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68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关重大,来不得半点犹豫和拖延。为了向陆军情报局局长谢尔曼.迈尔斯准将报告情况,布拉顿马上打通了迈尔斯将军家里的电话。迈尔斯此时正在海军情报局局长迪奥多尔.威尔金逊上校家里参加晚宴,——迈尔斯和威尔金逊俩货都是“十二使徒”的成员之一,有权看到“魔术”系统破译的外交电报。迈尔斯家里接电话的人回答说,不知道将军到哪里去了。于是布拉顿要求接电话的人一定要记住转告迈尔斯,不论他多晚回到家里,一定要他给布拉顿家里挂一个电话,切记切记。看来这没有手机也真是耽误事呀!

  日期:2016-06-05 20:37:04
  (正文)
  布拉顿接着又给作战计划局长杰罗准将挂电话说明了情况,杰罗也是“十二使徒”成员之一。布拉顿认为,虽然杰罗和威尔金逊同样无权下达命令,但是马歇尔参谋长很可能会找他们一起商量对策。
  “我已经很累了,下面的工作你来接替一下吧,你不要离开办公室,要是收到第十四部分电文就马上打电话给我。”布拉顿向远东处副处长杜增伯里中校作了上述交待后便离开了办公室。
  在回家的途中布拉顿上校还顺便到国务院走了一趟,亲手把上了锁的一只传递机密文件的公文包交给了值班人员,公文包里装有被破译的第一到十三部分电文。上校嘱咐说,这“对国务卿说来是极为重要的电报”,要他明天一早就交给赫尔国务卿。
  晚上23时过后,参加完晚宴回到家里的迈尔斯准将还真打来了电话,已经休息了的布拉顿被叫起了床。迈尔斯在电话中说,那份电报的前十三部分内容他在威尔金逊家里已经看过了,电报内容“没有多少军事意义”,因此并不值得特别忧虑,也“没有理由发布戒备令或布置夜班”。最后局长说,可以暂时搁在一边,等第十四部分的电文发来后再说。
  “是否要把电报送给马歇尔将军?”布拉顿问。
  迈尔斯犹豫了片刻回答说:“电文还没有全部到齐和破译,时间又这么晚了,没有必要惊动或叫醒马歇尔将军了。”就这样两人分别休息,迈尔斯甚至没有打算第二天去办公室。

  其实马歇尔这时还没有休息,而是在距白宫仅一箭之遥的大学俱乐部里参加晚宴。这是一个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备军官训练团老战士的聚会,作为主客的马歇尔正在接受众人的祝酒,大家都为同伴中出了这么有出息的人感到骄傲和自豪。
  在差不多同一时间,陆军副参谋长兼陆军航空兵司令阿诺德少将正在去往加利福利尼亚哈密尔顿.菲尔德的路上,他此行是去督促检查那12架B-17轰炸机的转场飞行。飞机将在夜里起飞,第一站是夏威夷,下一站是威克岛,最后的终点是菲律宾,马尼拉的麦克阿瑟正在翘首以盼等待它们的到来。阿诺德在午夜光景到达那里,他警告这些“飞行堡垒”的机组人员说,他们很可能“在沿线某个地方遇到麻烦”。但此刻他的脑子里想到的并不是珍珠港,而是这些飞机在飞经特鲁克群岛附近可能遭遇日军的袭击。阿诺德告诉大家,美国和日本很可能马上就会开战,他也没想到那仅仅就是约八小时后。

  12月6日上午,海军情报局人员也在准备周末的休息。一位新来的译电员埃杰尔斯夫人正在清理“魔术”截收到那些标着“缓办”的电报。由于到情报局工作才刚刚几周,她对这里的一切还感到新鲜。她发现了一封电报是12月2日从东京发给驻檀香山领事馆总领事喜多长雄的电报,询问珍珠港内美国舰只的动态、防鱼雷网以及阻塞气球等情况。她还发现另外一封12月3日喜多发给东京外务省的电报中提到了有关珍珠港内美国舰队活动的消息。尽管是个新手,但是埃杰尔斯夫人却凭借第六感起了疑心。她把自己的怀疑告诉了上司布赖恩特。

  布赖恩特告诉她,这些事情到星期一再说吧。但是责任心很强的埃杰尔斯夫人却加班加点到下午十五点把电报译完。就在此时,翻译处处长阿尔文.克雷默少校来检查值班情况,他把埃杰尔斯夫人翻译的资料放在一边催促她赶紧下班,“星期一再处理这份电报吧。”日本人的运气真好,这封电报又一次被放在了“保留”的文件筐里。
  克雷默少校之所以如此,是因为他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正为破译和翻译那份长长的外交电报而忙得不可开交,另外还要负责递送“魔术情报”。此时忙得脚不沾地的他在考虑如何在当天晚上把破译的前十三部分电文分送出去,这些地点和人物包括白宫,海军部长诺克斯、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海军作战计划部长特纳、海军情报局局长威尔金逊等。克雷默未能找到斯塔克和特纳。斯塔克正在国家歌剧院里看戏,特纳养了许多牧羊狗,此刻正牵着其中的一条在外面散步。克雷默在电话里找到了正在家里举办晚宴的威尔金逊,用“黑话把前十三个部分的主要内容简要地告诉了他”。局长指示将电报先送往白宫,然后送给诺克斯一份,最后送一份到他自己的住处。

