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32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汉狞笑道:“薛笙白,你还没有见过烤活人的吧?哈哈!今天,本堂主就让你见识见识!”
  几名红衣教徒也都嘻嘻哈哈笑了起来,上前抬起那口面缸,往灶火上架去。
  薛笙白挣扎着要站起来拦阻,但刚才他被朱汉踢中腰窝穴道,根本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红衣教徒把那面缸架在灶火之上。
  他破口大骂:“朱汉,你枉为男人!你不是人!你无耻之尤!你就是败类!妖孽!妖孽!”
  朱汉却不搭理他,吩咐徒众道:“用火器烤!底下,四周,全烤!啧啧,那味道一定比烤全猪要香的多!”
  日期:2016-06-02 22:17:00
  薛笙白不骂了,转而苦苦哀求:“朱堂主,您有什么吩咐,请说吧,只要在下做得到,一定替您做,在下伤了您一只眼,在下情愿自己废掉一只眼,让你出气,两只眼也可以,您不必对一个孩子下毒手啊。”
  “等一下。”朱汉止住徒众,笑嘻嘻的看向薛笙白,道:“你早这么说,不就好了?”
  薛笙白道:“是在下愚钝。”

  朱汉道:“这样吧,我问你几个问题,你要是能如实回答我,我就饶了你女儿,如何?”
  薛笙白道:“当真?”
  朱汉道:“我朱汉是站着撒尿的人,一口吐沫一个钉!”
  薛笙白面色惨淡,道:“朱堂主请问吧。”

  朱汉点点头,道:“第一个问题,你们五大队是怎么知道赌城是在这里的,又是怎么找到入口的?”
  薛笙白略一沉默,然后道:“是有人通风报信,告诉了我们赌城的秘密。”
  “谁?!”
  “那人匿名,我们也在查他,可惜,在来之前,也没有查出来。”
  我心中暗道:“三叔做事滴水不漏,要是让你们查出来,那才奇怪。”
  朱汉狐疑道:“当真?”
  薛笙白道:“薛某人生平不说假话。”

  “好。”朱汉道:“第二个问题,你们五大队一共来了多少人,带队的是谁?山、医、命、相、卜各队的好手又都有谁?作战部署和计划又是怎么样的?”
  薛笙白一愣,道:“你要我出卖五大队?!这些对你说了,我以后有什么颜面再见他们!?”
  朱汉道:“怎么,你还妄想着能回去五大队么?!”
  薛笙白苦笑一声,道:“我心存死意,就没想着还能活着出去!我说的是,如果我把我的队友,我的同志卖给了我的对头,那我就算是死了,也没脸面再见我已逝的祖宗,我已逝的同仁!”

  朱汉脸色一变,道:“那你的意思是——你不说?!”
  薛笙白哀声道:“朱堂主,我可以把我毕生所学都传给你,把医脉的精要都写下来给你,只求你放了我女儿。”
  “我修的是山术,要你的医术有什么用?!”朱汉的脸颊一抽,冲徒众喝道:“放火!”
  我再也忍不住了,立时就要出手!
  我对薛笙白殊无好感,他给我的感觉就是骄横自大,目中无人,而且做事狠毒,极其不合我的脾性。而他又与叔父相互不容,更是让我对其心生讨厌。

  但是,如今的薛笙白,虎落平阳,被一帮宵小侮辱,他女儿傻里傻气的又让人怜悯,我对他的厌恶倒是少了一大半。再加上薛笙白对女儿疼爱有加,对异五行的邪徒誓死不肯出卖自己的同道,更让我对他改观许多,甚至肃然起敬!
  眼见那朱汉要用恶毒手段对付薛清凌,我实在是忍不住了,摸着铁钉,就准备先打那朱汉个措手不及。
  日期:2016-06-02 22:17:00
  明瑶十分警觉,看出我即将要有所异动,便立即握住了我的手,朝我轻轻摇了摇头,并用唇语说道:“先不要着急,他们人多势众,火器厉害,咱们两个就算赢得了,也要受重伤。先看看情况,一时三刻,他们也烤不死人。”
  我想想也是,贸然动手,未必能成功,只好暂且忍住。

