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6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就是那些正科级的乡书记、镇长、局长,对魏龙也是尊敬有加,只要魏龙驾到,他们一般都会超规格的接待。对于魏龙的一个电话,或是二指大的纸条,他们也会慎重对待,只要不是太重大或太为难的事情,他们都会做的让魏龙满意。
  自从降为副调研员,魏龙深刻体验到了世态炎凉的滋味,理解了什么是“虎落平阳被犬欺”。
  被降职后,魏龙经过一小段时间调整,就到了单位。到单位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被通知搬办公室。尽管心里不舒服,但他也理解,毕竟自己现在的身份再赖在那间屋里的话,就太不合适了。再说了,自己也没有不搬走的道理。
  从带有套间的准部长办公室,到现在两人用一间的小办公室,魏龙感觉太不适应了。如果按面积计算的话,现在的平均面积恐怕连原来办公室面积的五分之一都不到。最关键的是,两人共用一间办公室,连一点私*密空间都没有,接个电话都不方便的很。
  既然办公室没法待,那就去调研。到了县城单位调研时更尴尬,被调研单位的一把手总找理由不在,用二、三把手糊弄一下就完事。乡镇干部相对还好一些,可能是离县城较远的缘故吧,但也和原来的待遇不能同日而语了。而且下乡时派车很麻烦,原来有专车,想什么走就什么时候走,现在还得排队,出发时间也由不得自己控制了,而且连司机都不太愿意和自己下去,生怕被自己传染了似的。

  办公室待着心里堵的慌,出去调研又憋屈,于是魏龙又不再去单位,偶尔去一下,也是去个别死党办公室发一通牢骚。
  今天,魏龙又到档案局局长办公室发牢骚,局长是他一个比较忠诚的小弟,局长被领导临时叫去了。百无聊赖的魏龙站在窗前向下张望时,无意中发现了楚天齐的行踪。
  魏龙计算了楚天齐进入政府楼的时间,大约一个多小时,也不知道这小子又去哪个领导那里拍马屁了。
  看着青牛峪乡的二一二车驶出政府大院,魏龙心里矛盾万分,不知道该不该继续收拾楚天齐。同时也更彷徨:自己还有与他做对的资本吗?

  在中午的时候,楚天齐回到了青牛峪乡政府。到食堂吃过午饭后,他来到了乡长办公室。
  楚天齐敲门,得到允许后*进了屋子。
  坐在办公桌后的宁俊琦,绾着的头发已经松开。一条粉色发带束在头顶,黑瀑似长发披散在肩头,多了一丝妩媚,少了几分冷竣。她的上身,穿着米色花点圆领居家服,脸上的妆容似已卸去,一副即将午休的样子。
  看到进来的楚天齐,宁俊琦眉头微皱了一下,问道:“楚副乡长,有什么急事吗?”
  楚天齐赶忙说道:“乡长,不好意思,刚才在食堂没见到你,我想事情紧急,就直接到你办公室来了,没打扰你休息吧?”

  “行了,来都来了,说这些有什么用,说正事吧。”宁俊琦看似语气很冲,但眉头却舒展开了。
  “乡长,你让送的资料,我已经亲手交给邹副主任,他说会尽快呈给领导。”楚天齐说着向前走了两步,把《工可研报告》放到乡长办公桌上,继续说道,“这是我们报上去的《工可研报告》,县里没有通过,我了解了一下,正如你预料的那样,是在县委常委会卡壳了。”
  宁俊琦点点头,“嗯”了一声,没有接话,示意他继续说。
  “但在常委会上也留下了活话,赵书记说待报告完善后再上一次会,和这份报告一同卡下的还有两份方案。”楚天齐汇报着报告的事,“我想事情紧急,就在这个时间来找你了,马上就要放五一假了。”
  宁俊琦“哦”了一声,没有马上接话,思索了一下才说道:“你的消息准确吗?县委投票情况怎样?”
  楚天齐肯定的说道:“消息准确,是政府办邹副主任说的,他当时就在会议现场做记录。他说常委们举手表决时,五票赞成,三票反对,三票弃权,具体是谁他没有说。”
  “哦,是这样,那你怎么看这个事?”宁俊琦反问道。
  “发展计划委重点办的龚主任对报告评价很高,他说报告本身做的很好,而且他还说项目本身也非常有前景,所以报告在他们单位审核的很顺利,也很迅速。他们单位审核通过后,就把报告报到了政府办。我认为,政府办肯定会把报告呈到县长那里,而报告最终上了县委常委会,那就是说郑县长那里是通过了,否则也不会上会。在常委会上,赵书记既然说还给一次机会,那说明他肯定也是赞成的,否则他也不会留下这个活话,至于其他人的态度我就弄不清了。”说到这里,楚天齐停止了说话。

  宁俊琦接话道:“既然重点办很看好这个报告和项目本身,那就是说这次被卡下的真正原因应该不是出在报告上。至于有人反对,那么反对的理由肯定也就是一个借口而已,所以现在弄清楚投票的具体情况才是关键。我们现在只差一票,如果从反对票中能争取一人以上投赞成票,那报告再通过就容易了。而且也要防着这次投赞成票的人改变立场。”
  楚天齐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没有插话。
  “你刚才对赵书记和郑县长在这件事上态度的分析,我也赞同。既然他们的态度出来了,那么现在投票的具体情况,应该也就明朗了。”宁俊琦肯定的说道,“现在常委会上的势力格局,基本上可以分为四系:书记系、县长系、副书记系、中立系。在关于咱们这份报告上的表决上,又可以归为三派:赞成派、反对派、弃权派。现在书记、县长既然赞成,那么他们一系的纪委书记、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自然也应该是赞成,他们正好就是五票了,正好符合这次投赞成票的人数。那么剩下的六票就是反对票和弃权票了。”

  “嗯,对,应该是你说的这样。”楚天齐赞同道。
  宁俊琦继续分析:“我们再来分析弃权票,弃权票应该是中立系投的。武装部长很少直接参与地方上的事,所以他经常保持中立,这次应该也不会例外。常务副县长和组织部长都到任时间不长,据我了解,目前他们也没有选择的派系,应该最起码不会反对书记和县长赞成的事,那么他们就会选择弃权。剩下的冯副书记三人就是投的反对票了,而且常委副县长和丨党丨委办主任是他的死党,肯定会共进退。副书记一系投反对票也在意料之中,因为书记和县长赞成了,他们自然就要反对,近半年他们基本都是这么做的。”

  “有道理,乡长你分析的太有道理了。”楚天齐由衷的赞叹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