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6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对楚天齐的赞美,宁俊琦没有什么反应,而是直接说道:“我都分析完了,接下来该怎么做就看你的了。”
  楚天齐“嘿嘿”一笑:“乡长,还得你多把关,有你的坚强支持,我在干工作时才心里有底。”
  “跟你说正经事,你不要这么嘻皮笑脸。这件事我已经做的够多了,当时可是说好的,我只负责请专家和做《工可研报告》,后续工作都是由你来做。再说了,我都把工作做了,要你有什么用,白拿国家工资吗?”宁俊琦直接拿话噎了他。

  楚天齐本来想用嘻笑的方式,和宁俊琦套近乎,结果对方不吃他这一套,直接给顶回来了。
  楚天齐于是收拢了表情,正二八经的说道:“乡长,那我说说我接下来的想法,你帮着分析一下,总可以吧?”
  宁俊琦看似免为其难的说道:“好吧,你说说看。”
  “乡长,下次常委会表决时,书记、县长的赞成票应该跑不掉。他们这次既然赞成了,下次就不应该改变自己的态度,他们不会拿自己的威信开玩笑的,除非有什么重大的变故发生,这种变故也应该不会有的。他们二人不变卦的话,他们系的另几人肯定也不会变的,那么这五票赞成票就不会有变化。我们现在就差一票赞成,所以只要从弃权票中争取就可以了。弃权票也即是中立系,和书记系、县长系也相对融洽一些,而冯副书记和书记、县长的矛盾更激化,轻易不会改变观点。”楚天齐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你真是这么想的?就没想想从反对票中争取?”宁俊琦反问道。
  楚天齐点了点,说道:“是的,我刚才已经说了,副书记系的工作难做。再说了,即使要做他们的工作,我是肯定不行的,他怎么会买我的帐呢?”
  宁俊琦摇了摇头:“不然。中立派是对他们的一个统称,其实他们三人就是没有派,而且他们三人之间没有隶属关系,如果做他们的工作,需要一个一个做。而反对派里,只要做通了冯副书记的工作,就相当于做通了三人的工作。虽然我们只差一票,但还是要总赞成票达到七票以上,那样既达到了三分之二的比例,而且后遗症也少一些。比较之下,还是做通冯副书记的工作为上策。”
  “你说的似乎是那么个理,可是我刚才说过,冯副书记的工作,我是无论如何做不通的。是不是请您再代劳一下?”楚天齐试探的说道。

  宁俊琦没有说话,低头思考起来,过了有十来分钟,她才猛的抬起头来,说道:“我试……”刚说到这里,她又停了下来,因为她在他的目光中发现了一丝狡黠。
  “我是不会做的,我刚才说过,我都把工作做了,要你有什么用?做工作就要踏踏实实,不要总想着耍阴谋诡计,也不要总把别人当成傻子。”宁俊琦改变了说法,并把他的话顶了回去。
  楚天齐知道,宁俊琦发现了自己的“诡计”。他本来是这么想的:冯志国手里有三票,只要做通了他的工作,就拿到了三票。而中立派三人,每人只是一票,要拿到两张以上的赞成票,就必须分别去做工作,费时也费力。只是他对做冯志国的工作,一点信心也没有,所以就想请宁俊琦“代劳”。
  现在“诡计”败露,楚天齐对宁俊琦是无计可施,只好憨憨的一笑。
  “我可告诉你,锌矿泉水的开发,已经箭在弦上,必须做起来。现在我们已经投入了一些费用,请专家鉴定、做工可研以及招待客人,都花了钱,这些钱可都是从乡财政资金上挤的。你也知道乡财政的情况,那是捉襟见肘的,如果这些钱打了水漂,我可没法交待。”宁俊琦严肃的说道。
  楚天齐轻声嘀咕了一句:“那就把我买了。”
  宁俊琦被他的话说的哭笑不得,没好气的说道:“你能值几个钱?不要以为你当了几天英雄,就不知道自己几斤几辆了。尽管我们自己很小心,但现在开发矿泉水的事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所以,村民们都等着靠它发家致富呢。另外,也不排除有人见钱眼开,在我们之前打水的主意,或是进行破坏。所以,工可研尽早批复很重要,而县常委会能通过就是当务之急。我不管你怎么做工作,做谁的工作,我只要结果,如果在六月底之前不能批复的话,我就拿你试问。”

  楚天齐急忙说道:“六月底?时间太短了吧?能不能……”
  宁俊琦打断了他的话:“不要总讲理由,两个月时间短吗?再补充一点儿,如果五月底之前,报告还不能在县委常委会上通过的话,那你就不用再管这个项目了。”
  楚天齐心中暗道:这娘门够恨的。
  宁俊琦似乎看透了他的心思,用手指关节敲击了两下桌子,说道:“我不跟你开玩笑,别看我是个女孩儿,我可是说到做到。你不会连女孩儿……”

  她的话没有说完,但楚天齐完全知道她后面省略掉了什么,她后面其实是想说“你不会连个女孩儿都不如吧,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楚天齐明知道她是在激自己,不过仍然还是激动的大声说道:“好,乡长,你既然这么说了,那我也不能不像个男人,我接招了。如果我不能在你说的时间内,让报告在县委常委会通过的话,那么我甘愿让贤,但我要是做到了,你该怎么奖励我。”
  宁俊琦气急反笑:“呵呵,你这是跟上司说话的态度吗?做工作还有附加条件,还要什么奖励,你还是不是党的干部?”
  “乡长,不要动不动就扣大帽子,我可不怕,我已经习惯了。”楚天齐大声道。然后,他语气一变,有点可怜兮兮的说道,“乡长,俗话说的好‘要想马儿跑得好,就给马儿吃点草’。我就好比那干活受累的马儿,我不求先给草吃,我只是要求把事办好后,能给一点小鼓励而已。难道不行吗?”
  他看了宁俊琦一眼,宁俊琦急忙躲开了他的目光,没有说话。
  “我只要求,报告在县委常委会通过后,你能给我一个真诚微笑,我们说几句工作以外的话,可以吗?”楚天齐说到这里,轻叹一声:“哎,下属做工作,上司经常会给以鼓励。而我做工作,还得请求领导给鼓励。可怜呀!”
  看着他故意装出的样子,她心里感觉好笑,但脸上依然绷着:“你要是觉得委屈,那你可以换领导呀,要不我帮你调到别的乡?这也算是关心你吧?你也别说那没用的,六月底报告不能批复的话,说什么都没用。”
  楚天齐马上“转悲为喜”,急忙说道:“你的意思是说,如果我做到了,你就答应我刚才提的奖励条件啦?”
  “少扯没用的,还是想想如何在常委会通过吧。我要午休了。”宁俊琦说着,还打了个哈欠,身子向后仰了一下,伸了一下双臂。
  日期:2016-06-06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