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26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03 22:03:25
  (正文)
  就在南云机动部队劈波斩浪向着珍珠港奋力前行的同时, 12月1日在东京战前最后的一次御前会议上,那些决定帝国命运的政客们在纠结中终于做出了对美、英、荷开战的决定。
  同一天下午14:00,位于岩国的联合舰队司令长官山本五十六海军大将接到了第二天上午进宫觐见天皇的谕旨。山本稍作准备后立即于16:00启程前往东京。

  12月2日上午10:00,山本大将在皇宫拜谒了天皇。裕仁对山本司令官颁布以下圣谕:“朕兹下令出师,并委卿以统帅联合舰队之重任。惟联合舰队之责任极其重大,事之成败,关乎国家之兴废,民族之存亡,望兵至必克。”
  在12月4日晚海军大臣岛田繁太郎大将为山本举行的秘密欢送会上,军令部总长永野修身、次长伊藤整一、前总长伏见宫元帅、天皇御弟高松宫亲王、天皇侍从海军武官鲛岛具重中将等头面人物联袂出席,裕仁还特意派人送来葡萄酒以示慰勉。
  12月6日,南云和草鹿收到了山本大将从本土发来的天皇圣谕及山本的应答。联合舰队第775号密电:
  本司令长官于12月2日奉诏晋谒天皇陛下,承蒙天皇亲切赐予圣谕。当时,本司令长官奉答如下:“适值此开战之前,蒙陛下之优握赐予圣谕,诚惶诚恐,不胜感激。臣拜受天命,决心率联合舰队全体将士精诚团结,戮力同心,血战到底。为贯彻圣上出师之旨,不畏粉身碎骨,肝脑涂地,坚决达出师之目的,以应陛下之圣命。”
  在旗舰“赤城”号的桅杆上,很快便升起了一面“Z”字信号旗。三十六年前,在东乡大将旗舰“三笠”号战列舰上升起的也是这样一面旗,东乡率领的那支舰队就是在这样的激励下埋葬了俄罗斯第二太平洋舰队的。
  南云同时颁布了山本司令长官发来的激励电报。联合舰队第13号电令:“皇国兴废在此一举,全体将士务必全力奋战!”——后来据渡边安次中佐透露,这是联合舰队参谋长宇垣缠少将在如厕时突然想出来的主意。
  先遣队的27艘潜艇也都于当天夜间到达了预定位置。第一分队4艘潜艇在瓦胡岛以北海域,第二分队7艘潜艇封锁珍珠港东西海峡,第三分队9艘潜艇监视珍珠港入口。负责北方阿留申和南方萨摩亚海域侦查的两艘潜艇也先后发来信息,在上述区域美军一切如常,无任何异动。
  当晚,机动部队收到东京转来的由吉川猛夫发自珍珠港的最新报告:珍珠港内停泊有战列舰9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17艘。另有4艘巡洋舰和2艘驱逐舰在船坞。港内无航空母舰。美军没有进行飞行巡逻,珍珠港上空没有部署防空阻塞气球。瓦胡岛平静如初,并未实行灯火管制。

  此时的机动部队已进至中途岛以东1100公里,进入了美军飞机的巡逻范围。编队马上变成了环形防空队形。凌晨3:45,第一补给队“极东丸”、“健洋丸”、“国洋丸”和“神国丸”在完成对警戒部队“阿武隈”号和驱逐舰的最后一次燃料补给后离开机动部队先行驶往待命地点,以备机动部队在结束攻击后的返航途中补给燃料。南云下令全部轻装的战斗部队航速迅速提高到24节,气势汹汹直扑珍珠港!

  六艘航空母舰的甲板上整齐地排列着一架架飞机,目前正在作最后的战前检查。明天,这些飞机就要载着鱼雷和丨炸丨弹飞向珍珠港上空去攻击敌人的舰队。机械师们非常认真地执行着检查任务,飞行员们也开始忙前忙后地埋头检查武器。
  在旗舰“赤城”号的舰桥上,南云长官、草鹿参谋长、长谷川舰长和三浦航海长等人员此时正凝视着那向西边水平线上徐徐沉落的一轮火红夕阳,舰尾那条又白又长的航迹笔直地伸向远方。机动部队这时正悄俏高速向敌人的纵深地带驶去。
  南云:“从航迹看,航空母舰正在加速前进。”
  草鹿:“是的,是在加速前进。”
  南云:“多美的夕阳啊。”
  草鹿:“是呀,明天就有人再也看不到如此美丽的夕阳了。”

