,就让他给大家做一下介绍吧。”说着,看向李端。李端点点头,然后将江中正方的情况娓娓道来。
  此时,钱江柳的脸色已经不太好了。
  等李端说完,梁健跟着接上:“大家把手里的资料翻到第九页。上面是江中正方可以提供的并购条件,大家可以看一下。我认为相比较于阿强集团提供的,是要高很多的。“
  梁健话音落下后不久,陈婷婷忽然抬头看梁健,问:“梁书记,我听刚才李端同志说这个企业是宁州的。虽然说永成钢业出了这种事情,在并购价格上,肯定是会往低走,但是没有一两亿,估计也拿不下来吧?如果这个江中正方真的能够并购永成钢业,那么财力肯定是十分雄厚的。那为什么,我都没有听说过?“
  陈婷婷一边说一边看着梁健,神情冷静,目光也是毫不退让的。梁健心底有些惊讶,这陈婷婷素来谨慎,一直奉行明哲保身的原则,在梁健和钱江柳之间,她也没有和谁走得特别近一点。可今天这是怎么了?
  但惊讶归惊讶,疑惑归疑惑。这陈婷婷的问题,梁健还必须得好好的回答,否则刚刚梁健用优厚条件给江中正方树立的良好形象就会崩塌。而梁健对于江中正方虽然做了一定的了解,但因为时间紧张,这个正方到底能有多少资金,他却也是不清楚的。
  梁健不能不回答,而且还要正面的回答。他搜罗了一下脑海里那些关于江中正方的信息,回答到:“江中正方这个企业全名叫做江中正方众筹投资有限公司。众筹这个概念,是近两年刚刚兴起的一个概念,但我相信大家都是有所了解的。江中正方这个企业的背后,联系着四家江中十大支柱企业。具体的情况呢,我也不是很了解,毕竟是人家企业内部的事情。但江中十大支柱企业的实力,我们都是比较清楚的。江中正方背后能有这其中四家作为支撑,我想资金问题应该不是困难。”

  陈婷婷没了话说。
  但陈婷婷开了一个头,有些人就有了信心和勇气。常务副市长虽然这两年和钱江柳因为某些事情上意见的分歧稍微关系远了点,但毕竟还算是和钱江柳一个阵营的。何况,‘敌人’还是梁健。
  他说:“我认为,虽然资金数量上没有困难,但是这个资金不够稳定。而且,这家企业是宁州的,而阿强重工是永州的,我们为何要舍近求远?虽然说,阿强重工在并购条件上是比江中正方要差一点,但相差也并不大。而且这个东西可以谈嘛,也并不是说就定死了。梁书记不满意,把阿强重工的负责人谈谈就是了。对不对?“
  许是说得有点兴奋了,这常务副市长的话到了最后一句就说得有点又是分寸了。梁健看了他一眼,淡声说道:“你什么时候听到我说对阿强重工不满意了?“

  常务副市长微微一愣,脸色顿变。梁健扫了他一眼,说:“召开这个常委会是为了讨论永成钢业的去向问题,我希望大家就事论事,不要带入个人情绪。我知道,有些同志对我有些意见,认为我年轻,扛不起永州这座大山。但无论最后能不能扛得起,永州这座山已经在我肩膀上了。你们有意见,不赞成,可以去向省里反应,我绝不会阻拦。但在这种讨论正事的会议上,我希望你们能摆正心态。还有,我提出江中正方的这个并购案,只是想多个选择。至于到底是阿强重工,还是江中正方,我们政府方面也只是做个参考意见,具体的要看他们自己。毕竟永成钢业是属于私企。我希望你们明白这一点。”

  梁健这一番话说完,常务副市长的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又青一阵,简直就像是开了染坊一般,十分好看。
  梁健没再看他。说实话,两年时间,他虽然没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对于常委会的掌控,他已经比较有信心了。
  梁健的话说完,纪中全挪了挪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没动有些酸痛的腰胯,开口说道:“梁书记的话说得不错,我们的意见,只能作为一个参考。永成钢业是私企,我们政府的手也不能伸得太长,否则被别人扣一个官商勾结的帽子,这责任可就大了。“
  官商勾结,这在如今的政治场中,是比较忌讳也是属于比较严重的一件事情。纪中全一将这个词抛了出来,本来有些蠢蠢欲动的人,就立马又蛰伏了下来。
  会场中,有静了那么一会儿。这十几个人坐在一个偌大的会议室中,原本气氛就沉重,忽然静下来,就会觉得压抑。
  气氛一压抑,有些人就不自在,就想打破这种安静。
  “这怎么能叫官商勾结!现在杨永成昏迷不醒,待在重症监护室两天了都没出来,这接下去能不能撑过去还是未知数,就算这一关撑过去了,他这可是肺癌晚期,说难听点,这日子也是长不了。他的情况,大家也清楚。这个关键时刻,我们政府要是不出面帮一把,谁来帮?这要是像老纪说得那样,怕群众给我们扣帽子,那我们还开这个常委会干嘛!对不对?还不如在办公室喝喝茶看看报来得实在,就让阿强重工和江中正方去争个你死我活好了!“听这话中的那股子痞气,梁健就知道,除了赵全德不会有其他人。只不过他刚才还怂着呢,这会忽然又出来做这个出头鸟了。

  这赵全德也是个浑人,虽然说这两年因为钱江柳的低调退缩,他对梁健也多了些忌惮。但有时候情绪上来,依然还是会不管不顾地痛快一回。梁健对他,说不上十分讨厌。
  此刻他说完,梁健微微一笑,符合了一句:“全德同志话糙理不糙。中全同志最近做事有点太谨慎了。“
  日期:2015-10-31 08: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