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70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珍珠港事件发生之后,愤怒的美国民众要求彻查责任者,除了金梅尔和肖特被免职之外,民众还需要有大人物来担纲,这个倒霉蛋就是斯塔克。1942年3月,斯塔克被解除海军作战部部长之职,其职务由欧内斯特.金上将接替。一贯亲英的斯塔克随后被调任美国驻欧洲水域海军司令、罗斯福总统驻伦敦的个人军事代表,官不小去没啥事可干,说白了就是一个闲职,也算替罗斯福和诺克斯背了黑锅。

  和斯塔克所犯错误差不多的马歇尔就幸运得多。不但屁事没有,还稳如磐石地作为陆军参谋长一直干到战争结束,并因为战后在欧洲实施的“马歇尔计划”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可谓是名利双收。连金上将都曾在战后说:“我从未能弄明白,罗斯福怎么,亦或为什么能解雇斯塔克上将,而不解雇马歇尔将军。在我看来他俩同样可疑。”这一点也可以与麦克阿瑟和金梅尔进行一下有趣的比较:同样的身居要职,同样的兵败如山倒,一个坠入地狱另一个却升上天堂。

  陆军做的比海军要稍好那么一点点。布拉顿上校曾“严令”马歇尔的勤务兵阿加伊亚上士赶紧去找参谋长,并要马歇尔立即给他回电话。可是阿加伊亚找了半天却始终没有在那条熟悉的线路上找到参谋长。
  原来偏偏这天马歇尔的兴致很高,比平时多骑了二十分钟的马,而且又是在洛克.克里克公园弯弯曲曲的小路上兜来兜去,阿加伊亚按照平时走出的距离肯定是找不到了。参谋长还兴致勃勃地骑着马跑到政府的试验农场去,这个地方刚刚开工建设一座特殊建筑,一年多以后马歇尔就会带着弟兄们搬到这里来办公。这座建筑随着在里边办公的机构在全球影响作用的愈来愈大在今天已经是名闻遐迩,大家肯定猜到了那就是五角大楼。直至马歇尔回到寓所,阿加伊亚才把布拉顿的话转告给他,这时已经是10:28了。

  马歇尔给布拉顿挂了一个电话。由于连前十三段电文也不知道,布拉顿只好在电话中把“魔术”破译的全部十四段电文以及“下午十三时通知电”向参谋长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考虑到参谋长可能是在半路上某个地方挂来的电话,——看来当时还没有来电显示,布拉顿接着说:“现在是不是让我驱车到将军挂电话的地方去,把电报带去给您亲自看一看?”
  马歇尔回答说:“不,用不着那样担心,等我到办公室再给我看好了。”
  布拉顿估计十分钟或十五分钟后马歇尔就会来到办公室,于是这段时间他就手里拿着那些破译的情报在机关大楼的走廊里等候参谋长,可是左等右等参谋长都没来。大人物马歇尔可没那么心急,今天兴致高多走了一段,有点累出汗了。他在寓所里先洗了一个澡,又慢吞吞地换了一套衣服,之后派人把停在河对岸军需大楼的轿车开来,然后才驱车前往办公室。等得实在不耐烦了的布拉顿已经跑到了大门口的台阶上。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了参谋长,布拉顿抬腕看看手表,时间已经过了上午11时。

  对昨晚以来的形势发展马歇尔是不了解的,他对分为十四个部分送来的日本最后通牒还要从头看起。已经快急疯了的布拉顿劝参谋长先看今天收到的那两份,也就是第十四段和“下午十三时通知电”。但马歇尔并没有听从布拉顿的劝告,还是从第一部分依次看起,——毛蛋孩子你知道个茄子!
  和海军那边几乎一样,作战计划部长齐罗、情报局长迈尔斯等首脑人物也先后走进了参谋长办公室。马歇尔开始一个一个地向他们征求意见。
  “你们看了这份‘下午十三时通知电’后的感觉如何?根据这份电报,对形势应该作何判断?”
  大家一致认为,这一电文显示日本似乎有这样一种企图:在下午13时或13时过后不久,将对太平洋的某个地方发起攻击。
  于是马歇尔似乎下定了决心:“各位,我确信:日本军队将在今天下午13时,或13时过后不久便对我们发动攻击,因此我决定向全军发出紧急戒备的命令。”听到马歇尔这番话的布拉顿顿觉心中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闭上眼睛缓缓长出了一口气。