  克雷默不时焦急地去望窗外,晚上21时他的妻子会驾车前来接他。
  还不到约定的21时,克雷默就从办公室里走出来在海军部门口焦急地等待着。当他的手表显示21:20分的时候,他的妻子才驾驶着一辆旧式“雪佛兰”轿车匆匆赶来。
  “你怎么这样晚才到?赶快开车去白宫。”克雷默边埋怨边对妻子下令,他考虑到最先看到这份电报的应该是罗斯福总统。
  汽车在白宫前面停了下来,克雷默拎着传递机密文件的公文包急速跳下了车,他的妻子则在外边等他。当克雷默在白宫大门口按电铃时,已经是12月6日晚上的21:30。由于总统海军副官比亚多尔上校跟之前的陆军部情报局长迈尔斯准将一样下班后到海军情报局长威尔金逊上校家里参加晚宴了,克雷默只好在白宫附近办公楼的收发室里将一个加封的公文包交给了正在值班的罗伯特.休尔兹海军中尉,公文包里装的正是那封电报。休尔兹中尉是总统的海军副官助理。

  休尔兹中尉来到椭圆形办公室的时候,罗斯福总统正在同他的“闺蜜”霍普金斯进行着亲切而友好的交谈。霍普金斯和罗斯福一样身体状况不佳,前一段时间作为罗斯福总统的特别代表奔波于欧美之间,今天在伦敦会见丘吉尔先生,明天就要去莫斯科拜会斯大林同志。长途奔袭多日的霍普金斯回到美国就病倒了,这时候刚出院没几天。总统告诉霍普金斯,他很希望退休之后能够在佛罗里达州以钓鱼、读书安享自己的晚年。

  休尔兹中尉走进办公室,用比亚多尔交给他的钥匙打开了传递机密文件的公文包,取出里面的文件放在总统面前的桌子上,之后静静地站在了一边。
  罗斯福一口气看完了日本对美备忘录的前十三部分,之后便把文件递给了正在来回慢慢踱步的霍普金斯,“这就是说战争很快要爆发了。”
  霍普金斯坐下来看完了文件,之后告诉罗斯福:“同意总统的看法。日本想在一切对自己最合适的时候发动攻击,但遗憾的是我们不能先开第一枪。”
  罗斯福点头表示同意:“是的,美国绝对不能开第一枪。我们是民主国家,是爱好和平的民族,”罗斯福似乎提高了一点嗓门,“我们有着光荣的历史。”
  罗斯福本来想把斯塔克海军上将叫过来谈谈。白宫电话接线员说,斯塔克将军正在国家歌剧院观看《学生王子》,只要挂个电话到那里就可以把将军叫来白宫。罗斯福意识到东京最后公报的前十三个部分毕竟没有什么新鲜的内容,如果侍者到剧场里寻找斯塔克将军而将军突然起身离开座位,就会因其所处的特殊地位而立即引起人们的注意,从而可能带来不必要的恐慌。同时罗斯福也觉得,在周末休闲时间里打扰斯塔克也不尽合理,所以就打消了这个并不很强烈的念头。

  罗斯福放下电话告诉霍普金斯:“呆会再打电话给贝蒂。我不想把他从戏院里叫出来从而惊动公众,可以等一段时间再找他。”
  后来休尔兹中尉在国会关于珍珠港事件真想调查的听证会上说,罗斯福总统称呼斯塔克上将时用的是“贝蒂”,之后他也再没跟赫尔、诺克斯、史汀生、马歇尔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通电话。
  海军作战部长斯塔克上将就这样度过了最后一个安静的夜晚。他观看的《学生王子》似乎并不怎么精彩,也没有在他脑海里留下多少印象,以至于后来他在关于珍珠港事件的听证会上怎么都回忆不起来那天晚上到底干什么去了。在斯塔克的判断里,一切迹象都表明日本人很可能从新加坡下手,也可能是菲律宾或者关岛和威克岛,甚至有可能是巴拿马运河,最安全的地方除了美国本土之外当属夏威夷。斯塔克认为保护珍珠港防备突然空袭的海陆两军的联防计划是详实而周密的,他之前还要求把这份计划当作典范发给其余各军区的司令官供他们参考学习。

  看来当一次重大历史事件将要发生的时候往往要有一个大人物在看戏助兴。1931年“九一八事变”时是败家子张学良,德国入侵苏联的1941年6月22日是大汉奸汪精卫,日本进攻美国前夕的今天变成了蹩脚而倒霉的斯塔克,——似乎都不是什么光彩照人的人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