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疆蛊事Ⅱ》
第468节

作者: 南无袈裟理科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赶到菜地的时候,发现那儿乌泱泱的,居然有七八十头野狗在围绕着。
  这些恶犬用前爪、后爪扒着那些泥土,然后从里面拽着尸体出来啃噬,它们性情凶猛,体型庞大,你争我夺的,看着场面十分血腥。
  而在菜地的不远处,有一个佝偻的身影,正眯眼打量着这一切。
  我们的赶到也引起了那人的关注,他眯着眼睛打量过来,瞧见了我手中那把沾血的长剑,立刻警觉了起来,将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放在口中,使劲儿一吹哨。
  第一声,群犬依旧;第二声,大部分都停止跑动和犬吠;而到了第三声,整个场面鸦雀无声,显得格外的静谧。
  那些恶犬齐排排的站立,脑袋冲着我们这边,短暂的静谧过后,一种发自于喉咙的低吼传出,红色的双眼透着诡异妖异的光芒来,给人予一种强大的压力。
  在这样的气势下,那佝偻身影走上前来,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天生驼背。

  少年破衣烂衫,打量着我们一行三人,然后开口说道:“你们什么人?”
  他说的是缅语,声音急促而古怪。
  我提着血淋淋的剑,心中满是怒火,瞧见这菜地里面遍地都是被狗啃得稀碎的残肢和头颅,顿时就毫不客气地问道:“这狗是你养的?”
  少年人傲气地扬起了头,说是,怎样?

  我语气生硬地说道:“趁我没有改变主意,带着你儿的狗,给我滚。”
  少年人本来就警惕抗拒,听到我这言语不善的话语,立刻就想被点燃了的爆竹,一下子就炸了,冲着我怒吼道:“你想死了还是咋的?这是你家吗?”
  我指着这遍地的灰烬白地、断桓残壁,一字一句地说道:“这儿是我女友的家,这些尸体,都是我女友的家人……”
  少年人眉头一扬,幸灾乐祸地说道:“嘿嘿,原来如此。”
  他又吹了一个口哨,那些恶犬立刻呈扇形一般地朝着我们围了过来,而少年人则嚣张地说道:“看在你家破人亡的份上,我不与你计较;不过给你十秒钟的时间,你若是不走,叨扰了我阿莫的兴致,我就让你陪着他们一起死在这里。”
  那些恶犬喉咙里发出含混不清的嘶吼,双眼红光,随时作势欲扑,场面十分恐怖。
  若是寻常人,或许就给吓得掉头就走了。
  我却没有,咬着嘴唇,一字一句地说道:“你有种就试试。”

  少年人脸上露出了残忍的微笑来:“这可是你说的,试试就试试。”
  说罢,他都没有等十秒之数,便猛然挥手。
  他一挥手,那些刚刚吃过人肉的恶犬立刻就朝着我们这边飞扑了过来。
  老廖并不是修行者,瞧见这样的场面,自然是惊慌失措,而我则回头吩咐屈胖三,说你照顾好他,这事儿让我来吧。
  屈胖三一脸无所谓,说别人一剑神王拿山石树木练剑,你倒好,拿一帮恶犬……
  说话间,第一头恶犬都已经纵身飞扑了过来。
  夜幕下的一丝微光中,我能够瞧见这恶犬张开的牙齿缝里,还挂着一颗眼珠子,不知道生前是属于那一位老乡的。
  这些可怜的无辜者,死后居然还要受这等苦……
  我心头的愤怒攀升到了顶点,扬起了手中的剑,然后向前猛然一斩。
  一剑斩断。
  又来一条,一剑斩断;再来一条,一剑斩断;紧接着一条,一剑斩断……
  无论多少条,一剑斩断!
  但我将大半恶犬都给斩死之后,那个少年郎终于感觉到了恐惧,没有再让他的恶犬朝着我围攻上来,而是一声唿哨,将那些吃过人肉的猛犬叫回,围绕在自己的身边,然后对我怒目相向,恶语喊道:“你到底是谁?”
  我提着血淋淋的金剑,朝着他遥遥指去,说了一个字:“滚!”
  听到我的话,少年脸上的肌肉几乎都扭曲了,然而却犹豫了一下,终究还是没有敢再上前来,恶狠狠地指了我一下,说道:“你等着。”
  聊完狠话,他转身就跑开了。
  这人走得飞快,宛如一道黑影,一下子就遁入无形,而那些恶犬则恋恋不舍地狂吠着离开了去。
  屈胖三瞧着这满地的狗尸,皱着眉头说道:“你干嘛不将那小子给宰了,万一叫了家长来,岂不是更麻烦?”
  我说他有本事就叫人来,我心里面正有一股邪火呢,叫人来了,我正好泄火。

  说罢,我瞧见一脸惊悸的老廖,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对不住啊,老廖,让你受惊了。”
  老廖脸色发白,苦笑着说道:“我倒没什么,只是给这些狗吓了一跳……”
  有着屈胖三的保护,老廖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甚至那些狗都不敢靠前,我估计应该是屈胖三使了力,要不然这些吃了死人肉的恶犬可不会这般乖。
  少年郎阿莫离开之后,我来到了那片菜地前来,发现这儿是个大坑,里面埋着上次血案中死去的村民。
  那帮处理尸体的人显得并不用心,埋得也浅,所以一下子就被野狗给刨出来了。
  经过大半个月的时间发酵,这儿的尸体差不多都已经腐烂了,那气味其实挺难闻的,老廖的脸色有些不太对,并没有跟着我进来,屈胖三也懒得来看,只有我走进跟前,瞧见这让人触目惊心的场面,心中十分难过。
  这些人,他们原本可以活得好好的,现如今却都成了这般模样。
  人生一世,草生一秋,悲哀啊。
  虽说主事者七魔王哈多,与那普桑都已经被我们干掉了,但是那些刽子手却并没有都伏法,另外此事的始作俑者许鸣也还逍遥法外。
  一想起这事儿来,我的心中就憋闷。
  我在尸堆中打量了一下,也忍不住那恶心的臭味,走回了来,瞧见老廖已经吐过了一回,嘴边还有污迹。
  我跟屈胖三商量如何处理这些尸体,他想了一下,说尸体埋在这里,你也不能一直看着,回头那小子再带狗回来,估计也都要进了狗肚子里去;既然如此,还不如将这些尸体都给火化了,然后我俩给做一场法事,帮着超度亡魂,也算是一个结果。

  我听到,点头说好,就这么办。
  屈胖三说这事儿挺麻烦的,尸体都埋在土里,需要时间挖,我们先去你说的地方看一下,确认了那事儿,再回来弄。
  我点头说好,然后跟屈胖三往村子里面走去。
  经过刚才那么一闹,这时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而月亮又躲在了那云层之后,整个大地陷入一片黑暗之中。
  这对于我和屈胖三来说自然没有什么困难,而老廖却显得有些紧张,紧紧地拽着我的胳膊,不放手。
  我凭着记忆,一路来到了雪瑞住的地方,发现已经被烧成了一片白地,瞧见那巨大的弹坑一个又一个,估计是被重点照顾了。
  这儿什么也没有发现,我有朝着祠堂那边走去。
  到地头的时候,才发现祠堂这儿一片废墟,而中间被挖出了一个巨大的坑来,下面黑黝黝的,不知道有些什么。

  那坑道旁边还遗留着绳索,我们顺着爬了下去,为了照顾老廖,我还拿出了强光手电来照耀。
  日期:2016-03-12 06:2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