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6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07 22:54:48
  (正文)
  将文件交给休尔兹中尉的克雷默随后匆匆离开白宫,由妻子驾车来到了沃德曼派克旅馆。海军部长开始研读送来的十三部分电文,克雷默则与诺克斯夫人及部长夫妇的客人奥凯斯夫妇交谈。诺克斯为电报内容及尚未看到的第十四部分的不祥含意深感焦虑,他马上打电话给史汀生和赫尔,提议并与他们约定明天上午10时召开紧急会议。
  其时陆军部长史汀生正在石溪谷伍德利的私人别墅。他本来决定周末到长岛度假的,后来他终止了这一行动。在日记里史汀生写到,“整个气氛表明,很可能要出什么事。”
  周末是休闲娱乐的美好时光,——不过老酒还要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时间来学习和写贴,就这还被师兄们催的屁滚尿流,还累并快乐着。当1941年12月7日太阳从地平线上徐徐升起的时候,华盛顿还处在安详静谧的沉睡之中。只有陆军情报局负责破译日本外交电报的通讯谍报处同往常一样正在繁忙地工作着。
  到早晨7:15为止,他们已经把班布里奇岛海军无线电所截获并传送到华盛顿的日本政府最后通牒的末尾部分——第十四部分破译完毕,这段重要的电文在发表了冗长的议论之后说:
  “显然,美国政府的意图是同英国和其他国家共谋,阻挠日本通过建设大东亚共荣圈来确立和平的努力,特别是想利用中日战争继续打下去来维护英美两国的利益。这种意图在当前的谈判过程中已经清楚地暴露出来。因此,日本政府想通过同美国政府合作来维护和促进太平洋地区和平这一真诚的愿望终于化为泡影。日本政府不得不通知美国政府,鉴于美国政府所采取之态度,帝国政府不能不认为,即使今后继续进行谈判亦无法达成最终协议,特此通知美国政府并深表遗憾。”

  日本的照会并没有说谈判破裂以后将发生什么情况,但是这个照会字里行间充满着敌意和挑衅,毫无疑义,日本这时已打算使用武力。
  海军情报局通讯谍报处紧接着破译了于清晨4:36分截获到的“下午十三时通知电”:“请把我国政府的答复于华盛顿时间12月7日下午13时正式递交美国政府,若有可能请交国务卿赫尔。”电文最后强调“之后销毁使馆剩下的密码机”。
  还在家里的克雷默少校很快就接到了远东处处长布拉顿上校打来的电话:“注意听着克雷默,情况是这样的,在最后的第十四部分电文里提出将与我们终止谈判,最后还这样写到:日本政府已训令野村和来栖于华盛顿时间12月7日下午13时把日本政府的答复递交美国政府。”
  谈到这里,两人在电话中稍许停顿了一会儿。搞情报的人往往第六感非常敏锐,他们都意识到这句话似乎有点意味深长。
  克雷默很快意识到了什么,他马上提醒到:“华盛顿时间下午13时,这就是说珍珠港那里是早晨7时30分,12月7日恰好是星期天。”
  布拉顿:“对,珍珠港是星期天早晨7时30分,你对这个问题有何想法?”

  克雷默曾经在珍珠港工作过两年,知道这个时间正是水兵们星期天吃早餐的时间,的确是防范最松懈的时候。“星期天的早上7:30,我意识到敌人有可能去袭击珍珠港”,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布拉顿之后说,“我们赶紧分头行动吧!”
  电话挂断后克雷默立即驱车到单位上班。布拉顿则直接往位于迈尔斯堡的马歇尔参谋长的寓所打电话。接电话的是参谋长的勤务兵阿加伊亚上士:“这里是参谋长的寓所,很遗憾,参谋长阁下不在家,他目前正在他经常去的地方。”
  由于迈尔斯局长怕打扰领导的美梦,陆军参谋长马歇尔对昨天发生的事情仍然是一无所知,他连前十三段电文都还不知道。这天早上,马歇尔跟通常一样于早晨6:30起床与夫人共进早餐,这是他一星期来第一次与夫人团聚。饭后他开始骑上心爱的马牵着一只白毛黑斑狗在阿林顿公园的草地上愉快地散步。通过公园的树丛,可以听到附近教堂里传来的风琴声和赞美歌。
  焦急万分的布拉顿紧握着电话筒喊道:“喂!上士,你给我听着!情况万分紧急,请你立即乘车去把参谋长找回来,叫他挂个电话给我。”
  在同一时间里,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也在自己寓所的院子里悠然地散步。相比马歇尔而言斯塔克的表现稍好一点,他在昨天晚上已经获知日本最后通牒的前十三部分内容,但他依然没有取消早上的散步计划。一直到上午10时,斯塔克才姗姗来到了海军部自己的办公室。
  此刻,传递“魔术情报”的克雷默少校和海军情报局远东处处长麦卡勒姆中校走进了部长办公室,将破译出来的日本政府对美备忘录第十四部分和“下午十三时通知电”交给了斯塔克。当斯塔克看这些电报时,作战部副部长英格索尔、情报局局长威尔金逊、通讯部部长诺伊斯等人相继来到了部长办公室。

