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6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宁俊琦的话,楚天齐依然左手拿着报纸继续看着。右手拿出手机,按下了接听键,“喂”了一声。
  “天齐吗?你在哪?”手机听筒里是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我在上班,你是谁?”楚天齐眼盯报纸,随口应道。
  对方叹了一口气:“唉,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这才分开几天呀。我可是因为你才成了这样的,你要对我负责。”
  “你到底是谁?”楚天齐不客气的道。
  “你个没良心的,我是婷婷啊!你怎么也不联系我?”女孩先是撒娇的声音,然后声音尖厉的道,“是不是又和那个大龄女搅在一起了?”
  “婷婷?岳婷婷?”楚天齐嘴里念叨着,忽然想起了什么,抬起头看向宁俊琦。
  宁俊琦正愤怒的看着楚天齐,用手一指门口方向,吼道:“出去。”
  楚天齐错愕了一下,迈步向外走去。
  此时,电话听筒传出岳婷婷大声质问的声音:“被我说对了吧,你就是和那个大龄女在一起……”
  楚天齐边走边对着电话说道:“你胡闹什么?我在上班。”说完,挂掉了电话。
  电话那边的岳婷婷,听着手机听筒里传出的“嘟嘟”声,气得直跺脚,就差把刚刚买来的二手手机摔到地上了。嘴里骂道:“白眼狼,狐狸精。”
  骂完,她又笑了。因为她听到手机里那个大龄女对楚天齐的怒吼,她知道那个大龄女肯定是听到自己的话了,肯定被气的够戗。
  岳婷婷之所以对宁俊琦这样,主要是因为,她觉得是宁俊琦的插足,搅散了表姐和楚天齐。所以,她要替表姐出气。而且她自己也喜欢楚天齐,就更觉得宁俊琦是障碍了。
  岳婷婷的母亲去世早,父亲对她照顾少,但却很纵容她。所以,她的性格就有些缺陷,除了在自己表姐面前比较温顺以外,平时就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非常任性。正因为这样的性格,所以她对宁俊琦采取直接对抗的方式,也就不奇怪了。
  楚天齐在回办公室的路上,感到了人们异样的目光。他知道,尽管好多人不完全信黄敬祖的话,但自己的名声却实实在在受到影响了。即使人们不相信黄敬祖说的事,但自己不受乡书记待见却是显而易见了,人们自然就会猜测原因,也自然会得出一些看似合理理由。但这些理由却是不存在的,因为楚天齐根本就没有主动招惹黄敬祖,是黄敬祖直接举“刀”砍上来的。
  刚回到办公室坐下,手机又响了,楚天齐拿出一看,是宁俊琦的号码。急忙按下接听键,用讨好的声音道:“乡长,刚……”
  “楚天齐,你记住,今后你走你的桥,我走我的路。”宁俊琦粗暴的打断了他的话,“还有,不许对人说起进过我卧室。”
  楚天齐还没反应过来,手机里已经发出“嘟嘟”的声音,宁俊琦已经挂机了。
  收起手机,楚天齐有些无奈的摇摇头,自语道:“桥归桥,路归路,哎。”他有些后悔在宁俊琦办公室接电话了,更后悔接电话时手机离耳朵太远了。如果不是自己只顾得看报纸,如果自己把手机紧紧贴在耳朵上,那么宁俊琦就不会听到电话里的内容了。他理解宁俊琦的心情,哪个女孩都会忌讳被别人说成“大龄女”的,即使年龄不大的女孩也是这样。

  楚天齐对宁俊琦有些愧疚,不是因为他和岳婷婷有什么事,本来他们就没有事。而是由于受自己的牵连,才使岳婷婷对宁俊琦这样的,宁俊琦这完全是由于自己才遭受到的无妄之灾。这对于一个对自己在工作上支持,对自己家人又照顾有加的女领导是不公平的。
  楚天齐苦笑一下,又拿起报纸看了起来。
  黄敬祖现在心情非常好,因为心情愉快,他又刚刚和她做完了最快活的事。黄敬祖有个习惯,如果心情特别好或是特遭糕,都会把她召过来,做那件事。他要做的时候,是不分什么时间的,有时甚至不分场合,不管是床*上,还是沙发上,或者是办公桌上。
  身边的她已经沉沉睡去。黄敬祖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才晚上八点,他从床头柜上烟盒中取出一支香烟,点着后用力吸了一口,回想着一些事情。
  自从上次组织乡干部学习报纸后,黄敬祖就在等着,等着欧阳玉娜后续关于种植蔬菜的文章。只要这样的文章一见报,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在会上强力推行全面种植。可是等了一周没有,再等一周还没有,他认为应该不会有了,报纸上写的还会后续跟进看来只是记者惯用的噱头了。他只能找另外的契机了。
  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正好县里召开会议,从会议的内容看,自己正好可以做文章。于是,黄敬祖在县里会议刚一结束,就让要主任通知第二天下午开会。

  今天上午的时候,黄敬祖安排了家里的一些事后,就坐车返回青牛峪。就在他快到乡里的时候,忽然接到冯志国的电话,让他看一看今天的省报第三版。并告诉他,县委主要领导很重视,今天上午专门召开紧急常委会说了这个事情,要全县上下引起重视。
  冯志国在电话中没有说什么事情,但黄敬祖感觉肯定和自己有关,于是,回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就是看省报第三版。当他看到大标题的时候,就是一惊,再一看标题下面“时真平”三个字,他知道自己的计划落空了。
  文章的标题是《成功后的反思——走基层系列报告道之后记》,作者在肯定了去年农业工作取得的成绩后,笔锋一转,讲到了好多地方盲目跟风、盲目扩大生产。文章呼吁不要被成绩冲昏了头脑,一定要按市场规律做事。尤其还用“有机西芹三号”举例,说什么“虽然去年的种植取得了极大的成功,但不代表今年就可以盲目扩大,因为从市场情况、自身条件、产品认证各方面看,今年还不具体条件”。

  欧阳玉娜写的话,简直就是楚天齐的原话。黄敬祖感觉肯定是楚天齐搞的鬼,因为他和欧阳玉娜平时关系就好,并且在昨天县里开会还看到他们在一起,只不过当时黄敬祖懒的和她打招呼。
  等到想明白这个事情后,黄敬祖决定好好收拾楚天齐。前几天领导还让给这个家伙点颜色看看,弄臭他的名声,自己当时还有些犹豫,现在看来,你不仁就休怪我不义了。
  黄敬祖手拿报纸,嘴里说着:“好小子,看我怎么玩死你。”
  于是,就有了下午批楚的好戏。

  黄敬祖叨着香烟,想起下午会上痛打落水狗的畅快,不禁又来了感觉。赶忙掐灭烟头,一翻身又压了上去。
  楚天齐做梦也没想到,黄敬祖又把欧阳玉娜写文章的事,安到了自己头上。但其实也不太冤,欧阳玉娜之所以写这篇文章,就是受他那次醉话的启发。不过,促使这篇文章出台的,却另有其人。
  楚天齐此时也想到了一件事,要主任在会议中间休息的时候曾说过会议内容会变,看来就是依据这篇文章做出的判断。果然,黄敬祖没有提起全面种菜的事,而是向楚天齐发射了火力更加猛烈的炮弹。
  日期:2016-06-05 08:2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