  大家不约而同地把目光投向参谋长办公室墙上的时钟:华盛顿时间上午11:25。
  马歇尔拿过一张便条纸,用铅笔在上面潦草地写下了一封电文:“分别致美国陆军部队在菲律宾、巴拿马运河区、夏威夷和旧金山等地的陆军指挥官,我们尚不知道确定最后期限的意义,但必须因此从即刻起进入全面警戒状态。”
  参谋长办公室里笼罩着一种紧张而压抑的不安气氛。写完电文后马歇尔犹豫了一下,就拿起电话给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挂了个电话。马歇尔把自己草拟的电文作了一番说明后,提出能否与斯塔克联名向陆海军一起发出类似的警告。
  斯塔克接到马歇尔的电话后有点犹豫不决,他不理解马歇尔为什么要这么做,因为他觉得没有必要重新发出警告,那样会导致指挥上的混乱。但他很快改变了自己的想法,目前属于特殊时期,所以即使再次发出警告也不会对当地指挥官有什么害处。于是斯塔克告诉马歇尔:“乔治,我也觉得‘下午十三时’具有某种特殊重要性,若能紧急通知下去的话,那就请在命令陆军部队指挥官的同时也请顺便转告海军方面。”他提出用海军的发报设备发出提醒,因为在紧急情况时它既快捷又可靠。

  “谢谢你贝蒂,不用了,我想我也会尽快发出去的。”
  马歇尔放下电话后立即在原先铅笔写好的电文末尾加上了“也请转告海军部队”几个字。他一边将电文交给布拉顿上校一边吩咐说:
  “把这份电报送到发报处,用最快最安全的方法拍发给前线各指挥官。”
  布拉顿来到了通讯科长爱德华.弗伦奇中校的房间,要求中校务必“十万火急地发报”。弗伦奇虽然能大致看得懂便条纸上的那些铅笔字,但他对马歇尔潦草的字迹还是感到没把握。为了不出差错,他在布拉顿的帮助下将这份电文用打字机打印了出来。
  这份给夏威夷的电报是在华盛顿时间中午12:12分(夏威夷时间早晨6:42分,离日军开始攻击时间还差1小时13分)拍出去的。对于时间马歇尔很关心,他几次三番命令一位军官去询问电报要多久才能送达。“正在发,送达大概要三、四十分钟。”弗伦奇中校令人放心地回答道。

  旧金山、巴拿马运河和菲律宾等地区的陆军司令官都很快接到了警报,但夏威夷方面的线路却怎么都连不通。当然还可以用海军的无线电通讯联络直接向夏威夷呼叫,但弗伦奇中校却不想使用海军的设备,这是我们陆军的事干吗要用你们海军的设备?好像显得我们陆军很无能一样。后来才知道是陆军通往瓦胡岛的通讯线路恰恰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了故障。
  历史竟是如此地捉弄人,为什么暂时没事的地方电报都发出去了,偏偏是对于马上有事的珍珠港的那份电报发不出去?半年后在中途岛,南云中将派出去的七架侦察机六架都没有问题,偏偏因为故障晚起飞一个小时的“利根”号飞行员甘利洋司所负责的搜索区域就出了问题。巧合的是,由弗莱彻和斯普鲁恩斯率领的三艘美国航母恰恰就躲在这一搜索区域之内!
  弗伦奇选择了与檀香山没有直接线路的西部联合公司的设施。电报甚至没有标明“急件”,而且不是直接拍往檀香山,是先从华盛顿用有线电报拍到旧金山,同那里的美国无线电公司取得联系,然后再用无线电电报拍发给檀香山的美国无线电公司。电报拍到檀香山后,还得从位于市中心的美国无线电公司办事处送到八公里以外的谢夫特堡陆军通讯处,从这里再同副官室取得联系,最后才能送到肖特中将手里。

  因此,当马歇尔的电报历尽千辛万苦辗转来到肖特中将手里的时候,已经是日本开始攻击后的7小时3分钟,黄瓜菜都凉了。
  当时还有许多快捷的通讯方法,比如马歇尔桌子上的电话,马歇尔隔壁房间里的那架秘密电话,海军的短波无线电和专供与夏威夷联络用的FBI 短波无线电等等。可是马歇尔为什么不选用那些更加快捷的方式呢?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在珍珠港事件前后,上帝完全偏向了日本人。
  但是,他老人家并没有完全忘记美国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