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67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俩个人说话说的差不多了,仲枫阳一抬头看见了站在仲华身后的丁二狗,不由得笑道:“小丁子,昨晚去哪里过的年啊,让你在家里吃,你非得往外跑,喝西北风了吧”。
  到目前为止丁二狗都没有明白仲枫阳为什么这个时候看到了他,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反正这个时候丁二狗想不明白,要说他进来时没看见他,那是不可能的,但是要说和丁二狗说话,也不急在一时,因为连丁二狗都看得出来,仲枫阳和这个人的谈话马上就要结束了。
  难道仲枫阳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吗,显然不是,可是既然仲枫阳点了他的名了,他就不好再窝在仲华身后不出来了,于是从仲华身后走了出来。
  “秘书长,昨晚没喝西北风,我在驻京办吃的饭,我来晚了,给您拜年了了,祝您身体健康”  。前几句话还凑合,就是一般的拜年话,但是话还没说完,丁二狗双膝跪地恭恭敬敬的给仲枫阳磕了个头。
  “哎哎,你这孩子,每年都这样,我们是公务员,不讲这些,快起来,起来”。仲枫阳虽然嘴里说着,但是并没有动,只是抬起手来虚抬了一下,而且仲华也没有去拉他。
  “秘书长,这和是不是公务员没关系,这是我们白山的礼节,今天您不是领导,你是长辈,晚辈大年初一给长辈磕头,这是应该的”。丁二狗泰然自若的站起身,又想站回仲华身后,但是还没走到仲华身边,仲华就向一边闪了闪,给丁二狗闪出了一个站位,并且伸出手臂挡了一下,这样丁二狗和仲华就站齐了。
  “呵呵,你这个猴崽子,什么话到你嘴里就是道理了,文祥,这是仲华在海阳县时的秘书,这一晃两年多的时间,都是湖州的公丨安丨局副局长了,你说我们不能老能行吗,都是被他们这些年轻人推的,那句话怎么说来着,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了沙滩上”。

  “哦,秘书长,你说的对啊,这小伙子真是年轻有为啊”。被叫做文祥的男子深深的看了丁二狗一眼。
  “小丁子,这是共青团中央的梁书记,还不问好”。
  “梁书记过年好”。简单的问了一句好,半躬了一下腰,不卑不吭,很有气度。
  但是这边说着话,旁边沙发上坐着的那一男一女也没闲着,刚才丁二狗的惊人举动将两个人惊得目瞪口呆,这都什么年月了,给人拜年还磕头,真是乡下来的乡巴佬,没见过世面。
  “哥,你要小心了,你看看人家,年纪轻轻都是副处级干部了,小心回去老爸训你吧,一天无所事事的,他早就看你不顺眼了,昨晚也不在家吃饭,连妈也保不了你了”。
  “哼,这小子,他猖狂不了多久,昨晚和齐老三打了一架,要不然齐老三今天没出门嘛,脸被打肿了,到现在还在家里养伤呢,你说要是老三知道了这小子的确切消息,会不会找他报仇啊”。青年男子小声说道,但是语气里却是一阵得意之情。

  “哥,怎么回事啊?”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齐老三那家伙你又不是不知道,整个一个混不吝,你等着瞧好吧”  。
  话说了几分钟后,梁书记起身告辞了,连带着他的两个子女也跟着走了,出门的时候青年男子还狠狠的瞪了丁二狗一眼,丁二狗一直笑眯眯的还以颜色。
  拜完年之后,仲枫阳也要出去给那些老同志们拜年,所以仲华也要跟着,丁二狗还是有那个自知之明的,给仲华说了一声,想回湖州去,春节期间治安形势不好,自己这个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缺席时间过长不好。
  仲华也明白,所以就答应了。
  “凌杉,起来了吗?”

  “起来了呀,怎么了?”
  “服务员给你买了衣服吗?”
  “买了,刚送来,你办完事了?”凌杉问道。
  “嗯,这样吧,我不去你那边了,你出门打个车,我们在高速公路口会和,我们回湖州”。丁二狗说道。
  “怎么这么急,出什么事了?”凌杉一听丁二狗的口气不对问道。
  “没出什么事,是我们单位的事,我要赶紧赶回去,你自已一个人我不放心,跟我回去吧,过了年再回来”。丁二狗安慰道。
  “那好吧,我这就走,你等我啊”。凌杉匆忙收拾了一下,穿上衣服就出了门,罗厚文看到凌杉出了门,还以为他们是出去逛街了呢,谁知道丁二狗已经带着凌杉踏上了回湖州的路。
  丁二狗已经意识到自己暴露了,所以根本没打算再回去,要是回去了,说不定会被堵在了驻京办,他不是怕打架,而是怕给仲家惹麻烦,自己是给人家来拜年的,不是来惹事的,而且北京这个地方,什么人都有,既然和梁文祥的儿子喝酒,那肯定也是这些人里的狐朋狗党,那么自己更没必要冒这个险。
  真是不到深圳不知道什么叫钱多,不到北京,不知道什么叫官小,但是丁二狗同志有着清明的脑子,所以惹不起还躲不起吗,妈的,到了老子的地盘,看你敢不敢来。 
  仲华在前面开车,仲枫阳坐在后座上,俩个人直接向京西的玉泉山开去,那里有仲枫阳的老领导,仲枫阳调到北京这段时间以来,并没有闲着,在中南省走的时候,都以为仲枫阳是去养老了,但是事实情况呢,非但没有进入到养老的队伍,反而是被安排了重要的工作,现在是人大的常务副秘书长。
  “叔叔,梁文祥这件事是不是已经定了?”仲华问道。
  “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就看年后安如山安排到哪里去了,现在是过年,那是老百姓在过年,这些领导哪个有心思过年呢,还不是利用过年的功夫到处转,转什么,还不是转关系吗?”仲枫阳眯着眼说道  。

  “那梁文祥来拜访你是不是为到中南省做准备?”仲华问道。
  “谁都知道罗明江这个家伙不好搞,我在的时候,是三国鼎立,现在安如山再一走,那么谁还能和姓罗的碰碰拳头呢?所以嘛,他也是想征求一下我的看法,其实目的还是想争取我们的支持罢了”。仲枫阳这个时候倒是很恬淡自然起来,毕竟他已经跳出了拿个圈,现在看问题的高度也不一样了,所以即便是梁文祥这一大早的来给自己拜年,还带着子女过来,其意思仲枫阳又岂能不明白。
  可是虽然自己离开了中南省,但是仲华还在,自己家族的利益还在,所以他也想为自己的家族多攫取一些好处,经济利益就不要提了,那是不现实的,但是政治利益呢,比如仲华的上升问题,比如依附于仲家的这些人的政治利益该如何保护呢,可以想见,即便是安如山在的时候,罗明江都能游刃有余,那么强势的安如山走了,来了一个共青团的书记当省长,那么罗省长变成了罗书记,接下来还有谁可以和罗明江抗衡?

  “那我们该怎么办?”仲华问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