  航海参谋雀部利三郎中佐却有点与众不同,他迈着轻快的步伐从“赤城”号舰桥舷梯上走下来,向着甲板下自己的舱房走去。虽然从单冠湾出击以来才过了十一天,但由于此次航行非同寻常,使人感到时间过得特别慢。作为一名航海参谋,雀部亲自搜集并汇总了许多北太平洋冬季变化无常的气候和海流的第一手资料。为了使由三十艘舰艇组成的大型编队能够在隐蔽中前进并按时驶抵指定地点,雀部几乎绞尽了脑汁,一点微小的差错都可能导致所有的努力毁于一旦。“到那时即使剖腹谢罪也是万万不可宽恕的”,雀部想。

  每当雀部想到这次行动的成败关系到国家的生死存亡时,他头脑里所考虑的除了如何达到那个目的地之外就再也没有别的念头了。舰队从单冠湾出发以来,不用说他身上穿的衣服还没有换洗过,就连吃饭和睡觉也都在舰桥上,或是在舰桥下面的作战室里。现在眼看就要到达目的地了,无论从时间抑或从位置上来说,都已有了超过百分之九十的成功希望,雀部心里多少有点宽慰。但他知道目前是最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松懈。

  雀部痛痛快快地洗了一个澡。已经十几天没洗澡了,身上的污垢之多连他自己都大吃一惊。洗完澡的雀部觉得就像乌龟去掉了壳一样清爽。从兜档布、内衣直至外面的军装他都一一换下,穿上了自己在出航时携带的崭新干净衣服。接着他又修剪了指甲和头发,并用纸张把它们包起来小心翼翼地放入办公桌的抽屉里。雀部思忖着,明天一旦舰桥被丨炸丨弹击中的话,恐怕整个身子都会被炸成齑粉,到那时也许只有这些东西还能留下来,就可以寄给家人,甚至会被放在香台上或者佛龛中受人敬仰也说不定。当暮霭快要降临的时候,他又精神抖擞地登上了舰桥。

  尽管已经是傍晚时分,但舰上全体人员为了使明天的攻击能够万无一失还在专心致志地忙碌着。机械师们正在微暗的机库内对飞机作最后一次检查,飞行员们则在擦拭驾驶座前的挡风玻璃,侦察员们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图板上画着的攻击珍珠港的示意图。所有人的脸上既严肃又兴奋。
  最紧张的当属那些明天就要飞上天空的飞行员。想到明天的战斗,他们忽然有了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战斗一旦打响,谁能够活下来还是个大大的未知数。虽然作为大日本帝国海军的一员,“为国捐躯、为天皇尽忠”是至高无上的荣誉,谁万一真享受到了这种“荣誉”,不但不是件倒霉的事反而是一种“幸运”。但是当这一天真正来临的时候,心中还是会莫名地泛起一种悲壮。
  航母在尚未破晓的海面上留下了一条又粗又宽、十分醒目的雪白航迹。在以“赤城”号为首的六艘航空母舰的飞行甲板上,业已作好起飞准备的飞机均按战斗机和攻击机的顺序停放在起飞位置上。有的携带着大型丨炸丨弹,有的悬挂着鱼雷。挂在机身下面的那些鱼雷铅灰色的雷壳上闪烁着冷冷寒光。
  天公不作美,海面上风浪依然很大,在波涛汹涌的大洋中全速航行的舰艇颠簸得相当厉害。为了使飞机在颠簸的舰艇上能够保持稳定,机械师们在大风中往来奔跑,拚命固定好自己所负责的飞机。
  由佐佐木半九大佐率领的特种潜艇攻击部队已经在12月6日晚上11时许抵近了珍珠港。各母艇在离珍珠港约十五公里的海面上停止前进,开始悄悄地放出微型潜艇。站在潜艇甲板上的人能够看见岸上闪烁的灯光,甚至可以识别出怀基海滩上的霓虹灯,依稀可以听到岸上隐约传来的爵士音乐声。几分钟后四艘微型潜艇相继下水。第五艘潜艇罗盘仪发生故障,一时无法修理,但负责这艘潜艇的酒卷和男少尉与稻垣清中士却坚持要继续执行任务。直到酒卷开始使用磁性罗盘定向,他的特种潜艇才像一匹脱缰的野马脱离母艇,拖着一条蓝白色的航迹笔直地朝珍珠港入口处冲了过去。

  12月7日凌晨4时,南云机动部队经过12天6600公里的航行终于顺利到达珍珠港以北约430公里的预定攻击海域。
  日期:2016-06-03 22:05:36
  (正文)
  夏威夷时间清晨3:30,万籁俱寂的夜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阵刺耳的军号声。日军机动部队各艘舰艇上的号兵鼓足力气吹响了“全体起床号”,最后一个和平之夜的睡眠结束了。
  沉睡中的飞行员迅速翻身而起,——他们中的有些人由于激动甚至彻夜未眠。决战的时刻马上就要到了。他们各自系好象征吉祥的“千针带”,留下装有头发、指甲、遗书的小包后前往舰上的神社参拜,这是战前必不可少的程序。随后他们一起来到餐厅用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