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长和女警在野外……被我发现了,我该怎么办啊!》
第760节

作者: 丁二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二狗要离开湖州肯定是要跟石爱国打招呼的,何况是一走好几天,不知道什么时间回来呢。
  他和仲华约好明天走的时间后,就开车去了市委家属院,这个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但是一进门发现开门的居然是石爱国本人,而且他还带着围裙,看样是是在做饭。
  “小丁来了,吃了没?”
  “书记,我吃过了,怎么你亲自下厨了?”
  “嗯,阿贞不在家,也不知道哪儿疯去了”。

  “那,夫人也不在家?”丁二狗看着石爱国的脸色不是很好看,但是话赶话说到那里了,脱口而出,而且他注意到石爱国居然只是说石梅贞不在家,而没有说萧红的事,看来这里面有事啊。
  “她忙,也不知道在忙什么事,对了,她说办了个什么公司,你知道吗?”
  “哦,我知道这事,前几天还是我陪她去找的办公地址呢”。
  “什么公司,在什么位置?”石爱国坐下问道,完全忘记了锅里还下着面条呢,但是丁二狗可没有这么不自觉,边说着话边向厨房走去。
  “好像是一个房地产公司,在世纪锦城那边,具体的我就不知道了”。丁二狗在厨房里说道。

  虽然他做饭不是很好,但是还勉强能吃,而且做得要比石爱国强一点,看了看石爱国锅里只是白煮面条,于是剥了点葱,呛了一下锅,倒上点味达美酱油,重新将石爱国下的面条捞到了炝锅里,不一会就下好了,出锅前滴上了几滴香油,端给了石爱国  。
  “嗯,还别说,比我的手艺强多了,唉,这些年都是吃现成的,乍一做,还真是做不来了”。石爱国吃了一口赞道。
  “书记,你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要不然找个保姆吧,平时也就是做做饭,打扫一下家务什么的,回来也能吃个热乎饭不是”。
  “嗯,这事回来问问萧红吧,我早就说过要请保姆,但是她不同意,没办法,哎,你这是拿的什么东西?”石爱国看了看放在沙发旁边的一个坛子问道。

  “这是药酒,我上次回家时给您带了一坛子,您尝一尝,活血化瘀的,对糖尿病挺好的,您试试,看看有没有效果”。
  “哦,药酒,给我倒一杯我尝尝”。石爱国说道。
  于是丁二狗拿了个杯子给石爱国倒了一杯,双手递给了石爱国。
  “这个时间来,有事吧?”石爱国接过杯子并没有喝,问道。
  “嗯,我想请几天假”。丁二狗将坛子盖重新盖上说道。
  “回老家过年?你是公丨安丨局的副局长,这个时候能回去吗?”石爱国皱了皱眉道。
  “不是回老家,是去北京,跟着仲局长一起去北京给仲秘书长拜年,也就两天的时间吧,明天是除夕,我初一回来”。丁二狗本就没有打算瞒石爱国,所以直截了当的说了出来。
  “哦,这事啊,怎么,仲华还没走?”

  “没呢,他那里事更多,所以明天上午走,叫了我,我也不好推脱,我知道市里治安虽然有所好转,但是并没有根本改变局面,可是还有件事,书记您听说了吗,省里好像要有变动……”丁二狗说道这里就没再往下继续说,再说下去就没意思了,石爱国又不是官场新丁,自然知道这里面的事。
  “嗯,好,去吧,安排好局里的工作,多呆几天,告诉仲华,好好陪着秘书长多待会”。石爱国仿佛是想到了什么似的。
  “好的,我会安排好的”。丁二狗说道。
  “嗯,时间不早了,回去吧”  。石爱国看着丁二狗说道。
  丁二狗没吱声,看着有点苍老的石爱国,真是不知道当他知道萧红在外面干的那些事时会怎么样,可是这话绝对不能从自己嘴里漏出去,他现在只是有点可怜石爱国。

  “书记,明天就是除夕了,我给您拜个早年,祝您身体健康”。丁二狗站起身退后一步,站在离着石爱国差不多一米远的,双膝跪地给石爱国磕了一个头。
  “哎哎,你这孩子,这是干什么”。石爱国吓了一跳,急忙站起来去拉丁二狗,但是丁二狗还是坚持将这一个头磕在了地上。
  “书记,虽然你是我的领导,但是你也是我的长辈,在我们老家,过年要给长辈磕头,这是风俗,没有其他意思”。丁二狗顺势站起来说道。
  “我知道,但是这不是你老家,所以不要搞这一套,影响不好”。
  “书记,这也是我爸妈的教导,有些事,有些习惯是改不掉的,一辈子都忘不了”。丁二狗说道。
  虽然石爱国嘴上说不搞这一套,影响不好,但是心里还是很满意丁二狗的态度的,自己当领导也有十几年了,秘书也换了不少了,除了这个丁二狗,其他的秘书早就不联系了,从丁二狗本身来看,这个人的品质很好,这是让石爱国最满意的地方,也是信任丁二狗的原因。
  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时候石梅贞正好进家,而且正好看到石爱国起身拉丁二狗这一幕,断断续续也听到了丁二狗说的话。

  “丁长生,你是不是又惹什么祸了,求我爸爸呢?”石梅贞故意说道。
  “瞎说什么呢你,到现在才回来,也不在家里做饭,要不是长生过来,我也只能是吃白水煮面条了”。石爱国生气的队石梅贞说道。
  “我,你老婆呢,她怎么……”石梅贞可不管那一套,张口就和石爱国锵锵上了,吓得丁二狗拉起石梅贞就上楼去了,这会也不担心被石爱国看出什么来了。
  果然,石爱国气的站起身去了书房,看都没看丁二狗和石梅贞一眼。 
  “干什么,干什么,你推我干什么?”石梅贞不耐烦的推开了丁二狗的手,很不情愿的回到了自己的屋里,同时进来的还有丁二狗。
  “我说你不是疯了,明天就是除夕了,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有什么事等过了年再说吗?”丁二狗关上门很不客气的说道。
  “我疯了,还是他疯了,萧红在干什么,你不是不知道啊,你打算就这样瞒下去吗?丁长生,我算是看错人了”。
  “哎哎,我说,你讲点道理好不好,现在不是时候,我们现在把这些事拿出来,非但不能让你爸爸相信你是对的,而且还会打草惊蛇,最坏的结果就是萧红偃旗息鼓,什么都不干了,就指着你爸爸样她了,那你怎么办,你还有其他的招吗?”丁二狗压低了声音说道。

  “唉,我知道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就是咽不下这口气,我今天哪里都没去,去我妈的坟前陪了她一天,过年了,她肯定很寂寞,所以我想多陪陪她”。石梅贞的眼泪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但是奇怪的是她现在居然在掉眼泪的时候都听不出她有什么思想变化,说话和不哭的时候一样。
  “反正道理我都给你讲清楚了,你自己看着办吧,对了,我看你爸爸最近老的很快,你最好抽时间多陪陪他,不要老是呛火,那样对解决问题一点好处都没有,我担心终有一天谜底揭开的时候他受不了,你是他的亲生女儿,你不该袖手旁观,谁都有迷糊的时候,但是改过来还是一家人,对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