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66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后悔,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上大学之前没把自己给你,但愿现在还不算晚,二狗哥,我一直都是爱你的,两年前,你救了我的命,昨晚,你又救了我一次,就当我以身相许了吧”。凌杉俏皮的笑笑说道。
  丁二狗不再迟疑,抱起凌杉进了卧室。
  灯光黯淡,但是这个时候却好像更加的让环境暧昧起来。丁二狗将她的保暖内衣向上卷了上去,虽然两年前就已经光顾过,但是好像今天的规模与昨天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光洁白皙,封入如两只倒扣的玉碗,在灯光的照射下,发出白瓷般的光彩,还没有摸上去,就感到了温润的质感,凌杉双手举起来,顺着丁二狗的动作,将自己上身的保暖内衣套头脱掉了。
  凌杉睁着眼,看到丁二狗直勾勾的眼睛,虽然表面上娇羞无限,但是内心里却是欢喜不已,也许世界上没有将自己献给自己最爱的人这一刻更加的让人感动吧。 

  洁白的床单,白皙的凌杉,相映成趣,但是此时的丁二狗却是无暇顾及这些事,因为面对身体下这样一个女人,丁二狗也是分外的紧张,看到凌杉的样子,他明白,这是凌杉的第一次。
  “你真的准备好了吗,要不然我们再等等……”丁二狗口干舌燥的说道,说实在话,这是他第一次和一个没有这方面经验的女孩子做这样的事,此刻他的紧张不亚于凌杉。
  “不,就今天,我准备好了”。凌杉眼神坚定的说道。
  丁二狗长吁了一口气,两只撑住自己身体的手臂渐渐弯曲,他的身体开始以千钧之势压了下来,凌杉已经感觉到有一个东西探头探脑的开始叫门了,她不由得打开了自己的双腿,来迎接那个烫热的如同烙铁一样的东西。

  可是就在此时,她忽然想起了什么。
  “等一等”。凌杉说道。
  “怎么了?”丁二狗一惊,他想到的是凌杉反悔了,心里一松,正想从凌杉身上撤下来时,凌杉只是将头枕的枕头拿了过来,三下五除枕头的枕皮抽了下来,欠起自己的身体,将洁白的枕皮摸索着铺在了自己的屁股下面。
  然后看了丁二狗一眼,伸手搂住丁二狗的脖子,将其拉向自己的身体,这个信号再明显不过了,丁二狗一路小心的侵入,以至于速度慢的凌杉都等不及了,不得不欠起自己的屁股去迎接他。 
  随着凌杉的一声闷哼,最重要的一关算是过去了,一路攻伐,一路神印,一路水流不止,凌杉再也忍不住自己身体所传出的阵阵快干,以至于又伸出了自己的尖牙利齿,将第二个另一个肩膀也狠狠咬了一口,最后在筋疲力尽中沉沉睡去。
  看着她身下白色枕皮上的点点英红,丁二狗一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是此时就算是说话也没人听他的话,因为凌杉已经沉沉睡去  。
  本来就已经到了凌晨了,两人又折腾了这么一通,丁二狗也疲惫了,和凌杉交颈而眠,不知不觉间已经天亮,远处的鞭炮声将丁二狗惊醒了。

  在他想起身时,凌杉伸手拉住了他,说道:“你今天要去哪儿,要不然我陪你去转转吧”。
  “醒了,多睡会吧,歇一歇,看你昨晚又喊又叫的,累得不轻吧”。
  “坏蛋,还不是因为你,不知道爱惜我,你以为我是那些大婶啊,人家第一次也不知道慢着点,一味的拱啊拱的”。
  “那不是你说的嘛,不要停,还让我快点快点的……”
  “你再说……”凌杉起身拧住了丁二狗的耳朵,丁二狗急忙讨饶,但是看到凌杉胸前两只白白嫩嫩的大馒头,还有和红润异常的小樱桃,丁二狗一低头,就将其中一个含在了嘴里吸吮起来。
  凌杉嘤咛一声,仰面倒在了床上,虽然是在躲避,但是做出的动作却是抱住了丁二狗的头摁向了自己那倒扣的玉碗,恨不得将丁二狗闷死在自己的胸膛上,用自己丰满的*房将其埋葬。
  俩个人有蚕眠了许久,丁二狗才从温柔乡里坐起来。
  “今天怕是不行,你待会回你的房间睡觉,我要出去拜年,有一个老领导调到北京来了,我过来是为了拜年的,我愿意为你已经回家了,没想到你没走,这真是缘分呐,所以还是明天吧,离开学还有好长时间呢,你还是回家吧,我后天走,我们一起走,我送你回白山,我单位的事情也很多,不得不回去”。
  “那我什么时候能再见到你?”凌杉不高兴的问道。
  “随时都可以啊,我有时间到北京来,要是我是没时间的话,你去湖州找我也行啊,好不好?”

  “好吧,你说话要算话,我可是你的人了,你要对我负责”。凌杉撇着嘴说道。
  “好好,我知道了,待会到你屋里去睡吧,服务员会买衣服给你送来,昨晚刚出了事,你千万不要出去,这里离芙蓉居很近,别让人看见你”  。
  “嗯,我知道,你快点回来,我自己一个人害怕”。凌杉撒娇道。
  “好了,我知道了,你再睡会吧,我走了”。丁二狗起身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了。
  下了楼,在大厅里看到了驻京办的主任罗厚文正在指挥着服务员收拾大厅,看样子除夕过后,湖州大酒店要营业了。

  “丁局,过年好,给您拜年了”。罗厚文上前抱拳道。
  “罗主任,你也过年好”。
  “你这是要出去啊,吃点饭再走吧”。罗厚文问候道。
  “不了,我出去拜个年,出去晚了堵车,我在路上买点就行了”。
  “到也是,对了,丁局,凌姑娘起来了吗,要不要准备饭?”
  “算了,不用管她,学生,都爱睡觉,什么时候睡醒了什么时候吃吧,不要打扰她了”。丁二狗嘱咐完就开车走了。
  因为起得早,所以这一路上还算是顺利,到人大宿舍门口时给仲华打了个电话,门卫才把他放了进去。

  开门的是仲华,丁二狗听到客厅里有人在说话。
  “还有比我来得早的?谁啊?”丁二狗问道。
  “我叔叔的一个朋友,就住在人大宿舍里,所以来的早,你待会给老爷子拜个年就行了,千万不要乱说话”。仲华罕见的嘱咐了丁二狗一句。
  丁二狗点点头没说话,跟在仲华后面进了客厅,进了客厅后,看见一个器宇轩昂的中年人坐在仲枫阳身边,两个人聊得很是热乎,但是让丁二狗意外的是,在这个中年人的右边,还坐着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
  这倒不是让丁二狗吃惊的地方,倒是那个年轻的男人让丁二狗吃了一惊,似乎昨晚在芙蓉居见过这个男人,好像是坐在昨晚欺负凌杉的那个男人的斜对面,所以丁二狗还有点印象。 
  但是两人也就是这么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意外,可是意外归意外,这个时候显然不是理论的时候,再说了,自己昨晚也没有打他,所以这件事怎么处理还得另说着呢。
  而且再说了,你们一屋子人调戏一个服务员,这事说出去恐怕也不是多么光彩的事,如果这个家伙敢理论,那么和昨晚那个人渣相比也好不到哪里去。
  丁二狗得到了仲华的嘱咐,所以根本,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站在仲华后面,看着仲枫阳和那个器宇轩昂的男子说话,可是两人都说的都是一些政治上的事,丁二狗虽然在听,但是不是很感兴趣,可能是因为他没有这么深的道行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