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83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实已经很清楚了,既然候二是按照马桥三的指使跟踪康明德的,那么马桥三为什么跟踪康明德,这件事就要马桥三自己来解释了,可是这家伙倒是会享受,居然跑到三亚去过年了,现在最棘手的就是想一个什么办法将马桥三调回来,如果这边过去人抓捕,一是时间紧,而且这边也缺人手,还有就是到了三亚去哪里找马桥三,这也是个问题。
  “丁局,我们下一步该怎么办,是去三亚把马桥三弄回来吗?”刘振东问道。
  “不行,那样的话太冒险了,而且还要和当地的警方联系,很麻烦,再审问候二,看看他们内部有什么事是马桥三必须回来处理的,我们再做打算……”丁二狗话没说完,电话响了,是兰晓珊打来的,丁二狗扫了一眼时间,发现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了,这个时候兰晓珊打电话干什么呢  。
  “喂,兰书记,有事吗?”
  “陈旺海死了,我刚刚接到报告,正赶往现场,你也过去看看吧,具体情况到了再说吧”。兰晓珊声音很低沉,看得出,陈旺海的死给她打击不小,本指望着能捞一条大鱼呢,居然在这个节骨眼上死了,而且兰晓珊已经决定天亮即向市纪委汇报呢,可是陈旺海一死,蒋文山的事情好像是没有任何的抓手了。
  接到电话,丁二狗也是一袋,好好的怎么会死了呢,一直到兰晓珊挂断电话,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

  “这里你先处理一下,我出去一趟,问一问刚才我说的问题,等我回来再做决定”。丁二狗向刘振东吩咐道。
  说完丁二狗就出门走了,开车到云海宾馆并不远,所以不但十分钟就到了,但是丁二狗到的时候,兰晓珊已经到了。
  “兰书记,到底出了什么事?”丁二狗问道。
  “你看看吧,从四楼的厕所里跳出去的,头着地,当场死亡”。兰晓珊指了指不远处几个人围着的一个圈道。
  看样子兰晓珊已经看过了,丁二狗走到那个现场边,虽然院子里还停着一辆救护车,但是医生宣布没有抢救价值后也没有离开,待会领导决定了肯定是要将尸体拉走的。
  丁二狗蹲在陈旺身边,抬头向楼上看去,别的窗户几乎都有防盗网,但是唯独这个公共洗手间没有防盗网,可能觉得谁也不会到洗手间里偷东西吧,但是他们没有想到从洗手间里是可以出来的,丁二狗拍拍手,感觉这件事很蹊跷,昨天的时候兰晓珊还很信誓旦旦的说陈旺海要揭发蒋文山,但是不到一个晚上,主要的当事人居然死于非命,这不能不令人感到费解。
  “兰书记,丁局长,这边有情况,你们过来看看吧”。看门的保安跑过来说道。 
  丁二狗和兰晓珊闻言跟着保安到了云海宾馆主楼的背面,看到一根绳子从楼顶上垂下来,这个时候有点风,正随着风飘荡着。
  “这根绳子是以前就有的吗?”丁二狗抬头看了看问道。
  “没有,我们这里不可能有这根绳子,而且我看了看那边的围墙,好像是有人进来过”。保安指着不远处的一处围墙说道。
  丁二狗和兰晓珊走进一看,的确是有人从这里进来过,而且还是从这里出去的,但是这和陈旺海自杀还是扯不上关系,现在的关键是进来的这个人到底想干什么,而且这个人还攀爬到了屋顶,这也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于是丁二狗让保安好好看住那个围墙处的脚印,以免其他人再次破坏现场,而他则在一个纪委人员的带领下,从楼道里进入到了顶楼,爬上几个嵌在墙壁里的钢筋梯子就到了楼顶,因为天冷,楼顶的积雪还没有完全化掉,所以上楼之后,丁二狗的手电筒光线里就出现了一行脚印,一眼他就看出这是和底下翻墙时留下的脚印是一个人的,因为两个地方的鞋底上都有一个很清晰的三角形,都是在同一个位置  。

  下去之后,兰晓珊还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丁二狗走了过去说道:“走吧,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了,你还是回去想想该怎么向上面交代吧”。 
  “都怪你,我要是昨天白天汇报了,把这个人交给市纪委就没事了,偏让我等一等,核实一下,现在你看,该怎么办,唉,气死我了”。兰晓珊不无嗔怪的说道。
  “哎哎,这事还真是不怪我,你是纪委书记,我又不是,你能听我的?”丁二狗概不认账道。
  “你,哼,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算了,还是想想这个报告该怎么写吧”。兰晓珊沮丧的说道。
  “嗯,兰书记,我想,关于蒋文山的事,你最好不要在报告中提到,否则,你不但是为自己挖坑,也是在给上级出难题,而且你看看整件事的节奏,你这边刚刚得到陈旺海交代的关于蒋文山的事情,这个陈旺海莫名其妙的自杀了,你说,你们内部就是铁板一块吗?不存在泄密的问题?我看不见得”。丁二狗低声说道。
  兰晓珊看了看那几个纪委的人员,是啊,这些人都不是自己的人,相信他们也就是因为他们是公丨安丨局纪委的人,这是基于一种对职业道德的信任,但是完全不是基于对人的信任,丁二狗的话倒是像一记警钟,触动了兰晓珊心里的某根线。
  丁二狗给刘振东打了电话,让公丨安丨局技术室出个现场勘查一下,他自己又回到了公丨安丨局。
  “丁局,你回来了,要不然先休息一下吧,我看这小子撂的差不多了”。刘振东见丁二狗非常的疲惫,说道。
  “嗯,也好,对了,有没有办法将马桥三调回来?”丁二狗问道。
  “嗯,这小子倒是说了一个办法,我看倒是可以试一试,他说现在马桥三很重视拆迁的事,只要火车站市场的拆迁一动,他就回来,而且他还交代,火车站市场的拆迁之所以这么缓慢,就是因为他们这伙人在后面捣鬼,如果不按照他们的时间和价格安排,谁家签了拆迁协议,就报复谁家,所以基本上很多的被拆迁户都被他们控制了”  。
  “哦?还有这事,这倒是一个收获啊”。丁二狗打了一个哈欠说道。
  “那这家伙怎么办,先关在审讯室里吗?”
  “先关在这里吧,明天一早,就让他给马桥三打电话,就说火车站这边正在进行年前的突击拆迁,我协调行政执法局的人到火车站走一趟,制造点气氛,把马桥三引回来”。丁二狗说完摆摆手回自己的办公室躺着去了。
  可能是困了,所以躺在沙发上,不一会就睡着了,但是迷迷糊糊间,感觉到有人进来,可是他的眼睛就是睁不开,而且这个人还是个女人,似曾相识,但是就是看不清她是谁,而她居然还坐在了沙发上,和他挨得很近。
  丁二狗想睁开眼看看这人是谁,但是看了半天还是一个模糊的影子,身材很棒,可是就是看不清脸长得怎么样,仿佛带着一层面纱似得,丁二狗伸出手,在她的脸上抚摸了一下,脸上的面纱就不见了,待他看清楚来人时,看到的居然是兰晓珊,丁二狗很想问问她到底有什么事时,兰晓珊笑了笑,一根食指竖在嘴边,嘘了一声,不让他说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