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69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依旧还是以前的虫池密道,不过那些布满了墙壁的虫子却再也不见,只见到一地的尸体,脚踩在上面,发干,不知道死了多久。
  我们过了几道门,最后来到了虫池跟前来,这儿倒没有怎么破坏,瞧见地下的情况,应该有很多人来过这儿了。
  七魔王哈多想要找五彩补天石去补给魔罗残肢,只可惜那五彩补天石已经化作了虫虫,他肯定是扑了一个空的,而我们这次过来,主要的目的,就是想瞧一下,这里面到底有没有空间通道的存留。
  这事儿还得看屈胖三。
  他倒也没有太多推辞,来到虫池边缘,便直接跳进了里面去。

  那虫池很深,平均得有三四米,而且是边缘浅,里面深,最中间的位置,更是有六米以上,而那儿似乎还有一个井口大的黑窟窿,一直往下去。
  屈胖三在虫池底下打量,而我也接着手电的光看,瞧见池底下有许多的浮雕和符文,这些东西遍布了整个池子底下去。
  屈胖三最后来到了池子的最中间,望着那黑窟窿,左右望了好一会儿,对我说道:“找块石头来。”
  我在旁边找了拳头大一块石头,丢给了他,而屈胖三掂量了一下,顺手往下扔去。
  咚……
  那声音回来的似乎有些久,屈胖三认真打量了好一会儿,对我说道:“陆言,我去底部瞧一下,你在上面等我,如果我扯绳子,你就往回拽,知道不?”
  听到这话儿,我叫老廖跟我一起下去,结果他瞧见那池子底部滑腻腻的黑色油垢,摇了摇头,说你下去吧,我在这里给你们打光。
  我说好,你小心一点,刚才那个家伙有可能会找过来的。
  老廖笑了笑,说我一大活人,怕啥呢?
  我没有再说,翻身下了池子,然后走到屈胖三旁边,接过他从崆峒石里拿出来的绳索,帮着捆好腰身。

  屈胖三准备下去,我抓着他的胳膊,说大人,下面黑咕隆咚的,你可小心一点。
  他摇头,说雪瑞肯定不在下面的,七魔王哈多的人估计早就将下面查了一个遍,我下去,只是想看一下,哪儿是否又什么线索留下来。
  说罢,他在我的帮助下,往那黑窟窿里往下滑落而去。
  随着绳索的往下,十米、二十米、三十米……
  我之前虽然进过这虫池,不过那个时候这儿可是满满当当的,哪儿都是虫液,并没有瞧见抽干之后的庐山真面目,也不知道这下面还有这么一个黑窟窿,不过也晓得如果想要查看通道的话,说不定这里就有答案。
  绳索下到五十多米的时候,方才到了地下,我向下面喊了一声,结果屈胖三没有回应。
  我又喊了一声,隐隐约约听到一声,不过也不是很清楚。

  看起来这井下的声音传播并不好。
  我不知道屈胖三准备在下面待多久,便蹲在旁边,一边往下面打量着,一边等待他扯绳索,好立刻将他拉上来。
  如此等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屈胖三那儿却还是没有反应。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我听到老廖那边传来一声尖叫,连忙抬头望去,却给那强光眼睛给刺到了眼睛。

  我眼睛一阵疼痛,下意识地眯了起来,又用左手挡在了额头上,这才瞧见老廖被人给擒住了,压在地上,而有两人站在池子边,正拿着强光手电照着我。
  尽管没怎么看清楚,但我还是大概感觉到了,其中有一个人,应该是之前离开的那个训狗少年。
  靠……
  瞧见老廖被人给扶起来,掐着脖子动弹不得,我就忍不住地想要骂脏话。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
  我本不想对一个素未蒙面的少年郎痛下杀手,然而他却屡次三番地挑衅我,这让我的杀心一下子就变得十分浓烈起来。
  “举起手来,举起手来……”
  那少年郎在虫池边缘得意地大声叫着,那强光手电在我的身上晃来晃去,而这时我瞧见了另外一个人,却是一个留着一大蓬胡子连到胸口的老僧人。
  那老僧人长得一点都不慈眉善目,脸颊削瘦,眼眶深陷,鹰钩鼻,给人的感觉十分恐怖,就好像是一具死尸一般。
  我没有举手,而是站立在原地,平静地打量着这两人,然后说道:“我饶了你一命,你就是这么报答我的?”
  少年郎大怒,直接一拳打在了老廖的脸上去。
  老廖只是一个筋骨强健的普通人,哪里受得了这个,这一拳打得他眼冒金星,半边脸都红肿了起来,还吐了一口血,几颗牙齿也脱落了去。
  少年郎像捏着鸡仔一样,架着老廖,对我威胁道:“跪在地上,举起双手,不然我杀了他。”

  我并不接受威胁,而是皱着眉头说道:“你杀了他,你也活不了。”
  少年郎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难看起来,从腰间抽出一把刀来,朝着老廖的脖子扎去,急吼吼地骂道:“我就杀了,看你能怎么办?”
  啊?
  我怒目圆瞪,正要动手,这时老僧人伸手拦住了他,然后对我说道:“你是谁?”
  我说你们又是谁?
  老僧人气定神闲地指着我说道:“照我徒弟的意思做,不然连你也给杀了。”
  好霸道!
  我满肚子的怒火,决定要给这师徒两人一点儿颜色看看,也不管屈胖三到底有没有查看好,便拉着绳索,往上猛拽。
  然而让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绳索居然一空,从中间断了。
  怎么回事?
  那绳索的陡然断裂,让我大为吃惊,不知道下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而这个时候虫池上面又传来了少年郎的厉声叫喊:“跪下,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不然我弄死他,再弄死你……”
  我艹你奶奶的!
  我本来就对屈胖三满怀担心,而这边那家伙却拿老廖的性命在威胁我。
  老廖是什么人?
  人在我一文不值的时候,给我当向导,送我到达寨黎苗村,这是一份情;再一个,老廖跟我堂哥陆左也是熟人。
  这样的关系,你特么也敢拿来威胁我,不怕死?
  也对,老子饶了你一回性命,结果你却当我是软弱,特么的,你们这些猴子真的就是欺软怕硬的畜生,老子不来点儿强的,你还真的是不拿村长当做干部,不拿豆包当做干粮了。
  杀!
  我刚才不动,是因为手上得抓着这根绳子,而此刻绳子既然从中而断了,虽然不知道屈胖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我却没有了估计。
  我的余光处一扫量,瞧见前方两米处有一个遁隙,足尖一点,人便陡然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了那少年郎的身后。
  我一出现,猛然一掌推出,那家伙似乎感应到了什么,朝旁边一躲,我正好抓住了老廖的身子,没有任何犹豫,往旁边一躲,人便出现在了村子外面的荒地上。
  为了保证安全,我没有犹豫,再一次施展地遁术,人便出现在了之前眺望村子的那处山坡上。
  如此几个转身,空间骤然变化,这情形让刚才还在被人劫持的老廖大为惊讶,而我也来不及跟他解释什么,抓着他的胳膊,告诉他在这里藏一下,我回头再过来找他。
  日期:2016-03-12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