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35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薛笙白一顿,瞪我一眼,道:“你要干什么!?”
  我道:“你再敢骂她一句,我,我要你好看!”
  “你敢动我一下试试!?动我,就是跟五大队为敌!就是跟邪教异端为伍!”薛笙白道:“我就骂她了!不要脸的小**,跟男人勾勾搭搭……”
  我气满胸膛,血往上涌,大叫一声,朝着薛笙白冲了过去,劈手一掌打在了薛笙白的脸上!

  “啪!”
  那一巴掌极为响亮,薛笙白的脸顿时肿了起来。
  “弘道哥!”明瑶急忙冲过来,拉着我的手,道:“小心他身上有毒!”
  我也不禁一惊,赶快看了看自己的手,好在没什么异样,便道:“没事,他的毒应该用不到自己脸上吧。”

  薛笙白气得双眼血红,吼道:“你敢打我!?”
  明瑶道:“不但他敢,我也敢!打你个狼心狗肺,打你个满嘴喷粪!”说着,“啪”的一巴掌,登时把薛笙白另一边的脸也给打肿了。
  “丑女人,你打我爹!”薛清凌从地上跳起,冲了过来,伸手去抓明瑶,明瑶回臂戳指,点中薛清凌腰间穴道,薛清凌闷哼一声,登时歪倒在地。
  “贱人!妖孽!”薛笙白见薛清凌摔倒,更加恼怒,当下狂骂起来:“不要脸的浪货……”
  明瑶怒极:“你再骂一句!?”

  日期:2016-06-05 00:42:00
  “**!”
  “啪!”
  “贱货……”

  “啪!”
  “骚……”
  “啪”、“啪”、“啪”……
  明瑶左右开弓,已经不等薛笙白骂出口就开打了,薛笙白嘴里溢出血来,说话开始支吾不清楚……
  “老流氓!”明瑶边打边说:“我让你骂!我让你骂!”
  薛笙白的脸渐渐扭曲起来,以他一贯以来的骄横和自命清高,被明瑶这样一个小姑娘打耳光,而且是不停的打,哪里能受得了?!
  “嗝!”
  薛笙白喉中猛的一声怪响,整个人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双手箕张,如同鹰爪,恶狠狠地朝着明瑶的脸抓去!
  薛笙白原本穴道被封,无法动弹,这一下实在出人意料!
  再加上他那副扭曲的恶毒表情,明瑶竟然被吓得愣在当场,不知道回避!
  我大惊失色,急忙把明瑶往回拉,而薛笙白的手却已经到了明瑶脸颊处!
  “薛笙白!”我大喝一声。
  就在此时,薛笙白的喉中又是“嗝”的一声怪响,眼角、鼻孔、嘴角、耳朵里忽然都流出血来!
  他的手距离明瑶的脸颊连半公分都不到,却止住不动了!

  我把明瑶拉到我身后,盯着薛笙白,防备他的下一步举动,却见他双眼圆整,却渐渐没了神采,瞳孔也开始散了开来,七窍之中流出来的血,竟慢慢变黑……
  “死了?!”
  我惊愕难当。
  日期:2016-06-05 00:45:00
  我伸手去摸薛笙白的脖颈——脉搏已无跳动的迹象。
  我的心脏狂跳,略一用力,他整个人便仰面倒下。
  竟然是真的死了!
  一时间,我心中之惊骇,难以名状!

  “爹!”薛清凌在地上叫喊起来:“爹,打她!”
  明瑶缓过了神,回头看见薛笙白倒在地上的样子,也悚然道:“他,他是怎么了?!”
  “他,他好像是死了……”我艰难的说出了这句话,心中忽然又茫然之极——薛笙白怎么会死了呢?!他明明是被封着穴道的,不能动弹的,怎么突然就站了起来,突然又死了呢!?
  “死了?”明瑶惊诧了片刻,又松了一口气,拍拍胸口,道:“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爹,你死了?死了……”薛清凌“咕咚”一声,翻着白眼,晕了过去。
  我喃喃说道:“薛笙白死了,被咱们给打死了……”
  “胡说!”明瑶道:“咱们什么时候打死他了?!”

  我道:“刚才咱们一直在打他的脸。”
  “打脸能打死一个高手么?更何况他那么不要脸!”明瑶倒是比我镇静得多,俯下身子去看薛笙白的尸体。
  我也蹲下了身子。
  日期:2016-06-05 00:50:00
  看了片刻,明瑶忽然说道:“他是自杀的。”

  “啊?!自杀?”我吃了一惊,立时摇头,道:“那不可能!他被封住了穴道!怎么会自杀?”
  “他既然被封住了穴道,本来就应该是不能动弹的,可是他为什么突然就站了起来?”明瑶瞥了我一眼,又指着薛笙白的面孔,道:“还有,他怎么会七窍流血?而且血怎么是黑色的?”
  我沉默片刻,想了想,道:“那是因为时间久了,他被封的穴道自行被血气冲淡力道,于是就解开了。至于七窍流血,黑血……他是不是修炼的血中也带有毒,可以伤人,所以才是黑的?”
  “全错。”明瑶道:“朱汉的本事高强,封住薛笙白的穴道时是用脚踢得,力道更大!在没人去解的情况下,至少也得一天才能自行冲开,可是现在还不到一个小时,那是断然不会自行解开的。至于你说的他血中带毒,更加不可能。”
  我道:“为什么不能血中带毒?他喝的水都能变成剧毒!”
  明瑶道:“如果他把自己的血练成了毒血,那就全都是黑的!可是你看,他先前受伤时流出来的血分明是红的,后面七巧流血时才是黑的。”
  我仔细一想,确实如此,不禁茫然,道:“那到底是什么缘故?”
  日期:2016-06-05 00:59:00
  “很简单。”
  明瑶道:“不难想象,是薛笙白自行震断经脉,冲解穴道,这才能站的起来。可惜,他先前受伤太重,以至于起身之后,就很快毙命了。”
  “那七窍流血是怎么回事?”
  “他经常用毒,甚至把喝下去的水也炼化成毒,那就说明他体内必然有残存的毒,平时不死,是全靠自身的功力压迫毒性不发散,可人死的同时,功力尽散,而毒便会趁机渗入他的五脏六腑,于是,他的七巧就流出黑血来。”

  我揣摩了片刻,知道明瑶说的合情合理,分毫不差,事实确实如此。
  又沉默了片刻,我道:“可是他为什么要强行解穴呢?”
  明瑶道:“这你还想不通么?他自命不凡,自持身份,自觉高人一等,受不了我打他的脸。”
  “这事情真是莫名其妙。”我懊恼道:“咱们本来是救他的,怎么最后变成了这样子?”
  “早知道他是这东西,就不该救他,让他死了算了!”明瑶撇撇嘴,道:“我看他活着才是个祸害,回去之后,必定要想方设法污蔑你们陈家,然后寻隙报复。”
  我比明瑶更了解薛笙白的为人,情知明瑶说的都对,可是救人变成了间接杀人,到底心中不爽,再看那个晕过去的薛清凌,想起她还是个傻子,只有薛笙白这样一个心疼她的父亲……现在却成了孤儿,以后该怎么活下去?
  我心中愈发的不安。
  “走吧。”明瑶道:“这里不是安生地,咱们快点离开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