  那些红衣人开始用火器烘烤面缸,薛笙白反复哀求,朱汉丝毫不为所动,薛笙白大声呵斥怒骂,朱汉嬉笑自若,薛笙白终于忍不住,喊道:“清凌,快出来吧!不躲了!”
  “砰!”
  一声响,那面缸的木盖被击飞了出去,薛清凌从里面跳了出来,身法竟然快的惊人。
  众红衣教徒不禁愣住,只见那薛清凌满屋子里乱蹦乱跳,不住的喊:“烧死我了!烧死我了!”又说:“爹,你真笨,你怎么先被他们找到了?!”再看看朱汉等人,道:“你们刚才在叫些什么啊?打打闹闹的,吵死人了!我藏在缸里那么久,你们都不知道把盖子打开,真笨!”
  朱汉等人面面相觑。
  薛清凌又问薛笙白道:“爹,你怎么满身是伤?你的衣服怎么又被烧了?你怎么躺着不动?哦!我知道了,是不是被找到了就要挨打?!挨打是不是不能还手?!”
  “你快跑!”薛笙白叫道:“现在换了玩儿法了!一个人跑,好几个人要追你,追上就算你输了!”
  “抓住她!”朱汉终于算是反应过来了,道:“快!”

  众红衣教徒一涌而前,齐声呼喝,朝薛清凌抓去。
  薛清凌“哈哈”大笑:“你们抓不着我!你们抓不着我!你们输定了!”一溜烟从屋里蹿了出去,速度之快,令人咋舌!
  一干红衣教徒全都扑了个空,面面相觑之际,都是十分尴尬。
  朱汉大怒道:“废物!”
  “堂主。”有个教徒小心翼翼的说道:“那个女人,是不是个傻子啊?”
  “你才是傻子!”
  忽然间薛清凌又旋风似的冲了回来,“啪”的在那名红衣教徒脸上打了一巴掌,然后又跳到门口,笑嘻嘻道:“你是傻子!你是大傻子!”

  日期:2016-06-02 22:19:00
  “抓住她!”那挨打的红衣教徒恼羞成怒,恶吼一声,朝薛清凌扑了过去。
  薛清凌“嗖”的一转身,眨眼间又是无影无踪。
  众红衣教徒都跟着追了出去。

  薛清凌的声音远远传了回来:“哈哈!一群大傻子!来追我呀!来追我呀!”
  我和明瑶对视了一眼,均感到这事情的发展真是出人意料!
  那薛清凌的智商恐怕只有五六岁孩子的程度,但是身手之矫健,速度之迅捷,却不亚于江湖一流好手,甚至比之明瑶,也不遑多让!
  那群红衣教徒是无论如何也追不上她的,不但他们,朱汉身为一堂之主,也未必追的上。
  这屋子里原本热热闹闹,现如今,除了地上躺着许多尸体之外,便只剩下朱汉和薛笙白了。
  当然,还有我和明瑶。
  朱汉忽然笑了一声,道:“没想到啊没想到,大名鼎鼎的薛笙白薛首领,居然生了一个傻子。”
  薛笙白道:“傻子也强过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妖孽!”
  朱汉道:“说得好,说得好。嗯,我突然想到,她虽然傻,但也是薛笙白的女儿,姿色嘛,不敢恭维,但总算是个女的。你既然抬举我们禽兽不如,那我们就得对得起你这句话。”

  薛笙白脸色一变,道:“朱汉,你想干什么?”
  “想干什么?”朱汉一脸淫笑,道:“等会儿,抓到你女儿以后,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禽兽不如。”
  “你!”薛笙白浑身发抖,五官扭曲的可怕。
  “是不是又想骂我禽兽不如?”朱汉笑道:“你骂啊,我最乐意听了。”
  “嘿嘿!”薛笙白突然也笑了起来,道:“你们抓不住她。连你,也不能。”
  薛笙白的话音未落,忽有一道人影闪了进来,说道:“爹,他们太笨了,根本就追不上我,没趣儿,不好玩!再换个游戏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