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扒我在女子监狱当管教这几年,说一说那些秘密的事》
第1415节

作者: 林洛U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这东西,能抛去吗。”
  李姗娜说道:“能。”
  她看着我的双眼,我倒是被她看着有些不好意思了。
  我说道:“来,切蛋糕吧,我不能再这里待着太久,担心引出事。”
  李姗娜说:“好。在切蛋糕之前,能不能陪我跳支舞。”
  我说:“好,能啊。可是,我并不是很会跳舞。”

  李姗娜说:“以前的交谊舞,你忘了吗。”
  我说:“我觉得我真的很蠢,有些忘了。”
  李姗娜说道:“我重新教你。”
  她说完,去开了音乐,然后走过来,握住了我的手,她开始教我跳舞。

  像那次一样,她的一只手,搭在了我的肩膀,而她的另一只手,则是拿着我的手,抱着了她的腰部,然后她靠过来,紧紧地靠着我,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让我心跳加快,我看着她的脸,她在这时候,看起来的妖艳,并不输于黑明珠,身高,体型,也是很完美,从这里看,胸前凸起就很显眼,而且,身怀绝技,能歌善舞,耀眼于世,怎能不是众男人追求的对象。
  就算在古代,李姗娜也绝对是个绝世红颜,倾城倾国的绝色女子。
  可是说到红颜,就和祸水惹上了关系了。
  历史上有很多红颜祸水的例子不用多说大家都知道,可是难道红颜真的祸水吗?如果不是纣王,唐明皇等他们自身有的问题的话,不管红颜怎么样都不至于落的个亡国的下场。红颜祸水都形容的是女性。
  漂亮的女人总是有许多人喜欢,为此大打出手者亦不在少数,如明末陈圆圆。
  还有为美女而亡国的,为西施而亡国的夫差还有杨玉环的玄宗。
  历史上漂亮女子也是有贡献的,像昭君换来的和平,貂禅虽为棋子却除掉董卓。四大美女对历史也算是好坏参半吧。只是人们多半只记得坏的东西罢了,人的思想恐怕是很难改变了。在鲁迅先生笔下,自有先生之评:我一向不相信昭君出塞会安汉,木兰从军可保隋。也不相信妲己之殷,西施沼吴,杨妃乱了唐纲的那些古老话。我以为在男权社会里,女人是绝不会存在这种力量的。兴亡的责任都须说男人的,但向来男人们,大抵会将败亡的大罪推在女性身上,这真是一钱不值的,没出息的男人。

  然而身为女子,虽尽己之能为博君一笑,不惜舍了红尘,只为一份恋,一份眷,一份情,一份真,终不能换来三生之上为盟,也等不得奈何桥前绛珠之润,也只叹情将了未了,天将明未明时,用生命做了戏码后,方知帝王侯相,连一份寻常依偎都给不起自己。落花已做风前舞,唱得梨园绝代声,如有来世,这些绝艳女子,会不会只想嫁个平淡男人,无须锦瑟华衣,只须一生为己画眉,唇齿三分浅笑,眼底七分孤傲,市井繁华被理所当然的关在了门外。世事静中见,人情淡始长。

  也怪贺兰婷,她倒不是那种犹豫的性格,但是她是极为重情义的,这样性格的人,注定了她对文浩的下不了手。表面看已经是彻底分了,实际上心里却剪不断理还乱,只怪造物弄人,让她遇到了这个薄情的家伙。
  如同王达,如同我,女朋友虽然跑了,跟人走了,实际上心里还是偶尔的想起她,就好像,心里深处仿佛为她留了一个位置,永远不可替代。
  那个人啊,就好比你走路撞上了一个电线杆,很痛,以后你走路都会绕着电线杆走,可能很久以后你都不记得撞得有多痛了,但那个电线杆永远都在。
  也许分开之后在恨不起来,毕竟回忆摆在那里,只是想起来还会不胜唏嘘,只怪自己在还喜欢的时候,没看清那个人。
  喝完了剩下的酒,我进去洗澡,洗澡出来后,找了一张毛毯,在沙发上将就了。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过去。
  在我迷迷糊糊的时候,有想上洗手间的冲动。
  我醒来,一看。
  外面的城市各种灯的光照进来,我身旁就站着了贺兰婷,穿着睡衣,风情万种的睡衣,她的香味弥散在空气中,萦绕在我身旁,光透过她薄薄的睡衣,把她的身材美轮美奂的照出来。
  我看着她,坐了起来。
  她也低头看着我。
  这不是在做梦。

  她靠近过来。
  我看着她:“你想怎样。”
  其实我在期待她的一个吻。
  贺兰婷突然说道:“你为什么在我家里!”
  我说:“我我我,我喝多了,我不是问你了吗,你同意让我睡这里的。”

  贺兰婷说:“我什么时候同意了,我没同意!”
  我说:“不是,我那时候扶着你回去睡觉,你喝多了,然后我问你,你说同意了的,可能你都没记得了。”
  贺兰婷说:“没这回事。赶紧离开。”
  我站了起来,过去开灯,凌晨三点钟,我说:“我现在离开,我去哪里啊!”
  贺兰婷说:“你去哪里关我什么事!”
  我说:“你要不要那么狠心,这时候赶走我。我先上个洗手间。”
  我跑进去洗手间,然后一会儿后,出来。

  出来后,却没见到她了,贺兰婷呢?
  这怎么像鬼一样啊。
  我走过去,看到她房间门已经关上了,是回去睡觉了。
  我松口气,幸好啊,不然她要和我吵架的话,被赶出去,我大半夜出去晃荡找地方睡觉可不好找。
  睡得很爽。
  做了一个不知道什么梦的梦,然后听到手机在响,是苹果手机的声音。
  就在旁边的茶几上,沙发旁边。
  感觉身上很重,醒来的时候,我慢慢看着身旁。
  吓了我一跳。
  贺兰婷竟然和我睡在沙发上,而且是抱着我的,腿压在我身上,手抱着我,她还是穿着那睡衣,昨晚那薄薄的睡衣。
  我一看时间,早上六点半。
  她还拿着手机放在茶几上,叫的是她的手机,闹钟的声音。
  小狗坐在旁边看着我们。
  她为什么在我身上,为什么压着我,为什么跑到这里来睡觉?
  绝对不是我抱着她过来的,肯定是她自己过来的。
  可是为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呢。

  可能睡得太死,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冤枉啊,我昨晚却是什么也没做啊。
  不管她为什么来这睡觉,我得赶紧爬起来,不要让她看到,不要让她发现,否则,她又要骂我怪我和我吵架。
  当我想爬起来,一动的时候,她睁开了眼睛,然后,两人对视着。
  寂静,压抑。
  她说道:“为什么你睡我家里,为什么你睡我床上!”
  我说:“冤枉啊,是你喝多了,我问你你让我睡你床上的。不不不,是睡你家里的,那时你喝多了。”
  这是第二次解释了,由此可见,昨晚她真喝多了。

  她还是盯着我。
  我说:“不是我睡你床上,我是睡沙发上,然后,我也不懂为什么,是你自己来抱着我睡觉的。我醒来的时候,就这样子了。”
  她看她自己,这抱着压着我,像八爪鱼的姿势,她急忙的坐了起来,然后撩了撩长发:“以后别有事没事来我家。”
  日期:2016-05-1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