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7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二狗洗洗手就坐在了饭桌边,虽然平时吃饭也是和过年似得,但是现在过年,仍然很重视,就是夏荷慧和丁二狗两个人,她还是做了八个菜,寓意年年大发。
  “哇,这么丰盛,是不是有点浪费啊”。
  “只要你在,就不浪费,你昨晚不在,我盘算了一下这一年的收入,不到一年的时间,美容院的收入接近五十万了,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钱,谢谢你”  。
  “嗯?这是你自己能干,和我有什么关系嘛,好好干,以后我就靠你养活了”。丁二狗开玩笑道。
  “行啊,你不要上班了,我养你”。夏荷慧夹了一筷子菜放在了丁二狗的面前说道。
  “嗯,这菜真好吃,唉,大过年的,这些天倒是没吃好,这是我这几天吃到的最好的饭了”。

  “你不是去北京了吗,怎么还没吃到好吃的,我不信”。
  “你不信,唉,别提了,这事慢慢和你说,对了,待会我还得出去,可能晚一会回来,你先睡吧”。
  “又要出去,是晚一会回来,还是不回来了?”夏荷慧有点不高兴的问道。
  “回来,今天肯定回来,我换了工作了,有个案子我今晚去看看现场,唉,劳心的命”。

  “怎么又换了工作了,又换哪去了?”夏荷慧一听丁二狗又换了工作了,这一年不到都换了几份工作了,到哪里都干不长。
  “还是在公丨安丨局,不过,分管刑侦了,所以以后可能在家的时间就更少了,不过你放心吧,我有时间肯定会回来的”。
  “哼,你说的话谁信呐,我看啊,这个湖州市就属你忙,你们领导也是,你能干一点也不能当驴使唤哪,就是头驴也得让歇一歇吧”。夏荷慧不满的说道。
  丁二狗嘿嘿一笑,一伸手,就逮住了坐在餐桌对面的夏荷慧,夏荷慧无奈,只能是被他抓~着,然后绕过餐桌到了丁二狗身边,还没等她缓过神来,丁二狗已经将她的家居裤子褪到了腿弯处,白白~内嫩的皮鼓就露在了外面,夏荷慧正想象征性的呵斥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时,才感觉到这家伙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自己的长枪放了出来,自己稍微欠了欠皮鼓,那根长枪已经顺着自己湿热嫩滑的腔道入巷了。

  丁二狗就是这样,想起什么来就是什么,干什么事都是兴之所至,夏荷慧想转过身去抱住丁二狗,但是被他死死的压在了饭桌上,不得已,夏荷慧只能是双手撑在餐桌上,不断的摇动自己的纤腰,做魔盘似得运动,而这个动作大大增强了摩擦力,不一会夏荷慧就有点站不住了。 
  女人就是这样,只要得到了满足,其他的事都是好商量的。
  丁二狗将软的像面条一样的夏荷慧抱进了卧室的床*上,然后亲了她一口道:“好好睡一觉,晚上回来继续”。
  “你讨厌,搞得人家连饭都没吃完呢,还没吃饱呢”。夏荷慧撒娇的说道。
  “真的没吃饱?”丁二狗坏坏的问道。
  “嗯,真的没吃饱呢”。夏荷慧实话实说,刚才的确是没有吃几口饭就被丁二狗给拽过去了。
  “好吧,我这里还有一包牛奶呢,要不然你先喝了吧”。丁二狗大笑着开始解自己的皮带,这个时候夏荷慧才明白丁二狗所谓的牛奶是什么意思,赶紧拉过被子将自己蒙了起来,大叫着不要,讨厌之类的,丁二狗哈哈笑着出去吃饭了  。

  过了一会,再次进屋时看到夏荷慧还没睡着,两只眼睛滴溜溜的转着。
  “我先走了,待会就回来,很快,你先睡吧”。丁二狗坐在床沿上温柔的说道。
  “嗯,去吧,注意安全,我等你回来”。夏荷慧说道,眼睛里露出一丝狡黠的神色,但是丁二狗并没有觉察到,等丁二狗走了很久,夏荷慧才将一个枕头从自己的屁*股底下抽*出来,今天是她的危险期,所以她很想将丁二狗留下来,但是他还是要出去,好在是先把种子种下了,剩下的就是看自己的地行不行了。
  这件事她没有和丁二狗商量,但是却是她的一个心病了,以前的时候为了多挣钱,根本不敢想要孩子的问题,但是现在她有钱了,所以就想着有个依靠,这件事她只和杨凤栖说过,她只是担心这会不会给丁二狗带来麻烦,其他的倒是没想那么多,她只是想做个母亲而已,可是杨凤栖给她吃了个定心丸,说是到生孩子的时候可以去国外生,到时候根本就不用回来了,直接在国外定居也是可以的。

  正是这样的想象,使她终于下定了要个孩子的决心,所以当丁二狗说今晚要出去时,她很失落,不过现在好了,自己可以安稳的睡一觉了。
  丁二狗没有开自己的车,而是打的到了财政局宿舍小区门口,看到刘振东正在等着他。
  “来的挺早啊,振东”。
  “嗯,丁局,我也是刚到,刚才我进去看了一圈,但是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毕竟世间不短了,要是有什么痕迹的话,估计也被破坏了”。
  “是啊,走吧,进去看看”。丁二狗一边走,一边看了一眼,门口的那个馄饨摊,大春节的也有人吃馄饨吗?看上去生意并不好,一个顾客也没有,老板都冻得瑟瑟发抖的样子。
  两人向小区里面走去,虽然在发生了爆炸案后这里的安保严密了很多,但是保安看到丁二狗和刘振东进去时,还是没有拦住他们之类,看样子这里的保安也是形同虚设,要是再有什么样人进来,还是一样的,但是当时的监控显示,并没有什么可疑人员进出小区,那么这就意味着当时这个人根本就没有走门口,极有可能是翻墙过来的。
  康明德的家依然是被丨警丨察局的警戒线拦着,但是已经是面目全非了,前后都炸透了,通过客厅都能看到对面楼上的灯光,但是现在这里黑乎乎的,好像是一个黑洞一样,阴森森的  。

  “振东,我们做个假设的话,如果凶手是白山爆炸案的那个人,那么他要是对康明德实施爆炸的话,你说会不会有协助的人,比如说望风的,我觉得之前因为绑架案而从湖州逃走的葛虎,不大可能自己天天自己跟着康明德,你认为呢?”
  “可是丁局,这个案子你认为是葛虎做的,葛虎已经很久没有在湖州露面了,即便是在白山出现过,我们怎么才能找到这方面的证据呢?”刘振东虽然也认为极有可能是葛虎干的,但是缺少证据支持都是白假设,没有一点实际意义。
  “我们这不是假设吗,通过假设的犯罪嫌疑人,反向推理去找证据,这也是可以的”。
  “那么即便是有这样望风的人存在,大海捞针,到哪里去找这样的人,通过对周围群众的排查,我们没有发现有一个目击者,这个我也感到很奇怪”。
  “是啊,很奇怪的案子,走吧,这夜里真他*妈*的冷”。丁二狗也觉得在这个时候到现场来,实在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更何况还是夜里。
  走到门口时,看到那个馄饨摊还在,丁二狗虽然不饿,但是心里不免有一点可怜这个老人,大春节的都在家团圆,谁到这里来吃着一碗馄饨呢,于是对刘振东说道:“振东,我请你吃碗馄饨吧,老板,来两碗馄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