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59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看楚天齐的样子,宁俊琦不悦的道:“一点都不识逗。柳大年当书记的事,我比谁都清楚,我难道会信别人的话?其实柳文丽的心思我也知道,她都和我说了。”
  “是吗?”楚天齐脸上出现了笑容,“她都和你说什么了?”

  “不告诉你。”宁俊琦绷着脸道,然后话题一转,“我就奇怪了,你的那些‘罪过’都是什么时候犯的?”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楚天齐面色一整,说道,“柳大年的事不用说了,你也知道。所谓的个人崇拜、歌功颂德,应该是说青牛峪水库现场的事。我在昨天去水库的时候,看到现场有一面红旗,红旗上是十四个字,类似对联形式的,上句是‘修水库,领导高招’,下句是‘防旱涝,造福乡民’,我当时只是随口说了两个‘好’字。”
  宁俊琦摇着头道:“这也没什么呀,看字面意思就是在感谢乡领导嘛!”
  “可是巧的是,想出这两句词的是我们村的柳三爷,做红旗的是柳大年,正好主管此项工作的又是我。”楚天齐解释道。
  “嗯,也不怨人家多想,确实值得怀疑。”宁俊琦故意摇头晃脑的道,“这不会真是你指使的吧?”
  楚天齐苦涩一笑:“你也拿我开涮,修缮水库是乡里的决定,又是你倡议并推动的。我不过就是一个奉命干活的人,我再无耻也不能硬往自己脸上贴金呀。”
  “好吧,暂时解除指使嫌疑。”宁俊琦点头道,然后“嘿嘿”一笑,转换了话题,“对了,‘老丈人’又是怎么回事。”
  “我能猜得到,肯定是柳大年在人前显摆自己有关系,瞎咧咧过这类话。他那个人我知道,就是这个性格,有五不说三,有零都想说成十。他其实是个势利的人,在我没到乡里之前,他瞧不起我们家,也时常给我们家小鞋穿。就拿养猪的事说吧,当时他以为这是挣大钱的项目,在分配养殖指标时,故意少分给我们。最后阴差阳错,养猪赔了,我们家少受了损失。等我到乡里上班后,他竟然拿这件事表功,说当时是为了照顾我爹妈的身体。其实我知道他的伎俩,他一直这样,在我小的时候就见识过他的套数。”楚天齐讲述着。

  “我知道,你和文丽小时候就好,结果柳大年就阻止你们,是不是呀?”宁俊琦八卦道。
  楚天齐奇怪她的消息来源,就说道:“其实我俩就是小时候一块玩,我们家是外来户,我爹妈身体不好,而且孩子又多,家里穷。他为此还把文丽转到了别的学校。”
  这些事,宁俊琦都听文丽说过,而且说的更详细。她逗弄道:“怕是柳大年现在真想当你老丈人吧。”
  楚天齐没有接宁俊琦的话茬,而是自顾自的说:“他是一个见风使舵的人,也会利用形势,昨天还同着好几位村干部的面,故意把我叫到一边。其实他就是和我说一下我爸的情况,也说了几句感谢的虚话,可是其他人却会以为我和他关系近,尤其他自己那张嘴又不知道会怎么胡诌呢。”
  “那其它的事呢?”宁俊琦正色道,“还有,遇到这么点事,你怎么就成那个熊样了?”

  “其它几条更是捕风捉影,无非就是我和你、刘文韬、郝晓燕关系融洽一些,再加上我和村干部接触的多,在某些人眼里就成了拉帮结派。”说到这里,楚天齐叹了一口气,接着道,“我这个样子,并不是说我不堪打击,而是我觉得心酸、心痛。一开始他给我头上扣屎盆子,我确实非常愤怒,恨不得给他两个嘴把子。可我不能那样做,人家只是指桑骂槐,只要我插话或是有其它举动,那就是不打自招了。后来我就想开了,自己安慰自己‘人被狗咬了,还能反过来咬狗一口吗’。”楚天齐用了个比喻。

  “扑哧”,宁俊琦被他逗乐了,点指着他说:“你可真够损的,骂人不带脏字,有一句话叫什么来着。对了,‘咬人的狗不叫’,就是形容你的。”
  “你说话也够绝的。”楚天齐笑着回击。他抬起头无意中看到了卫生间晾衣架上挂着的一个小物件,是一个粉红色的胸*罩,他的脸上露出夸张的表情。
  顺着楚天齐的眼神望去,宁俊琦注意到这个家伙发现了秘密。脸一红,冲进卫生间,“咣”的一声,关上了卫生间的门。
  宁俊琦从卫生间出来了,她的脸通红通红,就像是熟透的红苹果一样。她的脸之所以这么红,一是因为被他发现了秘密。二是因为照镜子才发现自己哭成了大花猫脸,想到刚在他面前的样子就觉得害羞、不好意思。
  为了缓解自己的尴尬,宁俊琦直接问话道:“你刚才说什么心酸、心痛,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天齐打了个“哎”声,长嘘了一口气,说道:“我没想到,他竟然把那么多恶毒的词都用在了我的身上,按他的描述,我都成了十足的败类了。我心里不好受,不是因为他的词有多恶毒,而是因为他是一个我非常尊敬的领导和敬重的长者,无论于公于私,他都不应该那样做。通过今天的事,我想了很多,也联想到了一些事。在对付我的人中,冯志国、魏龙、温斌都是我的领导,但他们都做出了与他们身份不符的事,都在用下作的手段对付我,这让我心酸,让我心痛。所以,我刚才听到‘领导’二字,自然就想到了他们,说话就非常不得体,请你多原谅,大人不计小人过。”

  “行了,行了,跟你生气没完,用你的话说就是‘人被狗咬了,还能反过来咬狗一口吗’”宁俊琦说完,“哈哈”大笑起来。
  楚天齐也跟着尴尬的傻笑起来。
  宁俊琦停住了笑声,严肃的说道:“他们做的有些事确实出格,与他们的身份不符,但这就是现实。只要身在官场,斗争就是不可避免的,只不过有些时候是阳谋,有些时候用的又是阴谋。你现在职位比较低,所以总感觉对付你的都是领导,等你的职位越来越高的时候,可能你的感觉就不是这样了。还有就是你太敏感了,像他们那样的人毕竟是少数。赵书记、郑县长都是领导,而且职位比那些人还高,他们二位不就是好领导吗?你不要以偏盖全。”

  楚天齐点点头,“嗯”了一声,表示认同宁俊琦的话。
  “你现在要安心工作、努力工作,只要干出成绩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另外,我有些怀疑,总觉得他如此对付你,不光是因为种菜的事那么简单。还有其他那些对付你的人,也未必就像表面看到的那样,是不是另有原因,或是在替什么人出手。”宁俊琦提醒道。
  “我也想过,极有这种可能。就拿魏龙和温斌来说吧,我和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们就对我非常不友善,后来更是接连出招。可我以前并没有得罪他们,肯定是他们在替别人出气,比如那个‘超哥’,还有……算了,不说了。”楚天齐也想到了冯俊飞。
  “哎,对了,你看看这个。”宁俊琦说着,起身走向外间办公室,楚天齐跟着走了出去。

  来到办公桌旁,宁俊琦从桌子上拿起一份报纸,递给了楚天齐。楚天齐接过报纸,报纸上的一个标题吸引了他的目光。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宁俊琦习惯的看了看自己手机,然后说道:“你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