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场、情路竞风流》
第250节

作者: 所谓的尊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宁俊琦把自己说的事,故意给理解成了出差费用的事。楚天齐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乡长,我是说我遇到岳婷婷的事,还有其它一些事。我……”
  宁俊琦笑了笑,打断了他的话:“楚副乡长,你刚才说的事,好像不是工作上的事。至于你们怎么一起出现,又或者还有其它什么事,这些都不是我这个乡长该管的。当然了,你既然提到这个事了,那我就你提个醒吧。这次毕竟是出公差,那我们就要办公事,不知道你的公事办的有什么进展?当然了,顺便稍微办点私事也不是不可以的,但你要记住不要本末倒置。刚才会上有很多人,我也怕伤了你的面子,就没有点你,但你不能总让我这个乡长给你一个人留面子吧。”

  听到宁俊琦说给自己留了面子,楚天齐只好说道:“谢谢乡长。这次何阳之行,没有什么收获,没有和药企有具体合作意向。”
  “没有收获,那就不用专门汇报了,如果有什么需要说的,也可以写成文字资料,供我学习一下。对了,乡里的介绍信,你是不是应该交回来了。”宁俊琦明显就是不愿意听他说起何阳的任何事。
  “乡长,我,我的介绍信丢了,连包也丢了。”楚天齐只好如实回答。
  “哦,是吗?是半夜睡着被人偷了,还是你碰到武林高手了?”宁俊琦明显就是不相信,“以你的身手,一般人根本打不过你,更甭说拿你的东西。除非是你故意的,或是你太不在乎了。”
  “都不是。”楚天齐摇手道。
  “什么?你不会说你的住宿**也丢了吧?你怎么没把自己丢了呀?你不觉得这个理由很雷人吗?或者你根本就没有在何阳住宿?”她睁大眼睛,语气严厉的质问道。显然她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多事瞒着自己,“时间已经超过十分钟了,楚副乡长,以后来汇报的时候,要多谈工作,不要把这些乱七八遭的事情拿出来。否则,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楚天齐没想到她今天会这样对自己,一开始是反常的平静,平静的就像是把自己完全当成了陌生人。最后她又把自己准备要说的事,定性为“乱七八遭的事情”。他不禁心里暗道:“不就是岳婷婷和你斗了点气吗?至于吗?”而且自己和岳婷婷并没有半点其它关系,严格的说连朋友都算不上,只是他俩都为对方做了只有好朋友才会做的一件事——冒着极大危险帮助对方。
  可是,如果站在宁俊琦角度看的话,就不是这样了。首先,楚天齐违反常规出现在省城雁云市,身边还多了一个“巧遇”的岳婷婷。现在居然连介绍信也丢了,他又提供不了何阳市的住宿**。任谁也不会相信他下面即将说出的“奇遇”的事的。
  楚天齐是无比郁闷的走出乡长办公室的,他知道,他和宁俊琦已经由“打情骂俏”的类似情侣关系,变成了只谈工作的上下级关系了。
  接下来的几天,楚天齐抓紧落实了一些具体事情。
  最先定下来的就是青牛峪水库开挖、整修工作。这个水库已经废弃多年,但基础完好,所以这次整修工作主要就是清理淤积杂物,并进行简单修补。楚天齐召集相关村领导,定出了水库整修的大原则,即受益村参照田地亩数按比例分摊劳动量,出义务工。工具由各村自己解决,至于整修用到的少部分水泥费用,从乡农业专项资金里面支出。
  在具体分摊的时候,各村领导也争的面红耳赤,最后在楚天齐的主持下,各村达成了一致意见。只待一两周内天气转暖既开工,乡里由杨大庆跟进,并且指定了几名村干部具体执行。
  增加水井,主要是由各村自己去做。因此,楚天齐向各村领导做了原则性安排后,各村领导马上开始组织实施。村民从去年种菜中尝到了甜头,对于打井灌溉的事很积极。听各村汇报说,一切准备就绪,只待天气允许时,即开工。
  “南极冷库”老板皮丹阳已经到过乡里,双方谈了合作建设冷库的事情。冷库由皮丹阳建设和管理,并承担由此产生的所有费用,青牛峪只出地皮,用地皮做为参股。冷库必须首先保证青牛峪蔬菜销售的用冰量,单价原则上比市场价低百分之五。只是乡里和皮丹阳在新冷库中的股份占比上存在分歧,需要继续协商。
  新型农业合作社没有实质性进展。从杨大庆的汇报中可知,各村领导都不主动。就是原来有个别积极的村领导,现在也明确表示不想带这个头。楚天齐理解大家的想法,而且这件事又不能采取行政命令,只能是停留在宣传阶段。
  关于蔬菜种植,去年的七个村已经催了多次,楚天齐答复每个村今年可以多种百分之十以内,千万不要贪多。并由各村选出人员,准备参加下周的专门培训,这些人员可以做为专门的技术人员培养。
  这几天的工作总体上比较顺利,宁俊琦没有找楚天齐任何麻烦,也没有单独找过他,更是没给他一个笑容,显得比普通的上下级关系还要普通很多。
  还有一件事,楚天齐在想起来的时候很闹心,那就是黄敬祖要求的写出读欧阳玉娜文章读后感的事。现在距上次黄敬祖做安排已经十来天了,楚天齐的《读后感》交上去两次了,都被打了回来,原因是“不深刻”。他知道黄敬祖要的是什么,可他肯定不会按黄敬祖的意思去写,只是老是这样反反复复的写,也实在麻烦不行。他不明白黄敬祖当时说的那么急,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有把大家聚在一起进行表态。

  自己让七个村种菜的事,黄敬祖不可能不知道,可对方什么都没有说,也没有做。
  倒是种药材村的领导没少找自己,询问今年是不是也要种菜。楚天齐回答他们,今年不适宜种菜。村领导又问药材销路的事,楚天齐告诉他们,正在找,还没有正式落实。听到这些,好多村领导没说什么,但脸色都不太好看。而苇子沟村主任在临走时却甩下了一句“菜是不让种,药材又卖不出去,村民不闹才有鬼”。
  楚天齐其实也清楚,如果药材的事没有一个好结果的话,村民肯定会来闹,甚至会到上面。他们才不管是谁经手的事情,他们就认准“是乡里让种的,你就要管我”这个理。其实村民这么想也没错,确实是乡里让种的,只是有些时候他们采取的方式可能不太适合一些。而且村民在来闹的时候,不光会说药材的事,肯定会把不让他们种菜的事搅和进去。
  到那个时候自己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村民是要闹,黄书记是要压自己,很多人也会看笑话。所以,现在药材的事只要有个圆满的结局,那么其它的事,就都不是事了。可是,谈何容易啊。

  这几天,倒是接了不少电话,主要就是打听收购药材的事。可是这些商家都不是自己和村里需要的,他们更多的只是让自己做出“让步”,然后承诺给自己多少好处。楚天齐明白,他们说的“让步”就是让自己牺牲种植户的利益,这是他坚决不能答应的。尤其,在前天来过一个客商,楚天齐和杨大庆热情招待了他,他吃饱喝足后,说了一句“可不可以先赊上”,在被否定后,直接一抬腿走人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