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相:十年浩劫中的灵异往事,颍水尸媾,太湖獭淫,开封鬼谷,山东杀坑》
第331节

作者: 御风楼主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6-06-02 22:11:00
  ———————更新线———————
  薛笙白“哈哈”大笑,揉身向前,手里已多出了一把银刀,刀锋抹向朱汉的咽喉——薛笙白已打算将朱汉毙命于刀下!
  那朱汉左手捂着左眼,血仍止不住的渗流,但他为人倒是极为强悍,瞪大右眼,恶吼连连,眼见薛笙白持刀逼近,右臂猛然一挥,袍袖大开,袖口处喷出一股浓烟来!
  薛笙白悴不及防,瞬间被那浓烟笼罩在其中。
  “咳咳!”
  薛笙白被那浓烟呛到,急忙持刀后退,朱汉却跳在半空中,连蹬数脚!
  我正诧异那朱汉与薛笙白离得不近,脚是够不着薛笙白的时候,忽然看见朱汉的靴底竟也喷出火来,而且一蹿老长!
  他左脚一道火焰扫中了薛笙白的下巴,那肉登时发黑,薛笙白厉声惨叫!而此时,朱汉右脚的火焰也到了,薛笙白的前胸衣服只沾到了丁点星火,竟被顺势燃成烈焰!

  日期:2016-06-02 22:12:00
  薛笙白扑倒在地,反复滚动,勉强把那火给熄灭,朱汉的人已到了跟前,一脚踢在薛笙白的腰窝,薛笙白倒飞出去,直至撞到墙上,才跌落下来,体内呕血,连吐数口,挣扎了几下,没能起来,惨然一笑:“你赢了。”
  朱汉伸手把射在自己左眼里的银针猛然拔出。
  “啊!”

  一声惨叫,凄厉异常,连在梁上围观的我和明瑶,都悚然动容,不寒而栗。
  那朱汉也真是个烈性子,如此剧痛之下,只惨叫了一声,竟没有晕死过去。
  血从他那只瞎眼里不住的往外渗滴,即便是他紧紧闭着左眼,仍然止不住。很快,血液流满了他左侧的半边脸,但他只是伸手一抹,浑不在意。
  他脸上的血污,连同他狰狞的表情,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地狱里嗜血的恶鬼一般!
  “堂主,小心他的针有毒。”一个红衣徒众提醒朱汉。
  “说得好。”朱汉头也不回,道:“你去把他身上所有的解药都搜出来!”
  那红衣教徒愣了一下,不敢拂逆朱汉的话,小心翼翼的上前,战战兢兢的走到薛笙白跟前,畏畏缩缩的咽了口吐沫。
  薛笙白面带冷笑,只阴瘆瘆的盯着那红衣教徒。
  日期:2016-06-02 22:12:00
  红衣教徒哆哆嗦嗦的伸出手来,正要往那薛笙白身上摸索,薛笙白忽然张开嘴来, “呸”的一口,啐了那红衣教徒一脸口水。
  那红衣教徒大惊!
  “嗤!”
  一道白烟猛的蒸腾而起,那红衣教徒捂着脸大声嘶吼,顷刻间,地上就又多了具尸体。
  余下的红衣教徒无不骇然,不自觉的都往后稍稍退却。
  薛笙白冲朱汉“嘿嘿”笑道:“那是最后一口毒水了,本来是留给你的,看来是不成了。”
  “是么?”朱汉回头,指着两名红衣教徒,道:“你们两个,去,搜他的身!”
  那两名红衣教徒惨白着脸,亦步亦趋的缓缓走到薛笙白跟前,面面相觑,只不敢动手。
  “快点!他已经被我踢中了穴道,不会动弹!”朱汉喝道:“你们怕他的毒,就不怕我的圣火?!”
  那两名红衣教徒一听这话,神情更加惊惧,立时伸手去摸薛笙白的衣兜,内衬。
  倒果然如薛笙白所说,他刚才吐出来的那毒水已经是最后一口了,当下,任凭这两名红衣教徒搜罗他浑身上下,他已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日期:2016-06-02 22:13:00

