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33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李端笑着回答:“心里装着事,睡不着。”说着,就将两份文件交到了梁健手里。一份是永成钢业的资产评估报告,还有一份是一个名叫江中正方众筹投资管理公司的简介。
  梁健一看这名字,就看向了李端,李端微微一笑,说:“昨天正方他过来,也没好好介绍自己,我就替他准备了一份资料。这样您了解起来,也直观一点。”
  梁健没说什么,拿着东西进了办公室,李端跟了进来,走到旁边柜子上,去拿茶杯茶叶。今天梁健来得早,沈连清还没到,别的领导,一般在上班前,都会让秘书先去住的地方,再一起过来。这是一个约定俗成的规矩,也是为了从一定程度上避免领导到了但秘书还没到的尴尬局面。但梁健不太在乎这些,一般没什么事的话,都不会让沈连清先去他住的地方接他。
  梁健看到李端动手,就说:“给我泡杯白开水吧,今天早饭吃好时间不长,立马喝茶对身体不好。”
  李端点头。给梁健泡了一杯白开水,自己也拿了一个玻璃杯,泡了一杯茶。端过来的时候,笑道:“梁书记这么年轻就开始注意养生了,看来我也得像梁书记学习学习!”
  梁健听了,看了一眼他手里的茶,说:“那你怎么不跟我喝一样的?”
  “没睡够,喝茶提神。”李端说道。
  “待会这里忙完,你早点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梁健说。李端点头,然后坐了下来,开始做汇报。
  梁健一边听他汇报,一边跟报告上的数据结合起来。等汇报结束,梁健也对具体情况,有了大致的了解。但李端的报告中,没有提到那两处疑点的地方。梁健听完后,虽然心里一直记挂着这个事情,但并没提出来。而是问李端:“那个副总,叫什么来着?”
  “毕望。”李端回答。
  梁健看着李端问:“这个人你昨天跟他有接触吗?人怎么样?”
  李端想了一下,说:“接触是有,但因为工作任务繁重,也没顾上多交流几句。人怎么样不好说。”
  梁健点了点头,顿了顿,又说:“杨永成已经昏迷了,暂时是肯定顾不上永成钢业了。永成钢业那边,还是要你多费心。有多少个股东,分别是谁,这些人的性格怎么样,都查一下,说不定就用得上。还有这个毕望,也多留意一下。“
  李端点头。
  梁健该说的也说完了,就低了头去看另一份文件,是关于正方的那个江中正方众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
  梁健才扫了一个开头,李端忽然开口问:“梁书记,那钱市长那边的那个常委会提案怎么办?”
  李端不提,梁健差点就忘了这件事。钱江柳虽然这两年一直很低调,他和他之间,看似也挺平和,但梁健心里清楚,这钱江柳心里对他肯定是有着不少怨气的。就说当年青溪庄的事情好了,钱江柳本想从他嘴里抢块肉,没想到阴差阳错的,反而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他心里要是不怨恨梁健就奇了怪了。对于钱江柳的这个要上常委会的提案,梁健是真心不想同意,但他毕竟是市长,政府那边的一把手,永州市的二把手。梁健虽然是一把手,要压他一分,但也不能做太绝了,兔子逼急了还跳墙呢,何况这哪里是一只兔子,这可是一头不叫的狼。

  梁健在脑海里斟酌了一会后,对李端说:“明天下午吧。”
  李端得了回答之后,就立即去跟政府那边沟通,可很快他又回到了梁健的办公室,问梁健:“钱市长那边说,他明天下午要下去视察,看时间能不能改到今天下午。”
  梁健心想,他这视察来得还真巧。但今天下午,这时间太匆忙,梁健对正方的了解还不够,该做的准备工作也还没做好。这个时间不行。
  他告诉李端:“既然钱市长是明天下午出去视察,那就明天早上,或者再往后延一天。”最后,钱江柳选择了明天早上。
  会议安排在第二天一早,因为是钱江柳牵头的这次会议,所以会议上首个说话的,梁健就让给了钱江柳。
  钱江柳开门见山,就将永成钢业的事情抛了出来,先说了一下杨永成目前的状况,然后又讲了一下整个国家大经济的形势,又评论了一番大经济和永成钢业之间的关系。最后,才忽然间一句话将阿强集团抛了出来。
  梁健一直注意着在场的人的表情,刚开始钱江柳说到杨永成的时候,有一半人是惊讶的。显然他们是还不知情的,或者说知情不深的。而当钱江柳提到阿强集团这四个字的时候,梁健看到大部分人脸上都是微惊的表情,除了三个人。
  这三个人,其中一个自然是公丨安丨局局长,赵全德。还有两一个,一个也不意外,是罗汉全,另一个倒是让梁健有些惊讶,她是这里唯一的一个女人,市委宣传部,陈婷婷。
  梁健多看了陈婷婷两眼,她感觉到了,抬头望向梁健。梁健与她的目光一触,礼貌性的笑笑,便移开了目光。
  阿强集团在座的人都不陌生,这样一个在永州来说,绝对称得上是庞然大物的企业,在座的人或多或少都和他之间有过一些接触交流。但钱江柳还是对阿强重工进行了一个较为全面的介绍。甚至提到,阿强集团的懂事,永州首富即将退位,对阿强重工已经开始放权。这意味着,在不远的将来,阿强重工很可能会独立出来,成为一个完完全全属于永州的企业,而永州政府对阿强重工的管控度也会随之提高。

  对于一个政府来说,最怕的是什么?没钱?没权?都不是,而是失去掌控。这种掌控,在于人民,在于企业。单独一个领导,可能权力流失,但对于一个政府来说,它的权力就在那里。但权力要有施行,才能有效。而当一切失去掌控的时候,权力就成了空架子,空有名头而无实际意义。对于一个城市的发展来说,政府渴望大企业的入驻,渴望大资金的投入,但同时也会担心这种企业是否能够受其管控。

  阿强集团在之前的几年中,虽然给永州带来了不少的GDP,但一直以来,政府对其的管控力度都是比较薄弱的。这一点,从两年前的用地事件就可以看出。所以,当钱江柳说出这一点的时候,在场的不少人,神色都有变化。梁健心里也是动了动,但动归动,对于梁健来说,他要考虑得更多。或许随着老董事长的退位,永州政府对阿强重工的掌控度确实会提高,但这并不意味着,它就适合并购永成钢业。

  梁健没说话,其余的人也不敢说话。钱江柳见没人发表建议,目光扫了扫梁健,见他脸上看不出情绪,一片平静,不知为何,已经忍了两年的自己,突然就有些沉不住气,开口说道:“这一次,杨永成出了这种事情,确实很让人惋惜,痛心。但,永成钢业不是一般的企业,它也是永州经济的一大支柱,我们必须对这件事重视起来。阿强集团的实力,这么多年,大家是有目共睹的。我认为,如果说永成钢业同意并购,那么阿强集团是最佳选择。我的意见就是这样,大家怎么看?”两年的低调,似乎让这一次钱江柳的爆发更加激烈一点。梁健刚来时,钱江柳说话,总是很圆滑,有那种绵里藏针的感觉,如今却多了一分正面争锋的味道。

  日期:2015-10-30 06: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