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56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要自己复述,要主任略微想了想,缓慢的说道:“明天下午三*点之前开会,如果提前的话再通知。会议……”
  “行了。”黄敬祖挥手打断了要主任的话,声音严厉的道:“我再问你,是每个人都通知到了吗?都是按照刚才的说法通知的吗?”
  “我,我。”要主任脸色通红,用手拍了一个头,站起身道,“黄书记我要向你做检讨,昨天我用内线电话通知楚副乡长的时候,说错了。当时正好外线电话响了,我着急去接,只和他说了下午三*点,后面的话忘了说了。”
  “哦,是吗?”黄敬祖翻着眼皮道,然后又自言自语着,“也是,毕竟年岁不饶人,身体又不好,忘了也再说难免。”

  “谢谢书记。”要主任点头哈腰道。
  黄敬祖微微一笑,看似轻描淡写的说道:“老要,身体不行也不要强求,如果觉得现在工作太累的话,可以提出来,给你安排个轻闲的活,要不,给刘文韬当个副手吧。”
  现场众人都是一惊,不禁暗道:这刀下的也太快了吧。
  楚天齐更是讶异不已,他知道要主任这是代自己受过。从去年秋天开始,要主任对自己就一直尊敬,而且好几次还故意示好。他也明白要主任有投机的心理,但人家毕竟对自己不错,自己从心里也对要主任的印象改观不少。
  要主任是一个谨小慎微的人,平时对上级领导更是言听计从,今天却为了交好自己,而欺骗黄敬祖。对于要主任来说,做出这个决定很难很难。楚天齐从心里承下了他的这个情,甚至都准备站出来,直接替要主任揽下这个事。但是,理智告诉楚天齐,不能那样做,那样做的话不但于事无补,而且对于要主任来说更是雪上加霜。楚天齐只能焦急的看着要主任。
  今天的要主任比较沉稳,并没有像在那次乡丨党丨委扩大会议上一样情绪激动,那次他都服用速效救心丸了。
  要主任没有回答黄敬祖的话,而是对着楚天齐道:“楚副乡长,你也是的,去乡下也要开着手机呀。今天提前开会,其他人我都通知到了,就差你了。”要主任看似指责着楚天齐,其实只不过是在亡羊补牢,为自己也为楚天齐找借口而已。
  只是要主任的努力肯定是徒劳的,黄敬祖根本不会相信他的话。黄敬祖是一个多疑的人,对于很正常的人和事都会怀疑,更别说黄敬祖本身已经怀疑他的立场有问题了。黄敬祖是不会相信一个“叛徒”说的话的。

  楚天齐明白要主任的意思,也赶忙说道:“是,是,要主任说的是,走到半路时,手机没电了,我想乡下也没信号,就没有及时充电。”
  黄敬祖没想到平时像跟屁虫似的要文武,今天竟然如此沉稳,还和那个小子一起“演戏”,于是看着要主任道:“老要,你再好好想一想,没有记错吧?做为一个合格的党政办主任可不能颠三倒四呀。”黄敬祖对要主任的话根本不相信,但又苦于没有证据,所以就要拿党政办主任这个职位逼他。黄敬祖的话虽然听起来平淡无奇,但却给要主任安了一个“颠三倒四”的定语,意思就是说你这样的人是不适合做党政办主任的。

  此时,所有人的目光已经不在楚天齐身上,而是都集中到了要主任身上。有担忧的,有高兴的,有看热闹的,不一而足,都想看一看这个老油条怎么回答书记的问话。是“幡然回头”,还是硬抗到底?
  要主任用手向后梳了梳自己的大背头,端起茶水喝了两口,然后从容的放下茶杯,抬起头,看着黄敬祖道:“书记,我又仔细想了想,就是我刚才说的那样,昨天确实是我一时疏忽。也怪我,为了怕耽误其它事,就着急去接外线电话,结果反而耽误了内部的事。说到党政办主任一职,我自认还是能胜任的,毕竟我年岁不大。说起来我比书记您还小一岁呢,身体也比您好那么一点点。书记,您不会因为这么一丁点儿小事儿,就换掉我吧,那样的话,老要可就冤死了。”说到最后,要主任还看似惊慌的向黄敬祖拱了拱手。

  震惊!这是所有人听完要文武所言后的唯一反应。大家震惊的是今天这个要文武是怎么了?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还是神经了?或者是楚天齐给了他什么天大的好处了?否则,就他这个在领导面前软的不能再软的软蛋,敢这么跟书记说话,敢这么替楚天齐挡子丨弹丨。因为大家都看的出来,黄敬祖是要对付楚天齐,但要文武却冲了上来。要文武肯定也能看清楚黄敬祖的用意,但他依然义无反顾的挡在了楚天齐前面,这就耐人寻味了。

  黄敬祖差点没被要文武气死,因为太出乎意料了。在这之前,他想到过好几个人都有可能反对自己,可他绝对没有想到会是这个一直做自己影子的人。刚才要文武不但仍然把责任揽在自己头上,而且还用软钉子把自己的话顶了回来。要文武说他的年纪比自己小,身体比自己棒,其实隐含的意思就是说如果他要文武不胜任党政办主任的话,那么自己也就不胜任乡丨党丨委书记了。要文武还自己定性这是一丁点儿的小事,而且最后竟然假装可怜。这哪是装可怜,这分明就是在埋汰自己。

  尽管被要文武气的不轻,但黄敬祖还是很快稳定了情绪,他“哈哈”一笑,说道:“老要,没想到呀,真是没想到……”黄敬祖连说了两个没想到,后面的话却没有说出来,然后话题一转,“老要,可不能这么看待工作。党政办主任有一项重要职责,就是为领导上传下达。如果曲解了领导意思,或是故意断章取义的话,那就不是一丁点小事了,而应该是原则性的事了。当然,你应该不是故意的。不过,老要,工作就是工作,如果你再犯这样的错误,或者仍不能端正态度的话,那以后可别怪我……啊?”黄敬祖最后又说了一个半截话,让人不禁产生了丰富的联想。

  要主任赶忙点头道:“书记,您说的话我记住了。”又是一个滑头的回答,他没有说“书记说的对”,而只说“记住了”,既有了态度,又不承认黄敬祖的话是对的。
  黄敬祖没有再就这件事纠缠,而是直接说道:“同志们,今天开会主要是学习中央一号文件,落实县委会议精神。文件已经发到各位手里,下面请组织员王晓英同志组织大家学习。”
  黄敬祖话音刚落,王晓英就拿腔拿调的读了起来。
  一个多小时后,王晓英读完了所有的文件,黄敬祖提议休息十五分钟。
  待书记、乡长出去后,众人纷纷走出了会议室。
  要主任前脚走出会议室,楚天齐就快步跟了上来。楚天齐取出一支烟,递向要主任,真诚的说道:“谢谢您!”
  要主任接过烟,说道:“没什么,本来就是*大的事。都是站着撒尿的人,说这些就见外了。”

  要主任的话很雷人,不是因为这句话本身有多雷人,而是因为从要主任嘴里说出这样的话雷人。
  会议中间休息,是黄敬祖临时提出的。
  今天下午的会议,黄敬祖本来是准备做一遍谋划好的大文章的。可是天不遂人愿,事情有变,于是他就动了取消此次会议的念动。只是转念一想,如果取消的话,会被别人猜到取消原因,那对自己的威信是非常不利的。不如将计就计,会议照样开,只是开会的内容,自己可以稍微变一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