  那两名红衣教徒摸索出来一大堆瓶瓶罐罐,还有纸袋,布袋,塑料袋,又有绑带、银针、银刀、镊子、线头等,丢了一地……直到再也搜不出来什么东西后,才扭头去看朱汉。
  朱汉笑道:“薛笙白,这么一来,你黔驴技穷了吧?”
  薛笙白没有回答,而是对那两名红衣教徒说道:“两位,看看你们自己的手,还跟以前一样么?”
  那两名红衣教徒连忙伸出手来探看,我居高临下,赫然瞧见那两人掌心漆黑如墨,而且黑气仍在慢慢向四周扩散!
  “啊?!”两名教徒惊惧交加,愣在当场。
  “快把手给砍了!”朱汉喝道:“用地上的银刀,你砍他的,他砍你的,快,保命要紧!”
  日期:2016-06-02 22:15:00
  那两名红衣教徒各自从地上捡起一把银刀,又各自伸出手掌,一起举刀,一起落下!
  砍得不是自己的手,倒真是下得去手。
  两只手掌跌落在地上!
  可那两名红衣教徒竟然谁都没有叫。
  而手掌斩断的地方,竟也没有流出血来。

  我仔细一看,不禁毛骨悚然——那两名红衣教徒的手腕断口处,也是漆黑如墨!血已凝固!
  “哈哈!”薛笙白冷笑道:“活不成啦!
  那红衣教徒应声而倒!
  另一名也是如此!
  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身子僵硬,犹如僵尸。

  我心头大震:没想到这薛笙白用毒竟然如此厉害!对付一般的术界高手,可真算得上是登峰造极,神鬼莫测!
  (昨天没更,今天更两天的量吧,昨天飞到海口,海口这边有个陈家村,有可能会做麻衣神相电视剧的取景地,这边的人特别好客,昨晚被灌趴下了o(╯□╰)o)
  日期:2016-06-02 22:16:00
  ———————更新线———————
  我心头大震:没想到这薛笙白用毒竟然如此厉害!对付一般的术界高手,可真算得上是登峰造极,神鬼莫测!
  薛笙白道:“薛某人忝列五大队医队大首领,若不在毒上下些功夫,谁还肯称我一声薛首领?!哼哼!壮士断腕以全质,那是寻常的蛇毒!薛某人的毒,见血封喉!”
  “这么说来,我倒是放心了。”朱汉道:“你射我的银针里如果有毒,我也活不到现在了。而且——”朱汉伸手抹了一把脸上的血迹,伸出舌头舔了舔,道:“我这血是鲜红的,味道还有点甜,嘿嘿,不是中毒的迹象。”
  薛笙白道:“所以说,你该感谢我啊。”

  朱汉回头看了看自己的徒众,已然死了大半,而自己又瞎了一只眼,怒极反笑:“哈哈!杀我三名副堂主,伤我一半徒众,又拿银针射瞎我一只眼!薛笙白,你说,我该怎么感谢你?咹?!”
  薛笙白道:“以这样的代价,击败我五大队的医脉首领,也不算你亏。”
  “我当然不算亏!”朱汉狞笑道:“抓住五大队的医脉首领不说,还捎带着活捉了他的女儿,这怎么算得上亏?!”
  薛笙白大惊失色,叫道:“朱汉,祸不及妻儿!薛某人敬你是术界高人,江湖好汉,你断不会做出卑鄙下流之事!”
  “你不用奉承我,也不用激我。”朱汉道:“我软硬不吃。什么狗屁术界高人,去他奶奶的江湖好汉!你刚才不是说了嘛,我们是邪教异端,是妖孽!哈哈哈!妖孽是什么?妖孽是不择手段,无恶不作的呀!”
  “我女儿已经逃走了!”薛笙白紧张的几乎口吃:“她现在肯定已经出了赌城!你,你们抓不到她了!”
  “是么?!”朱汉伸手指着那面缸,道:“我怎么听着这里面有呼吸声呢?”

  薛笙白面如死灰,喃喃道:“朱汉,你杀了我吧,我女儿是局外人,与此无关,她与此无关,她什么都不懂……”
  日期:2016-06-02 22:17:00
  朱汉喝道:“薛笙白的女儿,快滚出来!”
  没有动静。
  薛清凌傻里傻气,先前听薛笙白的交待,以为真是跟人在玩“藏猫猫”,不能出声,更加不能出来。
  朱汉道:“你爹快死了,你还不出来么!?”
  仍旧是没有动静。
  朱汉笑道:“还真能存得住气啊,好,你不出来,那就不用出来了——来人!”
  几名红衣教徒应声走上前来:“堂主请吩咐!”

  朱汉道:“去把那面缸架起来,放在灶火上头!”
  薛笙白大惊:“朱汉,你要干什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