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72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既然如此,是不是需要回去接她?
  屈胖三说你要去我也不拦着你,不过不管怎么说,都得将你家虫虫找到先,这才是正理。
  我说也是,她到底去了哪儿呢?
  屈胖三说你问我,我问谁去?不过话说回来,人家这儿早就联通了黄泉路,雪瑞过去,想必也能够自己生存,这事儿用不着太着急。
  我说这儿就废弃了?

  屈胖三说还能咋滴?对了,那小子说什么南亚五妖,你听过这说法没?
  我说谁关心啊,什么南亚五妖,还顶不过你的一拳。
  屈胖三说那是我,不是你,说句实话,如果你真的跟着畜生交起手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你凭什么看不起人家?
  我说我打不过,跑还不行?
  屈胖三忍不住又翻白眼了,说得,懒得跟你讲。
  狂鼠妖王和他徒弟阿莫的出现,只是给这一次的查探之旅增添了几分波澜而已,我们弄清楚了状况之后,没有久留,而是离开了这地洞,而我也重新来到村外,找到了在草丛之中躲藏着的老廖。
  他瞧见是我,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忧心忡忡地说道:“怎么样,事情解决了么?”
  我点头说没事了。
  说着话,下一秒我们又出现在了菜地里,老廖被我的手段弄得有些发愣,好一会儿,方才适应过来。
  接下来就是清理尸体的事情,这事儿屈胖三可不愿意干,而老廖经过刚才的变故,精神也不是很好,于是重任便全部都落在了我的头上来。
  我找村子的废墟里找到了锄头和铲子,然后强忍着扑鼻的恶臭,将菜地里面的死人坑给一一刨出来。
  这事儿倒用不着什么讲究,只是需要极强的忍耐力,老廖那旁观者都看得只吐酸水,而我却咬着牙,就是不肯歇息。
  这些人,都是寨黎苗村朴实善良的村民,我不能让他们曝尸荒野。
  凭着这样的意念,我忙活了大半夜,终于在凌晨五点多的时候,将成堆成堆的尸体都给分了出来。
  而屈胖三也闲着无事,将村子里游荡的野狗都给赶走了去。

  带我弄完,他平伸双手,一点点金色火焰从他的十指之中浮现而出,落在了那些尸体的身上去,而他则凭空悬浮,盘腿在半空之中,然后念起了超度的经诀来。
  我也有样学样,从《镇压山峦十二法门》之中挑出超度亡灵的章节来,虔诚地念着。
  如此一致持续到了第一缕阳光落入丛林之中的废墟上,屈胖三方才站起了身来。
  他与我一起,朝着那些逝去的阴灵鞠躬。

  愿你们得享安宁。
  迷蒙之间,我瞧见了那少年郎阿莫和狂鼠妖王的面容,也在遥遥地天际之上,默默地看着我们,然后转身,飞向了未知的空间里去。
  瞧见这些,我叹了一口气。
  又一个让人心中挂念的地方,消失了……
  离开了寨黎苗村,我们将老廖送回大其力之后,紧接着就前往缅北的独山蛊苗处。
  我上一次去独山蛊苗的时候,是陪着虫虫一起重走北上路。
  那次是在丛林中一路走去的,这一回倒也没有必要再遵循以前的办法,于是便乘车北上。
  毕竟那一次身边陪着的是一个娇俏可爱的妹子,而这一回,则是一胖乎乎的小崽子,心情不一样。
  路上的时候,李家湖那边打了电话过来,说悬赏令的事情,王伟国那边已经通过东南亚的各个平台和掮客那边发出去了,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竟七魔王哈多现在人已经死了,墙倒众人推,不但许多专门吃这行饭的人会加入其中,很多有心赚外快的修行者和黑巫僧,也都流露出了浓厚的兴致来。
  王伟国他们处理事情比较谨慎,也有自己的关系网,所以做起这件事情来,绝对算得上专业。
  除了这个,李家湖还跟我谈起了另外一件事情来。
  七魔王哈多身死,最重要的帮凶普桑也死在了那里,七魔王哈多麾下的势力一下子就闹翻了,大部分的手下保持观望态度,而几个自觉厉害的则直接闹起了分家来。
  而据说那上帝军创始人撸瑟托并没有死,居然逃脱了,与他哥哥约翰尼托一起,以七魔王哈多私生子的身份,竖起七魔王哈多报仇雪恨的大旗招兵买马、招揽故旧。
  另外七魔王哈多的嫡子巫悚也接到家里的消息,从印度赶了回来,准备继承家业。
  这几子夺嫡,自然是一番龙争虎斗,再加上那些跟七魔王哈多一起打天下的老兄弟,还有我们在黑市里挂出来的悬赏花红,可得闹上一段时间了。
  虽说那上帝军的两兄弟跟寨黎苗村的血案有直接关系,不过此刻我们倒也不太好插手其中。
  毕竟现在仰光的局面实在是太乱了,我们进去,如果碰到三两个真正厉害的人,失了手,实在是有些得不偿失。
  与其如此,还不如置身事外,静观其变,等尘埃落定之后,再出手也不迟。
  毕竟这儿不是我们的主场。
  车行一段路,步行一段路,一路打听,终于到达了独山蛊苗。
  再一次来到了那大片梯田的独山,我不由得感慨良多,想当初与虫虫一起,重走北上路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傻乎乎的家伙,什么也不懂,被她骗着四处挑战,来到独山的时候,正好碰到苗女念念,结果差一点儿就败下阵来。

  我们是不打不相识,随后苗女念念也加入了我们北上的队伍,一路相伴,一直到敦寨苗蛊的时候,她方才回返而去。
  我们这刚刚一进山,就被人给瞧见了,有一个眼熟的年轻人走到了我们的跟前来,打量了一下我,说你是之前来过我们寨子的那个挑战者吧?
  我点头说对,你好,我过来找念念的。
  年轻人十分热情,说我带你们上去。
  一路沿着梯田走,来到寨子外面,瞧见边缘处的空地上,竟然在修房子,是木头梁的,整体的框架差不多都已经搭好了,总共两栋,挨着在一块儿。

  我们走到近前,却瞧见忙碌的人群里面有一个熟人,正是蚩阳。
  我们从寨门口过来的时候,他也正好瞧见,便带了一个同样是从永盛监狱里面出来的少年过来,二话没说,直接就跪倒在地,朝着我和屈胖三说道:“两位的大恩大德,没齿难忘……”
  我慌忙将人给扶起来,说老蚩你这是干嘛啊,地上多脏,起来、起来。
  那蚩阳还想再叩首,给我生拉硬拽地弄起来了,而这时我方才瞧见他的眼眶红红的,满是泪水,感激地说道:“我昨天听熊火说起,我们寨黎苗村的仇人七魔王哈多一个星期之前,在仰光唐人街给天雷劈死,不用想,就知道你两位的功劳……”
  我连忙摆手,说亲手烧了哈多那龟孙的,是这一位。
  蚩阳泪水纵横,朝着屈胖三作了一个揖,这才说道:“我本以为这辈子都没有办法报仇了,没想到转天那家伙就死了。若不是两位,只怕我寨黎苗村的这血海深仇,永世都难以报上啊。”
  我说话不是这么讲,就算是我们不出手,雪瑞回来了,也会让那家伙吃不了兜着走的。
  日期:2016-03-13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