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58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现场众人都听出味了,他们已经明白黄敬祖所说的人是谁了,但大多数人都觉得黄敬祖是危言损听或是打击报复,很同情这个人。但也有人觉得他是咎由自取,早就该收拾了。
  “同志们,刚才我说的人和事,是个别人和个别事。但大家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要任其发展,更不要同流合污。我们一定要弘扬正气,反对邪气,一定要树立正风,遏制歪风。在与歪风邪气的斗争中,我们肯定会付出很多,也会失去一些,有的人可能会害怕,害怕报复。”黄敬祖说到这里,看似无意的扫了楚天齐一眼。
  “但我要说,这没什么,我们做为组织的一员,为了崇高理想连付出生命都不怕,还能怕报复吗?我黄敬祖是做好了为了伟大事业随时付出一切的准备,包括我的生命,而且我相信正义必将战胜邪恶。当然,斗争也不全是你死我活,我们的组织原则中还有一条是‘治病救人’。所以,我们不会放弃对你的挽救,也希望你不要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组织是能原谅每一个回头的浪子的。”黄敬祖说的慷慨激昂,讲的情真意切。

  “散会。”黄敬祖说完这两个字,昂首挺胸的走出了会议室。其他人略为迟疑了一下,也陆续向外走去。
  如果是不熟悉情况的人,如果是不知道黄敬祖是怎样一个人的人,都会被他的坚定立场和博大胸怀感动的。他甚至都可以为了伟大事业献出生命,他也苦口婆心的要治病救人,这难道不值得我们动容吗?可是,他说出的话却是假的,他只不过是扯过正义大旗遮在自己身上,然后发射*出仇恨的“炮弹”,用以达成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而已。
  黄敬祖深谙“厚黑”二字,所以他在说出“正义必将战胜邪恶”时,才那么坦然,那么理直气壮,才没有觉得讽刺和滑稽。他应该改名叫“黄厚黑”才更贴切。
  楚天齐是被手机铃声“叫”出会议室的,给他打电话的是宁俊琦。
  当时开完会的时候,宁俊琦是第二个走出会议室的,这是惯例。她在回办公室的路上,一直在思考,思考黄敬祖为什么会如此对待楚天齐。难道就是因为种菜的事?那也不至于呀,工作中还能没有分歧的时候?难道是还有其它原因?
  宁俊琦也真佩服黄敬祖上纲上线的本事,如果按照黄敬祖的说法,那么楚天齐简直就是“叛徒”,就是人民公敌了。也不知道黄敬祖是依据什么,把一顶顶的大帽子扣在楚天齐头上的。
  黄敬祖给楚天齐安的众多罪名中,宁俊琦只知道有一项是依据的什么。就是“给村干部许愿升官,赢取村干部女儿好感”那项,那项是影射柳大年升书记的事。这件事宁俊琦最有发言权,因为柳大年升书记,是她和黄敬祖研究定的,让柳大年感谢楚天齐也是宁俊琦送的顺水人情。
  还有黄敬祖说的赢取村干部女儿好感的事,宁俊琦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本来是柳文丽一直对楚天齐有意思,可是在黄敬祖的嘴里却成了以权谋私。
  柳文丽喜欢楚天齐,但也明白自己是单相思,所以,柳文丽曾经当着宁俊琦的面,祝愿宁俊琦和楚天齐能修成正果。
  至于其它的罪名,究竟指的是哪些事?宁俊琦就不得而知了。
  宁俊琦也奇怪为什么楚天齐就这么能犯小人,以前有魏龙、温斌、冯志国对付他,好不容易让他们暂时消停了,现在却又换成了黄敬祖。
  现在的黄敬祖可要比前几位麻烦的多,以前的几位不是和楚天齐离的稍远,就是不能直接管着他。而现在的黄敬祖却是楚天齐的顶头上司,几乎天天低头不见抬头见,这要是被时时盯着,可够那小子受的。而且从今天黄敬祖对付他的激烈程度看,黄敬祖已经决定和他死磕了,那他就只好在睡觉时也睁着半只眼了,否则,只要他一打盹,说不准就被黄敬祖给收拾了。
  说实在的,宁俊琦挺同情楚天齐的。一个农家子弟,好不容易跳出农门,有了一个相对体面的工作。可他现在家有父亲瘫倒在床,还有单位领导或其他政敌给穿小鞋,说不准毒贩或是黑*会分子也在某个角落盯着他呢,还真挺让人心疼的。
  在食堂吃饭的时候,宁俊琦没有见到楚天齐,她很担心他。本来想去找他,又觉得心有不甘。如果这时候对他表现出关心,那岳婷婷给自己的气就白受了,而且他和她究竟是怎么回事,现在还不清楚呢。
  后来,宁俊琦就想到以工作为名找他。打他内线电话没人接,打他手机终于打通了。
  “楚天齐,你在哪?过来一趟。”宁俊琦直接问道。

  楚天齐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两个字“好的”,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走进办公室的楚天齐,宁俊琦就是一楞。尽管她有心理准备,可还是觉得不可思议。短短几个小时时间,一个朝气蓬勃的小伙子,就快成了小老头了。
  看着他,她很心酸,但她也气他,气他总让自己伤心。还气他,因为对方的一番话,就成了这个德行。就这样的心理素质,就这样的情商,以后还能有什么发展?
  “你去哪了?吃饭没见你,答应好的今天来汇报工作进展也没来。”宁俊琦严肃的说道。
  “工作改天再汇报,今天没心情。”楚天齐的话也很冲。

  “你,你……”宁俊琦被楚天齐的话顶的够戗,“你”了好几声,才说道:“你这是和领导说话的态度吗?”
  “领导?别跟我提这两字。”楚天齐并不买帐。
  “什么意思?吃了枪药了?”宁俊琦也不禁心头火气,“你就这能耐?以前真是高看你了。”
  “是吗?我不需要高看,我本来就是一穷小子,本来就是被领导开刷的。”楚天齐吼着道。
  “你,你混蛋。”宁俊琦哽咽着说道。说完,哭着跑进了里屋套间。

  宁俊琦这一哭,楚天齐也冷静了下来,一下子意识到自己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了。
  “呜呜”的哭声,不时从套间传出,搅得楚天齐心绪不宁。他走也不是,在也不是,后来他推开半掩的屋门,走了进去。
  听到门的响动,宁俊琦知道是楚天齐进来了,就把头扭向另一边。
  看到她竟然哭的如此伤心,楚天齐一时手足无措。此时,他看到床头放着的纸巾,赶忙抽*出两张,走到宁俊琦近前,递了过去:“别哭了,都怨我,我不该对你吼叫,错把你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呸,呸,你的心才是驴肝肺呢,是狼心狗肺,是脏心烂肺”宁俊琦停住哭声,抬起已经哭花妆容的俏*脸说道。其实宁俊琦也不是真有多么伤心,她也就是一时被他气哭了而已。

  “我是狼心狗肺,是脏心烂肺。你只要不哭就行,你一哭就把我的心哭乱了。”楚天齐半是认真半是玩笑的说道。
  “去你的,就知道花言巧语。你不是连人家闺女都给换到手了吗?”宁俊琦揶揄道。
  听到此话,楚天齐黯然的说道:“你也这么认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