  早就认为日本的主攻方向将是南方地区的麦卡勒姆说道:“从刚才克雷默少校送来的截获电报来看,似乎感到日本计划很快在南中国海方面发起攻击。”
  威尔金逊特别强调道:“日本政府还训令野村大使,要他在事先指定的时间内把这份电报递交美国政府。”
  斯塔克似乎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显得有点焦灼不安,他冷冷地说:“威尔金逊先生,我已经知道了,是下午十三时,对吧?”
  威尔金逊一面点头一面说:“对,是下午十三时。我们对照了这一时点的所有地方,在珍珠港是星期天早晨的7时30分,我感到这似乎有些值得怀疑的地方。”
  斯塔克环视了一下四周,大家似乎都赞同威尔金逊这一意见,他们都神情严肃地凝视着作战部长。看斯塔克半天没做声,威尔金逊鼓足了勇气向斯塔克建议:“现在是否立即用电话同金梅尔将军联系一下?”
  办公室里一片肃穆,大家都眼睁睁地看着斯塔克的手慢慢地伸向了电话机。他虽然曾一度拿起了电话听筒,但犹豫片刻又放了下来。此时是华盛顿时间上午10:15,夏威夷时间清晨4:45,离日出还有一个半小时。斯塔克放下电话的主要原因有四点:

  第一,在黎明前打断金梅尔的美梦是一种罪过,这是严重违反西方人礼仪规则的。
  第二,华盛顿最高当局不应对现场指挥官在一些战术细节问题上命令和督促他们“这样干”或“不许那样干”,这是对下属极端的不信任。
  第三,11月27日发给金梅尔的“战争警报”已足以使太平洋舰队保持警惕了。
  第四,日本人的重点在南方地区,珍珠港那地方日本人不可能去,也绝对不敢去。
  后来在关于珍珠港事件的听证会上有人问斯塔克为什么在12月7日上午不给金梅尔打电话?斯塔克说,“打电话对我来说纯粹是事后诸葛亮,至于我的不对之处就是没有做更大的努力让他们提高警惕,这种后悔是在寻找我本可以做而没做的良心。”
  斯塔克放下电话后重新拿起了克雷默之前送来的电报,边摇头边说:“电话还是不挂了吧。在这之前,我先要同总统先生商量一下,请各位暂时先回去。”大家站起身敬礼,之后带着多少有些不满的神情纷纷走出了部长的办公室。
  罗斯福不想打扰斯塔克看戏的雅兴,斯塔克也不想惊扰金梅尔的美梦,他们都是有知识有文化的绅士,但却“绅”得不太是时候,这一“绅”就“绅”掉了几千条生命,“绅”掉了一支强大的舰队,这也正是西方人的思维。今天我的老板别说这样的大事,就是一点不很大的屁事也会在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打电话把你叫起来,不但理直气壮而且还要让你觉得他是看得起你才这样叫你。
  斯塔克立即同白宫电话总机进行了联系,那边回答说总统使用的那条线路“正在通话中”。结果是,华盛顿的海军首脑机关并没有就这天清晨来自“魔术情报”方面的警告要求太平洋舰队司令金梅尔等人采取任何措施。
  日期:2016-06-07 22:57:14
  (正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