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57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昨天在县里开完会,黄敬祖留在了县城的家里,今天中午一点返回的乡里。他一回到办公室,就赶忙翻看当天的报纸,看完后气得把报纸摔在了地上。冷静过后,他给党政办要主任打了电话,让要主任通知开会提前到两点。
  两点钟的时候,黄敬祖准时到了会议室,他一眼就看到了空出的位置,也注意到没来的人是楚天齐。于是,他没有说话,就静静等着,准备先给他来个下马威。
  楚天齐姗姗来迟,黄敬祖正想从开会时间上引爆这个导火索,谁知要文武却扑上来,用身体给死死压住了。这打乱了黄敬祖开会前定的计划,于是他在王晓英读完文件后,安排了临时休息十五分钟。
  黄敬祖要利用临时休息时间,把自己的计划再顺一顺,看看有没有没想到的地方。
  楚天齐和要主任一边吸着烟,一边随便聊着。

  忽然,要主任略有神秘的说道:“有一项会议内容肯定要有变化。”
  楚天齐“哦”了一声,等着要主任的下文。
  要主任刚要开口,看到黄敬祖拿着水杯向会议室走来,就向楚天齐点了一下头。楚天齐也看到了黄敬祖,于是随着要主任走进了会议室。
  黄敬祖自然也看到了楚、要二人,心中暗骂着“狼狈为奸”,向会议室走去。
  宁俊琦是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的,当她看到黄敬祖也已经到了,就说道:“是不是我来晚了?”
  “没有,还差一分钟呢。是我来早了。”黄敬祖笑着说道。说完,面色一整,宣布继续开会。
  会议刚重新开始,黄敬祖就要求大家发言,谈学习中央一号文件和县委会议精神的体会。
  从宁俊琦开始,大家都发表了自己的看法。有的人说的多,有的人说的少,有的人是从业务方面谈了体会,有的人是从思想方面说了认识。总之,各有侧重,各有特点。一通发言下来,就用了一个多小时。
  黄敬祖听完众人发言,说道:“同志们,刚才大家都谈了对中央一号文件和县委会议精神的体会。从不同层面、不同角度讲了认识。有的同志认识深一些,有的同志认识直观一些,尤其是好多同志联系自己的工作谈了体会,整体来看,讲的都不错。我也说说我的一些体会,实际上大家讲的很多内容也是我的体会。”
  大家被黄敬祖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给逗乐了,黄敬祖自己也笑了。
  “我下面的发言,主要是对几个重点方面再进行一些强调。中央一号文件又是关于三农的,可见中央对农村、农业、农民工作的重视。乡镇做为最基层的党组织和一级政府,最主要的工作也正好是三农工作,因此中央一号文件和我们这些乡干部息息相关,一些具体工作都是需要我们去做的。在一号文件中既有宏观的指导,又有具体工作内容的体现,我们既有纲可依,又有目可抓。这就要求我们这些基层干部,尤其是负责三农工作的干部,要认真……”黄敬祖的发言没有什么新意,无非就是从乡丨党丨委书记的角度提了一些要求。

  说完一号文件的学习,黄敬祖又讲了对玉赤县经济工作会议精神的理解和学习体会,并对乡干部们提出了一些具体要求。
  黄敬祖足足发言了有五十分钟,才停了下来。他端起水杯,喝了几口水,把水杯放在桌上。然后他的目光在全场扫了一遍,同时面上表情变的严肃无比起来。
  楚天齐心中暗道:看来又要向自己进攻,说种菜的事了。
  随着黄敬祖表情越来越严肃,现场的气氛也一点点儿紧张起来。看看氛围造的差不多了,黄敬祖才再次开口:“同志们,我们的各项工作取得了一些成绩,但是有一些问题也显现了出来。尤其是在一些人的身上,有一个问题已经到了很严重的地步,这个问题就是组织纪律的问题。”说到这里,他故意停了下来。

  听到“组织纪律”这四个字,大家心里都“格登”了一下:这可是个上纲上线的词汇。
  “大家听到‘组织纪律’这个词,可能感觉到震惊。也不怪大家惊奇,因为绝大部分同志都是按各项制度去要求自己的,也是严格比照去做的,所以肯定不会触碰‘组织纪律’。但是,有个别人却不是这样,他总在挑战‘组织纪律’,纪律不允许的偏要去碰,纪律禁止的偏要去做。在青牛峪乡,这样的人大有人在,而且还有漫延的苗头。”黄敬祖故意把每个字都咬的很清楚,语速也非常慢,以增加话语的严肃性。

  “组织纪律要求我们下级服从上级,个人服从组织,可是有一个人却不是这样。他不光目无领导,还常常把个人凌驾于组织之上,做着与他身份极不相符的事情。大家知道吗?他曾经对一个村干部许诺让其升职,结果上*其手,终于如愿。在这里,我也要反思,反思我自己因为对其信任而被蒙蔽。”黄敬祖一边说,一边观察大家的表情。
  现场众人眼中都露出惊异神情,心中暗道:身边怎么会有这样的事?黄书记说的人到底是谁?
  黄敬祖叹了口气,表情沉重的道:“组织纪律要求我们不得拉帮结派、不得私自结团成伙,可他却偏偏反其道而行之。不但和下面的人称兄道弟,反而在乡里也是拉拢、同化好多人。本来讲团结也是组织提倡的,可大家要弄明白我们要团结在党的周围,团结在组织周围。而不是因为不可告人的目的,聚集在某一个人的身边,或是某些势力圈子中。”
  黄敬祖的话越来越重,大家却是越来越疑惑,不知道黄书记说的真是身边某个人吗?

  “组织纪律要求我们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绝不允许以权谋私、假公济私、损公利私,可他完全当成了耳旁风,把组织赋予的权利做为了谋私利的工具。大家不知道吧,这个人之所以给村干部谋取政治资本,是有目的的。至于其它的目的,目前还没有暴露,但有一条已经可以肯定,他在以此换取对方女儿的垂青,有可靠事实证明他已经如愿。而且他的‘老丈人’也多次在人前炫耀这种关系。”黄敬祖的话是纯粹的上纲上线。

  人们对于黄敬祖口中所说的人,看法不一,很多人是感到震惊,震惊这个人的胆大妄为。也有的人却是持怀疑态度,怀疑这个人是否存在。因为按照黄书记的说法,这个人如果真的做了这些,那么他必须有很大的权利,恐怕乡里除了黄书记自己,没有人能做到吧。
  黄敬祖又打了个“哎”声:“我还是要反思啊,反思不该对他过于爱护,以致糊里糊涂的纵容了他。在乡丨党丨委的支持下,他干了一些工作。可他不但不对党组织感激,反而把这些集体的成绩揽于己身,个人私欲膨*胀,甚至搞起了个人崇拜。他指使村民给他写歌功颂德的词,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到处宣扬、坦然受之,现在好多村民都快把他当成救世主了。当然也有不受蒙蔽的群众,不但不和他同流合污,还及时的向组织进行了汇报。你说说,你一个小小的副乡……算了,不说职务了,还是给他留一个回头的余地吧。”

  日期:2016-06-04 18: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