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92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嗯,有时间回去看看你父亲吧,他也不容易,说实话,这几年他老的很快,一起工作的老伙计,没几个了”。汪明浩很是伤感的说道。
  “汪书记,要是没有其他的事,我先走了”。兰晓珊没有接汪明浩的话茬,起身说道。
  “嗯,我说的话你好好想想吧”。汪明浩再次说道。
  “谢谢你,汪书记,我会的”。兰晓珊点点头出了门。

  丁二狗觉的自己的到的时间并不晚的,但是到的时候蒋玉蝶已经到了,看到丁二狗进来,一招手,引导着丁二狗眼睛的方向,其实就是不招手,丁二狗也能看得见她,因为这个餐厅里没有别人,好像包场似得。
  “蒋姐,这里生意这么不好,干么选在这里啊,找个热闹的地方不好吗?”丁二狗脱了羽绒服说道,虽然客人没有,但是屋里的温度还是可以的。
  “哪儿啊,今天为了让你请吃饭,我把这里包下了,待会你结账就行了”。蒋玉蝶看着丁二狗笑道。
  “啊,蒋姐,你真舍得宰我啊,我可是工薪阶层,可不是土豪,再说了,这样的私人宴请可是不能报销的”。丁二狗不信,所以说起来也是开着玩笑道。

  “哼,你不是土豪,那谁是土豪啊,我都听肖寒说了,海阳县有个大名鼎鼎的蓝莓基地,都把中南省的蓝莓供应垄断了,听说你你在那里面有股份,有没有这事?”蒋玉蝶看着丁二狗,小嘴撇着问道。
  “那个,我们是来吃饭的,又不是来谈生意的,你不觉得这么好的氛围谈那些俗事大煞风景吗?”丁二狗一看自己的老底都被人家个给掀出来了,不由得讪讪道  。
  “呵呵没话了吧,放心吧,不让你请,这是我的店,尽管吃,想吃什么我让厨师做,还是那句话,好久没有这么帅的男人陪我吃饭了,陪我吃饭的那些男人,不是老弱病残,就是好色下流,像你这样的小白,还真是不多见”。蒋玉蝶的样子活像是一个老鸨似的品评着男人,要不是丁二狗对蒋玉蝶了解一些,差点就着了道了。
  “哈哈,蒋姐,先说好,我这人送可以,但是绝对是不卖的”。
  “哼,小滑头,你要是卖的,还有人敢买吗?”蒋玉蝶白了丁二狗一眼道。
  丁二狗并没有点菜,既然是在人家的餐厅,自己听人家的安排就是了,可是丁二狗还真是不习惯吃西餐,所以看起来笨拙的很,好几次都是蒋玉蝶凑过来手把手的教他,淡淡的清香扑面而来,让丁二狗感觉有一种软玉在怀的感觉,强制收紧了自己的心神,以免出丑。
  “蒋姐,今天还是有事要麻烦你”。吃着牛排,喝着红酒,丁二狗说道。
  “我就知道你是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说吧,什么事?”

  “我们那里有个女交警,工作很艰苦,而且家里也是……”丁二狗边吃边把戴天兰的情况说了一下,意思就是请市局拍个宣传片,然后市局上下掀起一股向戴天兰同志学习的这么一个活动,其实这对于蒋玉蝶来说都是小菜一碟的事。
  “这事好办啊,不过工作我可以做,但是呢,人选你可要选好了,要是到后面出了事,不但丢你们公丨安丨局的脸,我们电视台脸上也不好看”。蒋玉蝶强调道。
  “这个我知道,已经调查好了,身家清白,没问题”。
  “是吗,我说弟弟,你是不是看上人家了,这样一个小寡妇,可是够诱人的,你这里施舍一点小恩小惠,那里是不是就到手了?”蒋玉蝶看了看身边,然后伸长了脖子探身到丁二狗的餐具上,以非常具有有货姓的声音问道。
  亅亅亅 
  “哎呦姐,你可饶了我吧,我连这个女人长什么摸样都不知道,我就看上人家了?你这是哪跟哪啊,再说了,要是像蒋姐这样的吧,我可能会动心,但是其他的嘛,就不要提了,我的品位还是很高的”。丁二狗看着蒋玉蝶的样子,心想,你还想调戏我,不知道谁调戏谁呢,但是丁二狗真的是低估了蒋玉蝶对男人的免疫能力。
  “是吗,这话是真的?”蒋玉蝶向后一仰,离丁二狗远了一点,但是看丁二狗的眼光却是一点都不远,好像是镜头一样,虽然离得远了,但是拉的近了。

  “那当然,我们也是攻铲党的干部,还能说话不算话吗?”丁二狗笑笑将一块牛排叉进了自己的嘴巴,边咀嚼边说道。
  “那好吧,弟弟,咱能把姐前面那个蒋字省了吗?”蒋玉蝶根本就不是来吃饭的,看样子今天丁二狗是掉进了蒋玉蝶设的一个局里,因为此时的快一点花痴一般托着自己的下巴看着对面大吃特吃的丁二狗,含情脉脉,看得丁二狗有点渗得慌。
  “姐,咱能不这样看人吗,我怎么觉得自己好像是一只小白兔呢,你再这样我可是要落荒而逃了”  。
  “哼,亏你还是个公丨安丨局的局长,这点胆子都没有,真是服了你啦,我很像是一个女流氓吗?”蒋玉蝶举起酒杯像丁二狗示意,丁二狗也举起了酒杯,当啷一声,碰杯后蒋玉蝶居然一饮而尽。
  “姐,这么喝不好,伤身”。
  “没事,只要开心就好,你知道吗,我本来今天是约了人的,但是接到你的电话后我就推了”。

  “哎呦,姐,这可不好啊,人家不会生气吧,不过我很感动,请我吃个饭还包场,唉,实在是太浪费了,这一晚好几万的流水吧”。丁二狗看了看四周说道,发现这个大厅并不小,而且有几十张桌子的样子,西餐又那么贵,现在是年后,正是小青年浪漫的时候,所以一晚上还几万都是少的。
  “你不想问问我约的是谁?”
  “姐,我没有打听别人隐私的习惯,你是一个成功的单身女性,找谁那是你的自由吧,我要是没脸没皮的问你请的是谁,你说你是说呢还是不说呢,是不是,很难为情吧”。
  “唉,我发现和你这样的人聊天真是没劲,不懂得如何配合人家,要是你这样的人说相声去,非得把逗哏的人气死不可,你就不能捧一回哏?”蒋玉蝶非常不满的白了丁二狗一眼,假装生气道。
  “唉,其实呢,姐,我是想问来着,但是我就是怕自己问了,你要是不搭理我,或者是说了让我不高兴的话,我那不是自找没脸吗,所以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敢脆不问了,哪知道不问还得罪你了”。
  丁二狗这番话好像是辩解,其实暗地里是拍马屁,将自己对蒋玉蝶的仰慕说的明明白白,这让蒋玉蝶的心情一下子就好了起来,看着丁二狗的眼神都变了,要不是中间还隔着两组烛台,恐怕她会伸出手去抓他的手了。
  “你知道吗,今天其实是我的生日,要是你不来电话,我就会找一个陪我吃饭喝酒的男人,然后再回家睡觉,每年都这样,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坏女人?”
  丁二狗这才明白蒋玉蝶的情绪今天有点不对,以前交往的几次都不是这么情绪化的,唉,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会在对自己很重要的节日是变得脆弱无比,蒋玉蝶也一样,但是这个话丁二狗该如何接呢,看来今晚的确是掉进了一个局里,可是这个局该如何破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